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嫡星高照-第6部分

陌暗想,自己同方氏是母女,而自己和方氏兩次被劉劉太醫判了“死刑”,卻兩次都奇跡般痊愈,這劉劉太醫一定會對此有所懷疑,看來如果能躲過這一次,自己以后在使用那神水的時候一定得小心了。
不過,眼前也不是想那么多的時候了,池子陌決定還是先去看看方氏再說。
剛邁腿走了幾步,池子陌突然覺得天旋地轉,就又暈過去了。
醒來之后,池子陌發現自己已經在空間中了。
在經歷了這些大起大落之后,再進來這里,池子陌覺得親切了不少。
她先是走到了那塊新增加的拼圖上,發現這塊離小屋有一塊拼圖距離的拼圖上竟然不止有草地,還有一顆枯枝小樹。這棵樹還沒有池她高呢。
第二十六章 懷疑
池子陌覺得眼前的這畫面十分不協調。在她看來,這山清水秀的拼圖中應該有棵高大威猛,不對,應該是枝繁葉茂的參天古樹相輝映才對,所以這棵突然冒出來的矮矬的干枝樹便顯得尤為礙眼了。
不過對于空間的各種無規律,各種隨心所欲池子陌也已經見怪不怪了,在圍著枯枝樹繞了一圈,沒發現什么閃光點之后,池子陌也不再關注它而是又進了小屋。
小屋一如既往的空空如也,不過池子陌不會再抱怨這種空曠了。
物不在多而在于精,現在僅僅是那個小酒盅放在那里,她就會覺得心安。
輕輕拿起那個被她忽略了外觀的精致的青花瓷酒盅,池子陌覺得自己內心仿佛被凈化了一般,變得純凈、安寧。
“謝謝你!謝謝你的幫助!”放下酒盅,環顧了一下四周,池子陌突然很感性地對著空間說了這么一句話。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池子陌覺得空間好像微微顫抖了一下。難道它被自己感動了?池子陌美滋滋地想,完全不去猜測空間是否會因此而起一身雞皮疙瘩。
巡視完貧瘠的空間,池子陌就閃了出來,不出意外的,并沒有人在身邊。
這空間還有一個趨利避害的功能啊,不論是把自己拉進去還是送出來,都會趁著沒人的時候,再加上她睡覺的時候也不安排丫鬟在她身邊值夜,這讓她免去了憑空失蹤被人當妖怪的煩惱。
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池子陌才聽到有人進屋了。
“小姐,您醒了?”是芍藥,見躺在床上的池子陌動了動,便試探地喚了她一聲。
“我娘呢?她怎樣了?”
“夫人好多了,她讓小姐不必掛心,等她能下地了,就來看您。”芍藥的聲音十分輕快,池子陌徹底放了心。
“昨天您昏倒之后,劉太醫來過了,他說您還得好好休養。否則怕突然受了刺激好起來的嗓子,又要出現問題。”芍藥一邊說,一邊給池子陌端了杯溫水。
撲哧,聽了芍藥的話,池子陌把剛喝進嘴的一口水又原原本本的吐了出來。
劉太醫真可憐,為了給他自己的“誤診”找出合理說法,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不過這樣也好,省了自己不少麻煩。
“奴婢剛聽說五小姐被三老爺禁足了。”芍藥一邊幫池子陌換剛被吐濕的衣裳,一邊說道。
“什么?”池子陌驚訝之極。池子靜做了什么,竟然會惹得池修祥將她禁足?“你知道是為何嗎?”池子陌就問芍藥。
“奴婢也不是很清楚,不過聽說好似同孫姨娘有關。”
沉思了會兒,池子陌決定去看看池子靜,不過在這之前她還是先了去方氏那里。
“阿陌,你怎么來了?劉太醫不是讓你好好休養嗎?”方氏見女兒來了,又是高興又是心疼,拉著池子陌的手,仔細看了會兒,發現她氣色還行,這才放了心。
“女兒沒事了,倒是娘,覺得怎樣了?”
“阿陌,昨天,嚇壞你了吧?”嘆了口氣,愧疚地看著女兒,聽到自己昏迷后池子陌暈倒在佛堂前的事,方氏百感交集。
“孩子沒什么事了,就是我覺得渾身發軟。劉太醫說我身子虧,得靜養。”
聽了方氏的解釋,池子陌有些意外。為什么方氏還覺得身體不舒服呢?那神水難道不是萬能的嗎?既然能救了方氏,為何不能“順便給她補一補呢?”
“今兒一大早,你大伯母就來了。說起了我中毒的事。”剛從神水的思索中走出來,池子陌茫然地看著方氏,一時沒明白她在說什么。
見女兒呆呆的樣子十分可愛,方氏笑了笑又接著道:“說是查了一夜,終于出來是誰下的毒了。”
“啊?大伯母動作真快啊,那到底是誰這么可恨,要來害娘?!”
“是孫姨娘身邊的王婆子。”猶豫了下,方氏還是全都告訴了池子陌。
王婆子?!怎么這么快就暴露了?聽到這里有王婆子的事,池子陌仍是吃了一驚。
于是她急切地問道:“娘,那大伯母有沒有說是為什么!王婆子和您又無仇怨!難道是孫姨娘指使她的?”
“你這孩子,可別渾說!說起來,這孫姨娘也是受害的!”嘆了口氣,又盯著池子陌看了一會兒,方氏才低落地開口道:“阿陌,你還小,按理娘不該把這些告訴你。但娘知道你心疼娘,心思又重,如果娘不說,你也不會問,但你定會放到心里。所以,娘告訴你,你聽了也就算了。千萬別多想。”
池子陌知道方氏是怕自己被這些秘辛嚇到了,忙使勁兒點點頭答應道:“娘,您放心吧!只要您沒事兒,女兒什么都不會多想。”
寵愛地笑了笑,方氏這才又開了口:“昨兒夜里,就查到了王婆子身上。”
“……把她抓起來,拷問了一番,也就交代了。”
“……原來她被人收買了,本想下毒害孫姨娘的孩子,但孫姨娘意外落水。”
“又盯上了我,送了食材,幸好琴兒機靈,大家送的東西她都分類放著,所以哪個有毒就好辨認了。”
“不是送過補藥了嗎?還讓女兒灑了。”池子陌不解地問。
“吃食想必是先送的吧?見我一直沒事,這才又送了補藥!那藥怕也是有問題的。”方氏心有余悸。
“那王婆子真正的主子到底是誰?”對于揪出王婆子幕后的黑手,池子陌并不抱希望,還是開口問了一句。
果然方氏搖了搖頭:“再問她,就問不出來了。接著用刑,打得狠了便……”
方氏沒說完,但池子陌明白,這王婆子想必是活不成了。
“娘,那大伯母沒懷疑誰嗎?”
“這……很明顯是……”方氏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池子陌,沒再往下說。
“你們不會猜測是三伯母吧?”池子陌很快便猜到了她們的心思。
“阿陌!……”方氏默認了池子陌的猜測。
“三伯母要害孫姨娘,這不難理解,可是,三伯母為什么要害您呢?”池子陌知道這一切不可能是阮氏干的,自然也不想方氏把阮氏當仇人。
第二十七章 謎團
“我想,可能是因為孫姨娘救了你,咱們四房把她當成恩人,所以阮氏就遷怒咱們四房,自然也不想娘好過。”
“娘!這也太牽強了吧?!三伯母怎能因為這個就加害您呢?”池子陌忍不住高聲說了一句。
“阿陌!娘也覺得這很難讓人接受。可人心難測,你現在還小,等你長大就明白了。再說除了這個,娘再也想不出別的理由了。”
“王婆子死了,這件事死無對證,你祖母也不希望為此事再鬧得家中雞飛狗跳的,所以娘也沒法繼續追究了。”說到這里,方氏眼中閃過一絲落寞。
方氏此時的樣子與原主記憶中那個神采飛揚的方氏,簡直是判若兩人。池子陌看著這般脆弱的方氏,也不好多說什么了。陪著方氏撿了些輕松的話題說了會兒,見方氏臉上露出倦色,池子陌便提出想去看看禁足中的池子靜。
“阿陌,娘不放心你去!”遲疑了下,方氏還是不想讓池子陌去。
“娘,就算三伯母想害人,也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對女兒下毒手。再說那些事也不是五姐姐干的,而且每次女兒遇到困難,五姐姐都會第一時間安慰女兒。現在五姐姐出了事,女兒豈能不探望一下?”
池子陌說得頭頭是道,方氏又見她非常堅持堅持,也不愿她為了這事兒不高興。再加上方氏潛意識里也不相信是阮氏會害自己,于是也就勉強答應池子陌去看池子靜,只是再三叮囑她要小心。
辭別了方氏,池子陌便直接到了池子靜那里。
池子靜見池子陌來看自己,自然也是十分高興。
“八妹妹,我就說我沒看錯你!你果然是個仗義的!”拉著池子陌的手,池子靜得意地笑著。
“被禁足了還能笑得出來,看來你日子過得不錯啊。”
斜睨著眼上下打量看著池子靜,池子陌又湊到池子靜耳邊嘖嘖道:“紅光滿面,精氣十足!五姐姐,三伯父不是真心罰你的吧?”
“八妹妹!你是如何知道的?!”池子陌話音剛落,池子靜猛地睜大了眼睛,一下就提高了聲音吃驚地問道。
池子陌沒想到自己一句玩笑的話,竟然激起了池子靜這么大的反映,不由得也詫異起來。
同樣吃驚地看著池子靜,池子陌不禁問道:“五姐姐,你說笑了不是!我那里真能知道這些!倒是你被禁足,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告訴我!”
“看來是我誤會了,不過這也不怪我,要怪就怪你太聰慧了。”沖著池子陌調皮地眨了眨眼睛,池子靜又正色道:“我禁足能為什么,還不是和孫姨娘那*人有關。”
“……那天我回去后,又托舅舅查那*人,果然,還真查到那*人的孩子來路有問題。”
“……找到了那個秀才,說是聽說相好的懷著孩子嫁到了池府,害怕了,便躲了起來。那*人找了他幾次都沒找到,這才敢放心的出來。”
“舅舅就親自見了我爹一面,把這些都告訴了我爹。”說到這,池子靜沉默了。
“三伯父知道后有何反應?暴跳如雷了吧?”池子陌覺得很奇怪,如果池修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定會大發雷霆,可是到目前為止,三房都是風平浪靜的,除了池子靜被禁足,再并沒什么風波傳出來。
最讓池子陌奇怪的是,孫姨娘懷著別人的孩子嫁給池修華,池修華不處置她,竟然要罰自己唯一的女兒,這是不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阿陌,昨天你是不是來我們三房這里了?”池子靜沒再繼續孫姨娘的話題,而是問起了池子陌的事。
對于池子靜這跳躍性思維,池子陌雖有一瞬間的延遲反映,但很快便跟上了節奏。
“昨天,為了我娘的事,我有些不知所措,慌亂之中竟走到了這里想來找你……”
“不過,你問我這個做什么?”
“你來的時候,遇到孫姨娘了吧?你看到她哭了嗎?”
話題終于還是圓了回去,池子陌嘆了口氣。隨即她又想起昨天自己遇到孫姨娘的樣子,一臉的凄婉,臉上掛著晶瑩的珠兒,淚珠兒因含著空間碎片而閃閃發光,別有一番風情。說心里話,還真容易讓人產生一種想保護她的欲望。
“我不大記得了,你也知道,我正為我娘的事傷心……”
愧疚地看了一眼池子陌,池子靜黯然道:“對不起阿陌,我不應該提起這個。”
“昨天,孫姨娘又挑事陷害我娘!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便同她吵了起來,于是我忍不住提到了她來路不明。”
“她聽了便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要死要活地跑了出去,后來不知怎么的,反正又隨著我父親回來了。接著我便被禁足了。”
“啊?!三伯父不是知道她的事了嗎?是不相信你們的話,還是被她迷住了呢?”池子陌再次震驚。
“是啊,我也是這樣想的。于是我越想越傷心,恨不得去死的時候,我爹又來找我了。”
“他進來后便直接告訴我,舅舅告訴他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他還留著孫姨娘是還有用得著她的時候。他讓我替他保守這個秘密,不讓我告訴我娘,還說現在是假裝禁我的足,來迷惑孫姨娘。等到日子了,自然就讓我出去了。”
“阿陌,你看我爹,他說的是真心話嗎?他不會是在騙我吧?”
池修華知道孫姨娘的事,池子陌并不吃驚,反而覺得這樣才合理,一個大戶人家的老爺,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沒必要為了個來歷不明的女人神魂顛倒,池修華之前的表現確實有點過了。
不過池修華留著孫姨娘能有什么用?
池子陌想到了孫姨娘同王婆子說的那個給她哥哥錢的人。
難道池修華打算順藤摸瓜嗎?他也知道了那個人的存在嗎?
那個人安排孫姨娘到池修華身邊到底是為了什么?
“我想,三伯父沒有理由騙你!根據我的觀察,他對孫姨娘的寵愛并沒有那么深,我覺得他沒必要為了一個小妾,去騙自己唯一的女兒。”最后,池子陌還是決定安慰一下池子靜。
第二十八章 心有不甘
不知為何,聽了池子陌的話,池子靜這才徹底安了心。
“八妹妹就是聰明!”池子靜佩服道:“你就是我的福星,只要有你在,什么問題都能解決!”
“對了,孫姨娘身邊的王婆子昨天夜里被大伯母的人抓走了,我去問我娘,她也不知道是為什么,你聽到什么風聲了嗎?”池子靜突然又提起了王婆子。
“啊?是嗎?我沒聽到啊,你難道沒派人去打探一下嗎?”
池子陌暫時還不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訴池子靜,因為這其中牽扯到四房對三房的信任問題。池子陌怕池子靜多心,為了證明三房清白再做出什么事,這就得不償失了。
池子陌同池子靜偷偷說這些秘辛的同時,池老太爺那里有下人來報信。
“……四老爺已經準備好東西了,不日就會啟程。”
“恩,他也該回來看看了!”池老太爺仿佛自言自語。
“去同老太太說一聲吧,順便讓八小姐來見我。”好似下了很大決心,池老太爺終于決定見池子陌了。
池子陌接到下人的通報有些吃驚,沒敢耽擱便在池子靜擔憂的眼神中前往池老太爺那里。
進了池老太爺的書房,池子陌一眼便看到了一臉疲憊的池老太爺。只見他身子雖輕靠在椅背上,但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給池老太爺見過禮后,池子陌便一聲不吭地低頭站在那里。
“坐吧!”池老太爺指著自己對面的椅子,刻意柔聲說道,讓人感覺很僵硬。
“子君的事,我已經調查清楚了。我覺得還是應該給你一個交代!”
“你就將她當做親妹妹一樣對待吧……”
“……她是你祖母親戚的孩子,你祖母覺得她可憐,想給她個嫡出小姐的身份!”
“這件事是你祖母做得不對,但子君已經到咱們家這么多年了……”
驚訝地看著池老太爺,池子君萬萬想不到他竟會這樣坦誠!沒有想方設法掩飾這個真相,而是說清楚一切再懇切的要求自己接受。
自己還能說個不字嗎?
可是如果默認了這些,自己費盡心力揭穿的事實就又要被掩埋了嗎?方氏和自己仍舊要為了一個外人繼續受池老太太的氣嗎?
還有池子君的來歷,僅僅是親戚的孩子這么簡單嗎?
“祖母為何偏偏選中了我娘?她有其他稱心的兒媳婦……”不能無條件的妥協,至少得把該說的話說清楚。
“給祖父點時間,我一定會將這件事處理好的。”沒有正面回答池子陌,還是希望她忍耐。
祖父究竟知道了什么?
這件事有著太多蹊蹺和不合理,池子陌卻無法從眼前這個老人處知道太多答案。
想著處境可憐的方氏,池子陌覺得不甘心,可她還能做什么?池老太爺都不能給的公正,她又能如何?
當眾揭穿這件事嗎?那將置方氏于何地?這件事可是方氏親口答應的。
但方氏為這件事忍受近十年的委屈,豈能就此輕輕翻過?
“祖父會給你娘一個交代的!”沉默中,仍舊換來池老太爺這句承諾。
是敷衍吧,忍不住替方氏心疼,不過幸好自己沒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池老太爺身上。池子陌暗自決心一定會找機會把這件事公布于眾的,為了方氏十年的委屈、為了那碗啞藥、還有為了若不是空間的神水便失了命的方氏!
從池老太爺那里出來,池子陌耳畔還回響著池老太爺的話:“再過幾日你父親就要回來了,我會讓他好好陪陪你母親的。”
逼著自己的兒字去陪不受寵愛的兒媳,這算是補償了?不過,這補償還遠遠不夠!
池子陌對此嗤之以鼻。
池子陌并沒有回自己的屋里,而是先去看了方氏,她知道方氏一定在為自己去見池老太爺擔心。
“……祖父就是問了問阿陌的身體,并沒多說什么。娘的事祖父好像也不知道,阿陌也沒提……”果然,一進屋方氏便迫不及待的問池子陌池老太爺找她有何事。
“……祖父說,父親要來了!”沉默了一下,池子陌還是將池修華的消息告訴了方氏。
方氏一聽池修華快來了,頓時愣在了那里。手不自覺地輕撫著小腹,神情有些復雜。
是不知道以什么樣的心情面對自己癡戀的人吧!池子陌嘆息。
“娘,您現在得先照顧好弟弟才是!”池子陌忍不住出言提醒。
隔了很長一段時間,池子陌才聽到方氏長長嘆了口氣,之后又見她輕輕點了下頭。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池子陌知道多說無益,便先離開給方氏點時間讓她自己去想。
----------
池修華到的這天,一大早大家就都在池老太太屋里等著了。
難得的是,這是池子陌自醒來后第一次見到了大伯池修業。看來這個池修業還是很看重池修華嘛,池子莫暗自道。
池子君今天表現得也特別乖巧,恬靜地坐在池老太太身邊,很有大家閨秀的樣子。
池子陌知道那是她要在池修華面前裝閨秀,印象中池子君已經習慣了在池修華面前裝出一副乖巧的樣子,所以每每方氏懲罰她時,池修華都會皺著眉對方氏說:“你何必如此苛刻?她不過是個孩子!”
明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孩子,還如此維護,難道池子君是他的私生女?
越想,池子陌越覺得有可能!她一直都覺得池子君與自己有幾分相似。剛知道池子君身世的時候,她還納悶兒,以為池子君和她們呆久了,所以長得越發相像起來。現在有了這個推測,就能合理的解釋這個問題了。
正在胡思亂想中,就聽外面有下人通報:“四老爺到二門了!”
眾人一聽,除了池老太爺以外都起身隨著池老太太前往院子里迎接池修華。
在聽到下人的通報,本來面色淡然的方氏,也不由得激動起來,隨著眾人起身習慣性地往前走。
池子陌想起以前在寧源縣的時候,每天池修華回家,方氏都會領著大家早早在院子里等著他。當看到他進門,方氏都會第一個上前,先噓寒問暖一番。
第二十九章 便宜父親
第一個沖上前又能怎樣?等待方氏的還不是池修華那冷淡的面孔,和見到她身后的戴姨娘時溫柔的笑容?
是個人都能看明白的事,方氏卻像瞎子一樣一閉眼就是多年。她不睜眼,別人與她爭,但心里早把她鄙視千萬遍。
此時,看到方氏條件反射的舉動,池子陌暗暗嘆口氣,快速走到欲搶在第一個出門的方氏前,輕輕拉著她的胳膊小聲道:“娘,阿陌突然覺得有些頭暈。”
“怎么會頭暈?!是晚上沒睡好嗎?要不讓映兒陪你回房去休息會一下?”還好方氏沒有被沖昏頭腦,一聽到女兒說頭暈立馬就變了臉色,停下腳步一臉擔憂地看著池子陌。
“娘,您別擔心,我沒事兒!就是聽到爹爹回來了,走得急了,這才覺得有些暈,走慢些就好了。”
方氏聽女兒如此說,頓時想到自己也是急乎乎地,便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紅了臉停在那不動了,任由情不自已的戴姨娘跟著池老太太的腳步出了屋門。
戴姨娘身后緊跟著的是池子楠,而池子君沒能超過池子楠。
池子君想著平時對自己恭恭敬敬的戴姨娘和池子楠此時竟然如此無視自己,臉上便有些不好看了,不過她并沒有停頓,賭氣似的快走了幾步,追上了池老太太,將戴姨娘母女落在了后面。
池修華在進了院子后看到的便是這一幕,以前每日回家必定在第一個等著自己的妻子方氏,并沒有出現在自己面前。反而是戴姨娘,緊跟著母親,含情脈脈地看著自己,眼中滿滿的思念就要溢出來了。
而以前每日自己回家,都緊挨著方氏對著自己撅嘴生氣,很少給自己笑臉的,被方氏慣壞了的嫡女阿陌也沒有出現在自己眼前。
反而是池子君緊緊挨著母親,一臉不高興地看著自己,應該是剛和誰生了氣吧。
不知為何,看到這一幕的池修華覺得微微有些失落。
可能是想自己的女兒阿陌了吧,池修華為自己找了個理由。
快步走到池老太太面前,池修華忙挽上她的胳膊,一邊扶著她往屋里走,一邊說著:“孩兒不孝,讓母親擔憂了。”
池老太太的眼淚就那么流了下來,一想到可憐的兒子,因為方氏,同自己,同丈夫之間的隔閡,池老太太就心如刀絞。
“……阿華,你是娘最疼愛的兒子!等你長大了,你看中誰,娘就為你求娶誰,娘一定不食言!”不知為何,每次見到兒子,池老太太耳邊總會回響這句話。
可是結果呢?當兒子跪在自己面前,求著自己去找他父親說說一定不能娶方氏的時候,自己還是食言了。
池老太太已經記不得自己當時是怎樣勸說兒子娶方氏了。
她只記得兒子一臉失望地看著自己,對她喊道:“娘!您答應過兒子什么您忘了嗎?!”
對不起,娘還是食言了!
“娘?”有些詫異地看著一句話不同自己說的母親,池修華暗自猜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老太太?”在池修華身邊戴姨娘也輕聲提醒池老太太,聲音里飽含著恰到好處的甜蜜。
“哎呀,看我,都老糊涂了,光顧著高興了!阿華,你剛才在說什么?”急急地說完這些,池老太太又拍了怕挽著自己胳膊的池修華的手。
微笑著重復了剛才的問好,池修華由自主地開始尋找妻女的身影。
當他看到略施粉黛,身著淡青色紗罩衫,打扮得格外素凈的小腹微微隆起的妻子,正在身著淺粉色襦裙,梳著雙丫髻的女兒阿陌的攙扶下,遠遠地站在那里淡淡的沖著自己笑時,他的心仿佛就那么輕輕地被撥弄了一下,頓時有一種微微酸楚的感覺涌了出來。
“四弟辛苦了!一路上可還順利?”一聲四弟,將池修華的思緒拉了回來。
含笑著看向自己的大哥,池修華同他寒暄了幾句,又對幾個一直照顧父母的兄長表達了謝意,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方氏。
“……看你說的,你這次回來,就多呆一陣子,好好在爹娘身邊盡孝不就行了。”二老爺池修杰忙湊上前說道。
一群人寒暄完后,池修華進了屋,又給老太、爺老太太磕了頭。
“……好了,老四也累了,讓他先下去休息吧。”見到小兒子的池老太爺也是一臉喜色。
“……還有,老四媳婦又有了身子,這也是你們四房的喜事!老四回去也要好好照顧你媳婦,她這胎安得不易啊!”說完,池老太爺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池老太太,池老太太頓時紅了臉。
“我知道他這是在警告我呢!”池老太太回去后,同身邊的吳嬤嬤抱怨。
“他記恨我瞞著子君的事!可他也不想想,即使是這樣,方氏也不能彌補給咱們池家帶來的傷害!”
“……而且他以為方氏中毒是我害的!”
“他怎能能把我想得這樣惡毒?我再不濟也不能去害自己的親孫子啊!”
而四房這邊,池修華回屋后,池子君、戴姨娘還有池子楠均是一臉喜色的很自然地坐在堂屋里,等著池修華像以前一樣聽著她們說這家長里短,成長煩惱。
唯一不同的是方氏和池子陌。
她們靜靜地坐在離他很遠的地方,不像以前一樣,為了同他坐得近些,都會鬧出些不愉快。
就是那么安安靜靜地坐著,阿陌偶爾會在方氏耳邊說些什么,方氏聽了后則會微微一笑,之后很溫柔地用手輕輕摸著隆起的小腹。
池修華從未見過這么溫柔的方氏,原來她也可以似水啊!
努力回想起同方氏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最初他們之間的陌生和他對她的怨氣,那時她雖也溫柔,但仍是棱角分明。他恨她,她卻很強勢,追著他,他到哪,她追到哪。
他也記得當她聽說他要納戴姨娘為妾時的樣子,新婚中的她,那日還穿著大紅的衣裳,一臉吃驚地看著他。
慢慢地,她的目光變得哀婉,那一剎他覺得她很可憐,不過他還沒有對她同情多久,她便恢復了原來的面孔,溫柔褪盡,一臉憤怒!
她摔東西,她罵他,她甚至出手打了他。
他全然沒有想到自己在新婚就納妾帶給她的恥辱,他就覺得她是個潑婦,一個脾氣火爆,頭腦簡單的女子。
第三十章 風輕云淡
池修華時不時地抬頭看一眼方氏,令戴姨娘心中警鈴大作。
她從未見過池修華用這樣探究的眼光看過方氏。
“老爺,您是不知道,八小姐和九小姐這一段時間,可是受了不少委屈。”戴姨娘柔聲說道,心煩意亂中她便想著怎樣才能把池修華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兩個人都受了委屈?池子陌在心中冷笑不已,是說兩個人都不省事吧?
戴姨娘很會找切入點啊!
起了個頭,剩下的戲就看自己和池子君怎么唱了。
果然,池子君很快便著了道,把自己被方氏和池子陌“冤枉”的事說了出來。
“……娘就是不信我!我沒有推姐姐!娘偏心!”謊話張口便來,理直氣壯地盯著方氏,還能一臉的倔強,不了解實情的人很容易會被她騙了過去。
池子陌含笑著冷眼旁觀!
娘偏心!從小到大,池子君各種告狀的結束語總是這一句。一句方氏的偏心,就將事情定了性。
方氏豈能容忍她的阿陌被詆毀,正要開口反駁,卻被池子陌輕輕拉住了衣袖。
池子陌沖著她淡淡一笑,她想起來池子陌曾再三對自己說過的話:“娘,以后遇到什么事都先不要忙著生氣好嗎?要記得您肚子里有個弟弟呢,您總生氣會對弟弟不好的!”
就是這樣貼心的女兒,怎么會隨便冤枉別人?!
方氏一臉的失望,對于池子君,她覺得自己無能為力了。反正自己問心無愧!
“子君,我身體已經好了,也能說話了,其實你不用再擔心說出實情會惹爹娘生氣。”戴姨娘要看戲,自己豈能辜負了她?干脆說破實情,池子陌也想看看池修華到底信誰!
“你!你!”池子君被噎得只能指著池子陌的鼻子說不出話來。
“……子君,你難道忘了娘教你的規矩了嗎?就算是再生氣,也不能失了禮數!你別忘了,你可是池家四房嫡出的九小姐!”
義正言辭地指責池子君,其實是在諷刺池修華,看看你的私生女,果然如其身份一般見不得人。
不知道戴姨娘是否知道自己的好情郎還有私生女這種事情,也不知道她如果知道這件事,心里將會是何種反應。
“子君,你姐姐說得對,無論在任何時候,你都不能失了禮儀。”一向守禮的小女兒,今天居然如此失態,而一向囂張跋扈的二女兒,今天居然如此舉止文雅。這幾個月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讓兩個人發生了如此變化?還有誰冤枉誰?這些奇奇怪怪的話,攪得池修華一頭霧水。
特別是方氏,池修華忍不住又探究地看了一眼方氏,他實在想不明白,方氏到底是怎么了,為何始終對自己都是那樣愛理不理的,與之前的她簡直判若兩人。
“好了!你們的父親也累了,你們不要在這里吵他了。”方氏最終還是心疼了,那一臉憔悴風塵仆仆的丈夫,想必在路上累壞了。
看來方氏還是忍不住來討好自己了!不知怎的,池修華心中有些得意,原來她是打算欲擒故縱!不過她還是忍不了多久,自己差點兒就上了她的當。
戴姨娘卻是神色復雜地看著池修華。小別重逢,她沒有從他的身上看到熟悉的喜悅,甚至在方氏如此明顯的爭寵中,他都沒有像以往一樣不高興地皺皺眉,然后直接起身到自己那里。
就在池修華有些鄙夷方氏的時候,方氏又開了口:“阿陌,娘去你那里看看,你陪娘說會兒話吧!”說完,又沖著池修華福了個禮:“老爺,您也累了,妾身就不打擾您了,您是去姨娘那里歇著嗎?戴姨娘,有什么需要的就吩咐下人們準備吧。”
沒有理會池修華掩飾不住的詫異,方氏直接下了逐客令。之后,略有漏神兒的池子陌,也沖著池修華行了個禮,道了句父親好生休息,便快步追上方氏,母女二人高高興興地走了。
這下,輪到在場所有人愣神兒了。
若是換做以往,池修華早就不耐煩了,哪還能像今天這般耐心地等著,看方氏下一句將要說什么。
戴姨娘心里很是不痛快。但又不能表現出來,只得微笑地坐在那里等著。
池子陌看著方氏略顯落寞的側影,方氏雖什么都沒說,但池子陌能感覺到她云淡風輕背后的心酸。
"娘!"在回去的路上,池子陌輕輕拉著方氏的手,一臉擔憂地看著她。
"娘沒事?br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746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