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嫡星高照-第36部分

修,結合目前的實際情況,畫了一張設計圖。池修華見到這張圖對池子陌一些別出心裁的設計感到很驚奇也很滿意。幾乎沒怎么改動,便找人施工去了。
到這時,池子陌才有一種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感覺。第一次感到自己不是坐吃等死的沒用人了。做生意,在現代她都不怎么感想,更別提到古代了。
所以她還真有些感激池修華。不得不說,在鋪子的事上,池修華還是一個比較開明的父親,不但支持自己的決定,還能咋行動上給自己幫助。這比自己偷偷摸摸的做生意要好了很多。
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眼見著鋪子的完工,分家的事也十分順利,池子陌的心情越來越好。
最近池子陌就忙一件事,那就是培訓點心師傅。
方氏在家中找了幾個心靈手巧的下人,都是她的陪房,而且忠心耿耿。人選好后,方氏便直接交給池子陌,讓她進行培訓。
點心的做法和樣式這些,都是藏不住的秘密,池子陌也不隱瞞,悉數教給大家,唯有茶葉粉,她將它混合到普通茶葉磨成的粉中,按照點心需要的比列分配好,最后告訴大家茶葉粉有定數,她每日會派人給鋪子送去。除了她提供的茶葉粉,別的一概不許用。
眾人都恭敬地應下了,大家也都隱約知道八小姐手中的茶葉粉,才是這點心成敗的關鍵,倒也不敢疏忽輕視。
這天,池子陌正在對大家進行培訓,沒想到卻迎來了一位客人,那就是大病痊愈的溫若瀾。
見到溫若瀾的時候,池子陌著實吃了一驚。而溫若瀾見池子陌目瞪口呆的樣子,不禁失笑:“怎么,阿陌看起來好像不太歡迎我啊!”
池子陌這才回過神兒來,“好姐姐,你來看我,我激動得都呆了,你怎么還說我不歡迎你呢!”池子陌裝作委屈的樣子,拉著溫若瀾去了她的屋子。
“阿陌,你行啊,不聲不響地就要開鋪子了!”一進屋,溫若瀾便拉著池子陌的手笑問道。
“咳,我這不是沒事瞎折騰嘛,讓姐姐見笑了。”池子陌有些不好意思,這鋪子還沒開呢,怎么連溫若瀾都知道了。
不過她沒顧上關心這個,而是問起了溫若瀾的身體。
“已經大好了,這是還得謝謝妹妹你!”溫若瀾真摯地道謝,池子陌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姐姐別客氣了,只要能幫到你,就好了!”池子陌謙虛道。
“我還真不是客氣,這事真是因為妹妹你的幫忙。不僅治好了我的病,讓我爹看到了他的真心,更重要的是,讓我也看到了他的心意。”說道這里,溫若瀾微微紅了臉。
“姐姐,按理來說,你現在不是應該在家里繡嫁妝嗎?怎么有空來妹妹我這里呢?”池子陌真是心有有此一問,不過這話在溫若瀾的耳朵里卻是變了味,她以為池子陌在調侃她,便笑罵道:“你這不識好歹的,我來看你,你反而編排起我了!”說完佯裝生氣地扭過了頭。(未完待續)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不舍
池子陌心知溫若瀾這是誤會了,也不解釋,順著她的話又同她開了幾句玩笑,二人嬉鬧了一會兒這才停下來,慢慢說著體己話。
“阿陌,你都不奇怪我是怎么知道你要開鋪子的嗎?”沒一會兒溫若瀾便忍不住問池子陌。
池子陌正有所疑問,沒想到溫若瀾卻先提出來了,于是池子陌便趁機問道:“我也正疑惑呢,我開鋪子的事,除了我爹娘也沒人知道了。瀾兒姐姐,你是如何知道的?”
勾起了池子陌的好奇心,溫若瀾卻不再接著往下說,反而賣起了關子。“這事說來話長,一會兒我們去看看你的新鋪子,等到了那里我再細細說與你聽。”溫若瀾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池子陌暗地里翻了個白眼兒。
溫若瀾說的倒是輕巧,問題是她們出門哪有那么容易,更別提去看鋪子了。這個鋪子從開始裝修到現在,她也才去過一兩次而已。
溫若瀾好像看出池子陌的為難,便笑著對她說道:“你放心,一會兒我去同你娘說,相信她一定會答應你陪我去看鋪子的。”
既然溫若瀾這么保證了,池子陌也樂得同她一起出門,而且池子陌也想看看鋪子的近況呢。
二人商議完,便一起去見方氏。溫若瀾想方氏提出想去看鋪子,方氏猶豫了下,還是答應了。只不過吩咐了不少人陪著她們。
于是池子陌便同溫若瀾一起開開心心出了門。到了鋪子里。她們先進去看了會兒,溫若瀾問問這問問那,對池子陌的好些創意也是贊不絕口。看完鋪子。溫若瀾便提議道附近的一家茶館坐坐。池子陌自然是一切聽從溫若瀾做主,并未反對她。
二人進了看起來十分高端大氣特別上檔次的茶館,在門口遇到了溫若瀾的哥哥溫若謙,溫若瀾高興地同她哥哥打招呼。池子陌卻是看著場景似曾相識。
不會是某人想見自己,故技重施吧,池子陌暗自猜測。
就算內心有疑問,池子陌卻面上不顯。隨著這兄妹倆一起進了茶館。幾人進去后,掌柜的熱情地將她們引進樓上的雅間。進了雅間池子陌果然看到了沈仲卿。
池子陌有些恍惚失神地看著沈仲卿。突然忘記自己有多久沒見到他了。不知為何,之前沒見到他也沒覺得自己有多思念他,而此時他就在眼前,池子陌卻覺得委屈。覺得那么多的思念突然蜂擁而至,讓她一時間覺得有些承受不了。
沈仲卿也同樣出神地看著池子陌,恨不得將這兩年未見得時間一下子彌補回來,那熾熱的眼神穿透了池子陌故作淡定地偽裝,讓她不得不低下了頭,羞紅了臉。
這二人的對溫家兄妹的熟視無睹,讓溫若謙和溫若瀾倍感郁悶,最后溫若瀾在溫若謙的示意下悄悄出了包間。
“阿陌,你還好嗎?”這二人不知對視了多九。沈仲卿才開口問池子陌。
池子陌羞澀地嗯了一聲,覺得自己心跳越來越快。
“我要搬離王府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吧?”沈仲卿開門見山問池子陌。
“怎么?難道你怕我會嫌貧愛富?還是覺得我一臉的貪圖富貴相?……”不知為何池子陌聽了沈仲卿的開場白。就忍住不想調侃一下他。
沈仲卿聽了池子陌的話,不禁失笑,自己好像還沒說什么呢……
有些無奈的看著池子陌,沈仲卿認真地說道:“我是怕你害怕跟著我受苦!”
池子陌的臉越來越紅,嗔道:“我,我有說過要跟你嗎?”
沈仲卿不已為惱。輕輕笑了笑接著說道:“我們都認定彼此了,不是嗎?”
我們都認定彼此了!這一句話。仿佛一塊敲門磚,敲開了池子陌的心門。池子陌一時無語,抬頭怔怔地看著沈仲卿……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見池子陌呆在了那里,沈仲卿微微嘆了口氣,輕輕解釋道:“關于納妾的事,我只能說咱們倆不謀而合了!我一直都不想納妾,哪怕是我今生沒有遇到你,哪怕是我娶了一個自己并不喜歡的女子為妻,我也不會納妾的。”
池子陌聽了這些話,眼中滿是疑問,就一眨不眨地那樣盯著沈仲卿,沈仲卿并未逃避她的目光,坦然地迎上她的的目光,認真地說道:“我就是一個庶子,這你也知道!我娘生下我沒多久,便去世了。嫡母雖對我還好,但始終不肯視我為親生。父親有幾個小妾也免不了勾心斗角,我也是厭煩了這些。所以很早以前我便有這樣的想法,不納妾,不生庶出的子女,讓我的兒女們能堂堂正正做人!”
池子陌不知道沈仲卿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她對他這樣相待的想法感到吃驚。
男子納妾,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還有為了家族的繁衍,聯姻等等,各種理由,作為一個王府的庶子更不可能逃脫這些啊!
“可是,這事也不是你能做主的吧?!”池子陌還是有些擔憂,忍不住問了一句。
“沒有人能左右我的想法,你放心,我答應的事就不會食言的!”沈仲卿說的輕描淡寫,池子陌卻不難聽出這其中的不易。池子陌十分感動,她覺得,自己已經沒有權利再要求什么了,于是便抬頭看著沈仲卿認真說道:“既然你能下此決心,我也別無所求了。什么富貴榮華,我并不十分在意。只愿與你在平平淡淡中白頭偕老!”
池子陌也表了態,沈仲卿松了口氣,覺得自己的心砰砰直跳,話說得這樣明了,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放心,我雖不能給你滔天富貴,但也能保你衣食無憂。”沈仲卿承諾道。
“我倒不擔心我的榮華富貴,我是擔心你,你就甘于這樣平庸一生嗎?怎么突然就要搬出王府了?是與賜婚有關嗎?”池子陌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語氣中慢慢都是關心,沈仲卿十分感動,隨即安慰池子陌道:“你放心,這與你并無多大關系。一條路走不通,還有別的路可以走,我不會平庸一生的。”
沈仲卿的意思是條條大路通羅馬吧,池子陌猜不透他有什么樣的安排,但她知道現在也不是問這些的時候,于是含笑著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沈仲卿也沒再提這個話題,反而問起了池府發生的事:“……池子君的事我也是大致聽說,她不是你的親妹妹?”
池子君回到劉府,自然不能說是池修敏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對外只能說姑母喜歡池子君,帶她回劉家住一段日子。池子陌隱約覺得池修敏還是會將池子君送回池府的。不過現在她也不關心這些了,反正她們就要搬離池府了,這些糟心事終會離她園區。
池子陌就大致將家中的事告訴沈仲卿,沈仲卿越聽臉色越差,最后都恨不得拍桌子了,“阿陌,有什么需要我幫你做的嗎?”
這話可以理解成別擔心,大爺會照著你,十分的霸氣側漏!池子陌感動之余又覺得有些好笑,臉上也露出了明媚的笑容,亮晶晶的眸子盯著沈仲卿,“我知道了,如果需要你幫忙,我一定不會怕你麻煩的!”語氣輕快,并未拒絕沈仲卿,沈仲卿聽了心情大好,他就知道池子陌不是扭捏的性子,直直白白,簡簡單單但卻不乏聰慧的女孩子,一想到她終會成為自己的妻子,他心中那些因為分府而變得沉甸甸的心事也似乎沒那么重要了。
“對了,你怎么會知道我們家要買宅子,還將宅子地契送給了我爹?”池子陌突然想起了房契的事,忍不住問沈仲卿。
“這事說來也巧了,我要分府出來獨住,便想著買一處好宅子,沒想到就遇到了你爹,我們看中的宅子離得十分近,我便將看中的宅子買到了。買完后才知道你爹買宅子遇到了麻煩,我看你爹十分中意那宅子,于是我便想辦法買到了那所宅子。本來想親自送到你們家,但臨時有了些事我便托人給你爹送過去了。”
“你是說你買的宅子同我爹買的并不遠?”池子陌有些驚喜,這是不是意味著,自己回娘家會很方便?想到這里,池子陌越來越滿意這樁婚事了,上無公婆管束,能自己當家作主,還能經常見到母親和弟弟,嘿嘿,這日子還真是美得很。
“恩!我已經開始裝修宅子了,過幾天我還要出去一趟,等我回來后,就可以去提親了!”沈仲卿笑著告訴池子陌。最后他還告訴池子陌,對于他的婚事,秦王爺并不多管束,而他那位嫡母在聽說他看中了一個與他家極不相配的女孩子時,應該是暗地里樂開了花。這個對他并無助力的婚事,相信那位嫡母是樂見其成的。
二人又說了一會兒話,溫若謙他們便進來了,四人又在一起喝了會兒茶聊了會兒天,溫若瀾見時間不早便提出要送池子陌回去。沈仲卿雖有些不舍,一想到不用多久自己同池子陌的事就能定下來了,心里也安微不少,就那樣盯著池子陌和溫若瀾越走越遠,直到看不見她們了才收回目光。(未完待續)
第一百四十九章 阻礙
回到池府后,池子陌先去看了方氏,方氏問起她鋪子的事,名字想好沒,池子陌想叫它“一味齋”,萬變不離其宗,鋪子里做出的東西都離不了茶葉粉。
方氏不明就里,當然看不出池子陌的深意,池子陌既然想好了名字,她也樂得輕松。
到了晚上,池修華面色沉重的回來了,見池子陌也在,便讓她先退下,自己有話同方氏說。
最近池修華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池子陌已經很少見到他一臉沉重的樣子了,不禁覺得奇怪,但也不好繼續留下來,只得滿腹疑問地離開了。
這一夜池子陌并沒有休息好,不知為何她總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魚等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她便急匆匆去了方氏那里,此時池修華已經走了,池子晨也不在屋里,所以池子陌就看到方式一個人坐在那里發呆。
“娘,您怎么了?”見到方氏這個樣子池子陌不免有些擔心,小心地問方氏。
“沒,沒什么!”方氏見是池子陌來了,強擠出笑容并未告訴池子陌自己的心事。
池子陌見方氏不想多說,也沒多問,一會兒池子晨也被奶/娘帶來了,幾個人無聲吃了早飯,池子陌陪著池子晨玩了一會兒,見方氏一直魂不守舍地,更加疑心,于是借口去找池子靜便離開了方氏的屋里。
池子陌到了院子里,正好琴兒也在,她便將琴兒叫到一旁,仔細詢問起琴兒來:“你知道我娘是怎么了嗎?怎么感覺她心事重重的?”
琴兒倒是沒有隱瞞,竹筒倒豆子一般,便將事情大概告訴了池子陌。
“昨兒您走后,老爺便告訴夫人,說是搬家的事怕是要有變動。夫人就問老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老爺便說是老太太身子不好,他想等老太太好些再提搬家的事。還讓夫人準備下,過幾天就帶著您和小少爺一起去請安。夫人怕您聽了覺得失望。便沒告訴您”
原來是搬家的事出現了變動,這事池子陌到不覺得意外,搬離池府遇到阻礙,這事她心里早有準備了,她奇怪的是方氏的和池修華的態度。按理來說這事她們直接告訴自己不就行了,干嘛要通過琴兒的口告訴自己?池子陌知道琴兒肯告訴自己這些。定是方氏授意的。方氏不肯直接告訴自己,最大的可能就是怕自己問她為什么!
不能搬家的結果池子陌已經知道了,方氏是不想告訴她原因!
原因到底是什么?不外乎是誰又搗亂或者耍心眼了唄。方氏為什么會覺得為難不愿意告訴自己呢?池子陌百思不得其解。
悶悶不樂的池子陌,便去了池子靜那里,找她說話。
“呀,八妹妹!你可是稀客呢!”池子靜見到她十分意外,“我以為你搬離池府前,不會再來我這里呢!”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池子陌白了池子靜一眼。一臉不高興地說道:“還真讓你說對了!我原打算搬離池府前再不來你這里了,不過現在暫時不能搬了,所以我第一就想到你了!”
“你們不搬了?這是為何?”池子靜一臉意外,忙問池子陌。
“聽說祖母身子不大好,爹想著等著祖母好一些,他再提搬家的事。”這是官方的說法。也是池子陌唯一得到的理由。她也只能這樣告訴池子靜。
哪知池子靜聽了她的話,更加奇怪了。“祖母身子不好?我怎么沒聽說,我昨兒還去給她老人家請安呢,她除了不太高興以外,也沒什么啊!我娘問她身子怎么樣,她還嗆我娘,說她一時半會兒死不了。”池老太太因為池修華執意要搬家,心情一直都不好,而阮氏同方氏關系一直不錯,所以便遷怒與阮氏。
池子陌歉然地看了一眼池子靜,池子陌知道她是覺得連累自己了,急忙對池子陌說道:“八妹妹,你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我就是想說,祖母的甚至看起來還可以啊,怎么就累得你們不能搬走了呢?!”
池子靜希望池子陌她們早點搬走,只要四房搬出去了,剩下的三房分家是遲早的事,作為庶子家的三房,更是希望能早點搬離這里。
從池子靜這里證實了池老太太的身體根本沒大事,池子陌陷入了沉思,池修華不肯現在搬家的原因應該不是池老太太的身體,那會是什么呢?
池子陌覺得自己眼前就是一片迷霧,好不容易見到的曙光,又被層層的霧氣擋住了。
“阿陌,你也別太著急,祖母不會有事的,你們也一定能搬出去的……”池子靜知道池子陌已經對池府傷透了心,不愿意繼續呆在這里,她也不知說什么,只能生硬地安慰池子陌。
池子陌卻突然想到,既然池老太太用身體的原因生硬地托住了池修華的腳步,那她就用空間調理池老太太,直到把她的身體調理好了,看還有什么人用什么法子留住她們。
想到坐到,于是池子陌匆匆同池子陌告別,回到屋里便開始找一些補藥熬了起來。
親手熬好了加入茶葉粉的補藥,池子陌讓映兒端著跟她去了池老太太的屋里。
再次踏進池老太太的屋里,池子陌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覺,而池老太太見到她也是十分的吃驚。
池老太太本不想給她好臉色,又怕兒子覺得自己對他女兒不好不高興,她好不容易留下了兒子,不能因此讓他生出嫌隙,但是讓她裝作很想念池子陌的樣子,她又做不出來。池子陌見池老太太面部表情如此豐富,覺得十分好笑,她大概猜到池老太太為何會是這個表情,也不揭穿她,笑著給池老太太請了安,便開口道:“祖母,我娘聽說您身子不大好,所以要帶著我們來看看您。臨出門時晨哥兒又哭鬧起來,我娘無法只得讓我先來了。”
池子晨是池老太太的心頭肉,一聽到晨哥兒哭了起來,池老太太便心疼地說:“還來干什么,看好晨哥兒就是了!不過你娘也真是的,這么久了,都不說帶晨哥兒來看看我。”說著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
池子陌無語,走到今天這一步不是你自己作的嗎?現在又來埋怨別人,也虧你說的出來。
不過池子陌也沒同她計較,又笑著認了錯,這才將藥端到池老太太面前,池老太太狐疑地看了一眼池子陌,池子陌暗道,你以為我會傻到想下毒害死你嗎?我大不了給你這里填點狗血!
心思百轉千回,面上不顯,池子陌開始解釋起這碗藥來:“……前一段去看若瀾姐姐,她身子虛的厲害,后來知府大人給她尋了些尚好的藥材,她用了不久便大好!這次她來咱們家,知道我娘身子一直比較虛,便帶了一些給我娘,我娘熬了準備給您端過來,她沒來,所以我先給您帶過來了。”藥的事,池子陌說得七七八八的,她熬藥的時候也告訴方氏,這是溫若瀾給的,所以倒也不怕露餡。
池老太太見方氏有這個孝心,倒也滿意,點了點頭便讓池子陌服侍這她喝了藥。
“祖母這藥得連著喝七日,以后每天我都熬了給您送過來!”池老太太喝了藥,池子陌笑著告訴她這補藥還得喝幾天,池老太太聽池子陌每天都要給自己熬藥,心里也算滿意。她神色漸暖,對著池子陌點了點頭。
“這段日子,也算委屈你了!”池老太太有些別扭地說出這句話。
池子陌靦腆地笑了笑,并未接她的話茬,最委屈的人不是自己,再說對于池老太太的歉意,池子陌早就不抱希望了。
送完了藥,又陪著池老太太聊了會兒天,池子陌并未從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正好池老太太臉上有了倦意,池子陌便提出告辭。
哪知池老太太并沒急著讓她走,反而又緩緩開了口:“子君的事,是我委屈了你娘!你回去后告訴她,我心里都明白著呢!現在你娘有了子晨,你爹有了兒子,我也不用再替他擔心了。你們雖然不能搬走,但你們四房的事,今后我不會再插手了!”
這是要給四房絕對的自主權嗎?池子陌在心中冷笑,你一句委屈了方氏這事就能了嗎?虧你這么大年紀了,還能將事情想得這樣簡單。
池子陌輕輕嗯了一聲,便面無表情地出了池老太太的屋子。
池子陌慢慢往回走,心情越來越沉重,如果方氏她們不能離開池府,以后是不是還會遇到各種陰謀呢?自己遲早得嫁人,若是再被人下了毒什么的,自己也沒辦法第一時間救她啊!現在還有一個小不點兒池子晨,這幾年在自己嚴密的保護下,他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但是以后呢?自己離開以后?池子陌不敢想,對于這個池家,她沒有安全感。
池子陌正在胡思亂想著,遠遠地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朝這邊走來,池子陌便站在那里,待那人走進一看,來人居然是池子君!
池子君怎么會在這里?!池子陌十分驚訝。(未完待續)
第一百五十章 波折
池子陌正在納罕見,池子君已經施施然走到她身邊,側身沖著她行了個禮,乖巧地叫了聲姐姐,便含笑站到了她身邊。
看著沒多久不見,近乎變了一個人的池子君,池子陌心中暗自警惕。
現在池子君回來了,四房不能搬離池府,日子仿佛回到了從前,看不出有什么變化,池子陌不由得覺得沮喪。
池子陌并未多言,點了點頭便回到了屋里。
方氏見她回來了,關切地問道:“阿陌你回來了,你祖母還好吧?”
“娘,您是有什么事瞞著女兒嗎?”池子君回到池府,更加堅定了池子陌要弄清楚事情原因的決心!
“……阿陌,你爹也很為難……”方氏有些不忍,這次她也拿不住自己的退讓是否是正確的。
“娘,您說好的,遇事不會瞞著女兒!”池子陌撒嬌道。
方氏猶豫了下,最后決定還是告訴女兒一些實情。女兒一向聰慧,也許自己告訴她才是正確的選擇。
想到這里,方氏嘆了口氣,告訴池子陌:“你大伯找到你父親,說是聽說沈公子有意到咱們家提親!秦王爺那邊好像有所阻攔!”方氏長嘆一口氣,女兒的婚事不知為何那么不順利,她們先是看中了林程遠,沒想到林家是那個樣子。現在他們看好了沈仲卿,而沈仲卿再信中也說得十分篤定,說這事不會有問題,沒想到還是遇到了波折。“秦王嫌棄咱們家,這事是可以肯定的!你大伯便勸你父親,如果不分家,兄弟齊心,其利斷金!”方氏不確定的說道。
池子陌覺得很無語,這是干什么?打群架嗎?需要人多勢眾嗎?池家門第低,配不上王府,這是個人都會明白。“不分家,秦王府就不嫌棄咱們了是嗎?”池子陌恨恨地說道。
方氏看了一眼池子陌,不敢多說了。她其實也是這么想的,但架不住池修華軟言同自己商量。
“娘,爹難道忘了嗎?咱們遭過的罪,受過的委屈……再說即使是爹忘記了,您也不該忘啊!”池子陌心有余悸。
“我哪里能忘!?阿陌,我吃的苦,我不怕,但是你,還有差點不能來到人世的晨哥兒,娘一想到你們受過的罪,心如刀割……你大伯主動向你爹提及,會給咱們一個交代!”
又是池家老大!池子陌暗恨不已,這個池老大,每次池修華下定決心的時候,他都有辦法將這局攪了。不過她也能理解池修華,別人的話池修華可以不聽,但池老大的話他一定會考慮不止一遍的。池子陌沒為難多久,便有丫鬟來稟告,說是大少爺回來了。
猛地一聽大少爺,池子陌還有些發愣,最后在方氏的提醒下,她才想起來,這個大少爺是池老大的兒子池子元!聽說他一直在邊關,不知怎么的突然回來了。
池家長孫回來了,池老太太高興,“病”一下子就好了,還讓大家去她房里用晚膳,這大喜的日子,池子陌同方氏也不能不給池老太太面子。
池子陌同方氏一起去池老太太那里,半路上卻遇到了池子靜和阮氏,池子靜就拉著池子陌的手,低聲說道:“你知道嗎?聽說大哥哥帶回來兩個俏生生的小姑娘!……
池子陌聽了這話不知該作何反應,她對這個池子元沒有任何印象,當然也不知道他帶小姑娘回來的行為是屬于正常,還是不正常!
池子陌不說話這并不影響池子靜八卦的興趣:“聽說是祖母的侄孫女兒,祖母族中的親戚。”
“哦!”池子陌淡淡應了一聲。她現在心思完全不在這里,對這些個不相識的人也不感興趣。
池子靜見池子陌一臉的敷衍,心中很是不滿,推了一下池子陌,“阿陌,你是怎么了?為何魂不守舍的?”
池子陌翻了個白眼,“你才魂不守舍的,不就是祖母的親戚嗎?值得你大驚小怪嗎?”
池子陌說得毫不客氣,池子靜訕訕地不再說話。
姐妹倆各有心思,前面走著的方氏阮氏也在討論者府中來的親戚。
幾人說著話,很快便到了池老太太的屋里。她們進了屋,卻沒見到傳說中的小姑娘,池子靜一臉的好奇到處亂看,好像她們就是一個擺設而不是大活人。
阮氏輕輕推了一下女兒,示意她注意點,正在這時外面的丫鬟來報,說是兩位小姐來了。
池老太太一見進來的兩個小姑娘,便在丫鬟的攙扶下坐正了身子,急切地開口道:“可是月兒和思兒來了?快來,到姑祖母這來,讓我好好看看你們這兩個可憐的孩子”,說著竟抹起眼淚來。
看著池老太太激動的樣子,池子陌暗暗納罕,這兩個是什么人物,竟能逗得池老太太掉眼淚。
再一看那兩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小姑娘,她們并沒有急著上前,反而相互拉著手,一起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地給池老太太磕了三個頭,這才含淚跪在榻前道:“姑祖母,能得您相救,我們姐妹真是感激不盡!”
那個看起來小一些的姑娘還說道:“思兒先前還有些忐忑,雖知道姑祖母心善,但也怕自己入不得姑祖母的眼,現在見到姑祖母思兒才放心了,姑祖母不僅心善,長得也和藹,令人一見就想親近。”
“呵呵,瞧瞧這丫頭,嘴可真甜啊,老太婆我看著就喜歡。丫頭,來,讓姑祖母好好瞧瞧”,言罷池老太太便拉起了姐妹倆的手仔細地打量起來。
池老太太打量兩個小姑娘,池子陌也跟著仔細看著姐妹倆,姐姐身著淡綠色長襖,頭發用一根白玉簪子綰緊,插了幾朵絹花,皮膚白皙,瓜子臉杏眼,真是楚楚動人;而妹妹則是梳了個簡單的雙丫髻,頭上插著兩個銀絲扭的小花簪,還插了幾朵小絹花,皮膚雖不及姐姐的好,但眼睛卻是大大的,真是靈動可人。
沒等池子陌打量完,池老太太便已嘖嘖贊道:“瞧瞧這兩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這是怎么長的啊。”
聽池老太太這么直白的贊嘆自己,姐妹倆害羞地低下了頭。
池老太太見姐妹倆含羞不語,哈哈一笑道“別低著頭了,快來見過你們的嬸嬸和幾個姐姐。”
池老太太屋里人很全,林氏、趙氏帶著池子寧、池子娟也在。
姐妹們互相見過后,池子陌才知道這姐妹倆一個叫馮怡月,一個叫馮怡思,她們是池老太太京城親戚的庶女,不知何故被丟在離宜安不遠的鄉下,好像是她們的族里。
她們在族里過得很不好,京城家中的人也不理她們,后來族里想把她們嫁給當地的鄉紳,姐妹倆偷偷跑了出來這次幸好遇到了池子元,這才有機會來到池家。
這姐妹倆身世還挺坎坷,池子陌暗自嘆息。不過她對此并不感興趣,這世上活得不易的人多了去了。就比如她自己,還不是九死一生,她現在沒有多余的同情心,去同情別人了。
她敢興趣的是,她發現這姐妹倆身上都有空間碎片!池子陌覺得自己好久都沒有遇到身懷空間碎片的人了,所以這次見到這姐妹倆,她不免有些激動。
更讓她欣慰的是,她能感覺到,這姐妹倆對她是有好感的!有好感就好,慢慢相處,自己總能想辦法取回碎片的。
“你們兩個就是大哥從鄉下帶回來的野丫頭?”池子寧霸道的聲音突然響起。
“子寧,休要無理!”老夫人怒聲打斷了池子寧的話。池子寧能說出這樣的話,池子陌一點都不意外,看來這個池子寧還沒有學乖啊!
池子寧的問題問得極其無理,馮怡月聽后微微皺了下眉,還沒等她說什么,馮怡思卻已開口道:“子寧姐姐,您猜對了,思兒和姐姐確實是從鄉下來的,這還多虧了大哥哥相救呢。思兒和姐姐初來乍到,有不懂規矩的地方,還請姐姐們提點。”
一開始池子寧還因池老太太怒吼而有些不高興,撇著嘴一臉不服氣的樣子,但此時聽見馮怡思小心翼翼的回答,覺得這個小丫頭還算知好歹,沒她想象的那樣不識趣兒,便緩和了一些道:“你們從鄉下來,當然不懂城里的規矩了,我本是好意相詢,誰想到祖母卻說我無理……”說完竟紅了眼圈。
馮怡思聽了池子寧的話,知道她是被慣壞的嬌小姐,也就順著她的話往下說道:“子寧姐姐,我看你舉手投足見一派大家閨秀的樣子,心里很是羨慕,在鄉下,我姐姐要忙著照顧我,也沒時間教思兒學規矩,現在思兒遇到了子寧姐姐,不知姐姐可否不嫌棄思兒笨,讓思兒也跟著您學習學習規矩?”r11
第一百五十一章 轉機
看來這個叫馮怡思小姑娘還‘挺’能說會道啊!池子陌暗自稱贊。她不以自己是從鄉下來的而羞愧,也不因為自己舉止粗魯而自卑。反而虛心向人請教。她的舉動也大大出乎了池子寧的意料,故而池子寧對馮怡思的印象改觀不少。再加上馮怡思的刻意奉承使她心情大好,驕傲道:“這有何難?只要你愿意跟著我學,我定毫不保留地教給你。”
池老太太聽著兩人的談話,心下明白,思兒是給子寧臺階下,留面子呢。她這個孫‘
好看的txt電子書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09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