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嫡星高照-第34部分

敏可不管那么多,又接著說道:“……她們是為了什么要結親,想必你們呢不會忘了吧?我們大郎是什么人?簡簡單單的從未變過,反倒是你們,借題發揮,無非就是對這樁親事不滿意!”
“……不滿意,你們倒是早說啊!現在要用這個要挾我們退親!哼!你們想得美,我們不同意!”(未完待續)
第一百四十一章 爭夫
“……不僅不同意,我還要你們給個說法!為何要打我們大郎!那么多人,圍著欺負一個小孩子,你們臊不臊!”池修敏滔滔不絕,唾沫橫飛,池子靜小聲告訴池子陌:“剛才子寧打了大郎!”
看來池子寧這是豁出去了!真不知道她哪來的膽子,居然就敢打人!而她怎么就這么篤定打了人沒人同她計較呢?除非她是想退親,這才不怕以后嫁入劉家被人拿這件事要挾,可問題是她又如何能得知這親肯定能退呢?
想到這里池子陌全明白了,看來這次劉大郎沾‘花’惹草事件,不是無意為之,而是算計,像上次她們算計自己一樣,劉大郎被算計了!想明白這些,池子陌在心中冷笑不已。
這事肯定不是池子寧安排的,一定是林氏的安排。
不過這林氏也夠奇怪的,既然不同這件事,當初為何要答應結親呢?直接拒絕了不必退親要強嗎?
就在池子陌想得頭疼的時候,林氏卻突然開了口,“娘,您說什么呢?退了親,我家子寧也會受影響的!”說完,一臉擔憂的看著林老太太。
林氏這話事什么意思?池子陌有些詫異,難道這次算計大郎的事不是她安排的嗎?可是如果不是她的安排,是誰的安排?不是她的安排,池子寧的篤定是哪來的?
“怕什么!我的外孫‘女’,別人家不要,我們林家要!”林老太太一拍桌子駁回了林氏的話。
直到此時池子寧臉上的笑容才是快兜不住了!
原來如此啊!
池子陌恍然大悟,她們算計的結果就是,此時此刻林老太太要把池子寧說道林家!原來不是說,林家老大不同意池子寧嫁過去嗎?怎么現在又變了呢?池子陌十分納悶。
看來今天的事,林老太太也參與了!不過,她要想將池子寧娶如林家,直接定親不就行了嗎?干嘛費這么大的勁兒?池子陌有些不明所以!
池子陌在納悶,一旁站著的林程碧臉‘色’卻是變了!池子寧嫁入林家,能嫁的人只有哥哥林程遠!那阿陌怎么辦?哥哥還要怎么辦?哥哥最中意的人是阿陌啊!
林程碧臉‘色’蒼白,林大夫人也是臉‘色’蒼白,“娘!媳‘婦’兒已經答應遠哥兒了,他的親事,選她看重的人!”林大夫人顫抖著低聲提醒老太太。
而池老太太和池修敏也是變了臉。
“……無妨,事急從權!為了他妹妹,讓遠哥兒犧牲一下吧!再說子寧這么好的孩子,打著燈籠也難找啊!”林老太太用不容置疑的口氣告訴林大太太。
林大太太臉‘色’更加難看了,“可,他,媳‘婦’已經答應他,向子陌提親了!”
林大太太提到了池子陌,屋里眾人的臉‘色’又是一變。
池子寧則是向池子陌投來了怨毒的目光,林程碧面‘色’一喜。林老太太雖面不改‘色’,不過也是想池子陌投來意味深長的一眼。池老太太神‘色’復雜,而池修敏也是怨毒地看著池子陌。
眾人臉上的表情‘精’彩紛呈,池子陌哭笑不得,這種場合都有自己?看來自己還‘挺’容易成為焦點啊!
“子寧嫁過去,子君怎么辦?”眾人神‘色’‘精’彩紛呈,池老太太卻是又來了這么一句,眾人耳邊猶如響起一記炸雷。
怎么又冒出一個池子君?除了池子陌以外,大家都十分意外。
林程碧更是驚訝得說不出話。
眼見著這話題越跑越遠,有點出乎林氏的意料,而且又將池子君牽扯進來,這時林氏也想起清場來了。
她正要說話,池修敏先開了口:“對啊!子寧嫁過去,或者子陌嫁過去,我們家子君怎么辦?”
眾‘女’爭夫,池子陌無奈的看著這些將林程遠當成香餑餑的‘女’人們,更是無語。至于池修敏的大放厥詞,池子陌更本不在意。她現在不想放過池子寧,自然是會順著池老太太說池子君的事了。
林老太太有些尷尬,林大夫人也十分尷尬,中意池子君的事,也是她們提出來的。之前池子寧沒看好林程遠,沒一‘門’心思嫁入林家的時候,她們真的打池子君的主意來著。
此時,林大太太在心中將池子寧罵了千百遍,要不是她們這山望著那山高,自己的寶貝兒子就這樣被耽誤下來了。現在兒子有了心儀的對象她們卻又在這里爭著要嫁給兒子,簡直是豈有此理!
林大太太在這里憤憤不平,林老太太和池老太太面‘色’不虞,林大太太突然鼓足勇氣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依我看,還是順了程遠的意吧!”
這些人就這樣堂而皇之的討論著自己的終身大事,全然不顧自己的意見,仿佛自己是件商品,池子陌覺得十分悲哀。不過她也懶得表示不滿。不用著急,自會有人跳出來阻止自己的“好事”的,池子陌諷刺地想。
果然,林大太太話音剛落,林老太太、池老太太、林氏都開口說不可!
她們各自心懷鬼胎,卻難得的口徑一致!
“我們阿陌死也不會嫁入林家的……”正當那幾人想方設法說服對方時,‘門’口卻響起了一個低沉有力的男子的聲音。
是池修華和方氏一起進來了,池子陌心里涌起淡淡的感動。池修華一進屋,先是歉意地看了一眼池子陌,之后再次開口,“我早就說過,阿陌是不會嫁入林家的!大夫人您的好意,我們實在受之不起。”對于對自己‘女’兒示好的人,池修華還是比較客氣的。
“……是程遠的意思,為這個事已經和我將持續久了。我也是不忍心讓孩子傷心……”林大夫人解釋道。
真摯地看了一眼池修華,她又說道:“……一開始,我也不了解阿陌,并不同意此事。后來接觸多了,才發現阿陌是在是個好孩子!我也是喜歡得緊。更何況程遠那孩子一直堅持,不惜遠走上戰場,說是要掙個功名回來不讓阿陌跟著他受苦……”
“……也是希望你們能考慮下程遠!”不顧林老太太能殺死人的眼神,林大太太將話講完了。
池修華聽到這些話,也有些動容,他看了一眼身邊的方氏,見她也是一臉的猶豫,也不忍心馬上拒絕林大太太了。
話題越跑越偏,從大郎調戲丫鬟一下扯到池子陌的親事,這讓早有預謀的林氏和林老太太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阿陌的婚事我們以后再說,現在還是說子寧和大郎的事吧!”林老太太干咳一聲,將話題拉回,接著說起了劉大郎的事。
“對,對,還是說大郎的事吧!”林氏松了口氣,也忙著接上了話題。
池修敏卻是為之氣結,不管扯到誰,對她來說就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她冷笑道,“過河拆橋啊!大嫂你們好算計!用得著我時,便是親妹子親妹子的叫著,用不著我了,就要棄之不理了?”
池修敏這話說出來,池老太太就心疼了,那件事到現在也有一年了,一年的時間,對‘女’兒的氣早就消了,剩下的就是心疼了。
而這一年的時間,她對兒媳‘婦’的氣卻是越來越多,現在見她又要拋棄自己的外孫,就忍不住替‘女’兒抱屈,“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池老太太不咸不淡的一句話,徹底讓林老太太變了臉!她氣得渾身發抖,冷笑連連,“不管怎么說,池子寧是你的親孫‘女’!你就忍心眼睜睜看著她跳入火坑?”
“喂!你怎么說話呢?憑什么嫁給我們家大郎就是跳進火坑?”池修敏不樂意了,沖著林老太太喊道。
林老太太譏笑道:“你那個風流種子兒子,同他老爹一樣,我們家子寧嫁過去,可不是跳進火坑了?反正我們子寧要和你們退親,我們不怕她閨譽受損,我們林家要定她了!”
林老太太做財大氣粗裝,池老太太卻是不樂意了!“我的孫‘女’兒!她嫁給誰,你們林家說了不算!”這聲音更是擲地有聲!
“好啊!不嫁給我們林家!你們持家任何一個人休想嫁進來!池子君休想,池子陌更是休想!”林老太太也是理直氣壯!
池子陌淚流滿面,我從來沒說過我想嫁入林家好不好!
話說到這個份上,林老太太也沒留下來的必要了,她怒氣沖沖起身,二話不說就往出走,走的時候又放出狠話,說什么池子寧死都不嫁給劉大郎之類的話,倒是與池修華和方氏的話不謀而合!
林老太太要走,林程碧自然不能再留下來,她無奈的看了一眼池子陌,只得跟著林老太太出了‘門’!
林老太太出了‘門’,池老太太氣得快要暈過去。池修華忙上前安撫池老太太,池老太太卻是生氣地打掉池修華的手,語氣冰冷地說道:“你這個不孝子,現在來看我笑話了?剛才你怎么不替我說幾句話,替你妹妹說幾句話呢?”
“娘,您別生氣了,哥哥一向如此,從未把我當家人!”池修敏哀怨地看了一眼池修華,做出傷心狀。r--84996+dsuaahhh+24406832-->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反擊
池修華額頭青筋跳了跳,忍住沒說話!
到這個時候,小輩們也不好再呆在這里了,池子陌正準備撤的時候,林氏卻又說話了:“娘,子寧的事……原來我還想著大郎還小,就算頑劣點,長大了興許能改過來,可今天,他居然跑到二嫂這里來戲弄自己姐姐的丫鬟,媳婦兒不敢再相信他了!”
池老太太本就被林老太太氣得七竅生煙,現在聽到林氏還在這里不知死活的提這件事,氣得猛的一摔杯子,怒道:“好啊!好啊!你現在出息了是吧,有娘家撐腰了是吧?那好啊!你走吧,我們池家不要你了!你回去找你娘去吧!”
池老太太惱羞成怒,讓林氏回家,回家是干啥?不就是休妻嗎?林氏沒想到池老太太敢提出這句話,頓時有點蔫兒了,但她又不甘心讓池子寧嫁過去,于是干脆跪在地上一個勁兒地哭。
這里鬧出這么大動靜,池老太爺他們也得知了消息,終于姍姍遲來了。
幾個男的一進屋,就被這群女人拉著,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起了事情的經過,于是池子陌她們再次被華麗地忽視了,也幸免被“清場”。
池老太爺還算冷靜的聽完這些話,看著差點哭暈的大兒媳,直接問自己大兒子對池子寧婚事的安排!
大老爺也不是傻的,他本來就不滿意大郎,當時答應這親事也不過是因為那個蠢女人惹了禍。為了平息大家的怒火而不得已的舉動。現在既然有機會翻盤,池大老爺自然也不會猶豫了。
“父親,此事就作罷吧!”池大老爺嘆了口氣。故作沉痛地說道。
佯裝就要哭暈的林氏,聽到這句話,終于松了口氣,而池子寧也露出了笑容。
“這怎么可以!大哥!你背信棄義……”池修敏自然是不干的,于是她就嚷嚷了起來!不過池老太爺可不管她那么多,沉吟了一會兒,才慢慢開口:“既然你們不愿意。也別成了怨偶,咱們就退親吧!不過。林家的婚事,我們也不能答應!池家同林家,不再結親!”
池老太爺一席話,仿佛晴天劈。又將林氏劈了一下!這次不僅是林氏,所有期待加入林家的人,都被劈了。
不過池修華他們卻是無所謂了,反正他們不是特別想把阿陌嫁入林家。
池老太爺一錘定音,沒再細問,沒有解釋,說完揮揮手示意大家都散了。
對這個結果,林氏說不上滿意,池子寧嫁入林家的事。她知道拖的越晚,變數就越大。但她的母親剛跟婆婆吵了架,而公公和相公又剛發了話。如果她再提女兒嫁入林家的事,她相信自己立馬就得被休了。雖然不甘心,但好在女兒不用嫁給大郎那個廢物了。林氏也算松了口氣。
別人皆大歡喜,最后吃虧的是自己,池修敏可不干了!她依舊不依不饒大喊道:“父親,憑什么!女兒不服!我們大郎有什么錯。是那個賤婢,賤婢去勾引大郎的!大郎。你快來告訴外祖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來說啊!”
池修敏一邊說,一邊拉扯著大郎,讓他講明緣由。
池子陌看著好笑,這個池修敏倒也不是笨得不可救藥,但是此時揭露算計大郎這個陰謀恐怕不太容易,林氏既然敢安排,肯定會盡量確保萬無一失的,而池老太爺不會因為她們的幾句話就輕易相信有前科的大郎的。
大郎斷斷續續講起自己是如何在院子里遇到那個漂亮丫鬟,丫鬟又是如何對自己示好并將自己帶入二房的。池修敏聽兒子講完事情真相,氣歪了鼻子,沖著下人們就喊道:“快,快將那賤婢帶來!問問她哪來的單子敢勾引少爺!”
池修敏相信兒子,理所當然就認為兒子說的是真的,但已經對她們心存芥蒂的池老太爺斷然不會輕易相信這些的。就聽啪地一聲,池老太爺猛地摔碎了一個杯子,怒喝道:“你還真是給臉不要臉了,我一直在給你機會,讓你息事寧人。可你倒好,反倒是覺得自己有天大的冤屈似的。大郎說的話就值得全信嗎?那他為何要跟著丫鬟來這里?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這個道理你都不明白嗎?在我面前裝模作樣,你真以為你是我女兒,我就不敢罰你了嗎?!”
池老太爺氣得渾身哆嗦,池修敏卻是愣頭愣腦還要再為兒子辯駁,這下池老太太也不能看著不管了,不過她可能也不想入了林氏的愿,便開口讓月蓮將那個惹事的丫鬟帶出來。
這下池老太爺也是一愣,不過收到了池老太太乞求的目光,他還是壓住了火兒同意讓人把那丫鬟帶進來。
于是這個貌美如花的丫鬟便被從外帶了進來。
乍一看到這丫鬟,池子陌也是吸了一口冷氣,長得還真是漂亮啊,真不知道趙氏從哪里找到的丫鬟,柔柔弱弱,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再加上如雪的肌膚,還真是好看的緊。
怪不得大郎這個色/痞子看上她了。
丫鬟一進屋,便跪在地上求饒,她剛挨了池子娟的打,更是顯得虛弱得很,大郎一見到她,立馬疼了,幾步上前就要扶起她。池子陌偷偷看了一眼池老太爺,發現他胡子微微抖動,想必是被氣得不輕。
“這位姐姐,你身上有傷,快些起來說話吧。”大郎極其溫柔地說出這句話,池修敏聽了差點暈過去,于是她忙上前一把將兒子抓上前來,猛地打了一下大郎的頭,嘴里還罵著,“若不是這個狐貍精害得你,你妹妹哪會同你退親?你現在不想著怎樣解釋,反而先關心起這個賤婢來,你是不是誠心想氣死我?”
池修敏話音剛落,趙氏那邊便響起了一聲嗤笑聲。
趙氏總算逮著機會訴說自己的不滿了,憑什么啊!大神小神斗法,吃虧受連累的就要是自己?“妹妹說的有意思,你憑什么就說我們屋里的丫鬟出去勾搭的人?這丫鬟我們還寶貝著呢,平時都舍不得讓她干什么重活兒,這次要不是老太太的壽誕,連院子都不會讓她出的。更別提是去勾引人什么的!你那只眼睛看到是丫鬟去勾引了”
說完,又問池子娟,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事業沒什么好隱瞞的,池子娟就告訴大家,她回屋就看到大郎對那丫鬟動手動腳的,但大郎是她弟弟,她也不好去責罰他,只能打那個丫鬟,后來池子寧又來了,不知怎么的也摻和進來了。
“說起來,小憐她也沒什么錯!”池子娟嘆了口氣。
池子娟這么一說,池修敏的一番胡攪蠻纏也就算有些站不住腳了。這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池子陌越聽越不耐煩,偷偷拉了拉池子靜的衣袖,小聲說道:“姐姐,這里沒什么意思,不如我們出去吧。”
池子陌不想看熱鬧,可池子靜卻是想看,于是她給了池子陌一個抱歉的眼神兒,卻是沒有動。
池子陌苦笑,她自己出去太扎眼,也許還會連累池子靜被清場。于是她干脆繼續低著頭在這里看熱鬧。
事情沒什么轉機,大郎輕浮的舉動,在小憐這個丫鬟出現時,就已經很明顯的表現出來了,大家自然不會再去懷疑他的風流劣根性。
池老太爺揉揉額頭,決定繼續維持原判,讓大家都散了。
池修敏依舊不依不饒,“爹!您太偏心了!之前阿陌的事也就算了,她明明將我家大郎嚇得大半年都出不了門,您不但不罰她,現在連子寧嫁給我們大郎您都要管!爹我們是負責任有擔當,您是怎么對我們的!?”
一句話說的大義凌然義正言辭,周圍人都被她的無恥倒吸一口冷氣。
“不知姑母說阿陌嚇壞了大郎,是何意?”池修敏再次提起自己,池子陌也是忍不住了,也不管此時自己是否適宜說話,便開口詢問。
這件事,是池家的恥辱,池老太爺的震怒池修敏可不敢忘,所以她更不敢細說了,只得訕訕地笑了笑。
池子陌卻不管她這些,反而走到池修華身邊,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笑彎彎地看著他,輕聲說道:“爹,那日女兒來祖母這里,姑母非要給我女兒喝一杯茶水,還說什么是想向女兒道歉。既然是道歉,為何姑母又讓祖父罰女兒呢?”
池子陌的話,令池老太爺臉色一變,池修敏卻是更加尷尬了。天知道,她其實只是攀咬慣了,隨口拿池子陌說是的。哪知道這丫頭牙尖嘴利的,竟然這么不給自己面子。
池子陌可不管她是怎么想的,又笑瞇瞇地繼續說道:“女兒因為祖母過壽的事,想問問祖母還有什么需要女兒做的。喝了姑母給的茶后又回來找祖母。沒想到卻無意中聽到姑母說是從什么廟里求道了圣水,騙著女兒喝了可以驅邪的!我說怎么那天回來我肚子就一直不舒服呢,難道這驅邪的符水真的有用?”(未完待續)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池子君的身世
方氏聽到池子陌這些話,才真是心如刀割,池子陌看著她痛苦的神情,內心歉然,她知道如果自己說太多,定會影響到方氏,可是如果不說,自己喝符水差點被噴狗血的事難道就這樣過去了嗎?
方氏雖痛苦,卻是忍著沒說話,她一臉黯然,低頭坐在那里,池修華看看妻女,將拳頭握緊。
“哦,還有,女兒還知道姑母讓一個小丫頭從廚房要狗血,女兒想起來姑母說狗血可以辟邪,要給女兒淋狗血……”池子陌語不驚人死不休,林氏和池修敏都不是好東西!池子寧不能加入林家,這是對林氏的懲罰,所以池修敏就讓自己來懲罰吧。
反正自己說的都是真的,池子陌倒想看看,池老太太和池修敏是否有這么厚的臉皮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為自己做的事情推脫。
“娘!阿陌說的是真的嗎?池修敏真跟你說過這些嗎?”聽完狗血的事,池修華用受傷的眼神看著池老太太,他還要親口聽池老太太說出真相!
“阿華!不是這樣的,你聽娘解釋,這些娘也是后來才知道的!”池老太太慌慌張張解釋,她暗恨池子陌不識大體,非要將這件事說出來,害得兒子同自己生分。
方氏卻是再也聽不下去了,她起身又要拉著池子陌往外走,池修華看著她決絕的背影內心疼痛不已。
“嵐兒,你等一下……”池修華無力地叫住了方嵐。之后又緩緩開口,“你唯一問過我一次,問我子君到底是誰的孩子!我沒有告訴你。你就默默地接受了……是我對不起你……”
池修華話鋒一轉,眾人都有些發蒙,這是哪跟哪啊?怎么又提到了池子君,而且什么子君是誰的孩子?子君不是方氏生的孩子嗎?
方氏聽了這話,也是愕然的看著池修華,而池老太爺和池老太太卻是同時叫了一聲阿華!
池修華沒有理會他們,他只是看著方氏。一臉沉痛,一臉的追悔。一臉的愧疚,千言萬語,萬語千言,都無法形容他此時的心情。被家人的折磨,對家人的愧疚……
“她是池修敏的孩子!”池修華一字一頓,果不其然,她看到方氏搖晃了幾下,若不是池子陌眼疾手快扶住了方氏,估計方氏已經攤在地上了!
不光是方氏,所有聽到這句話的人,沒有一個人臉上是正常的神色,池老太爺更是低下了頭。
池修華沒有馬上向方氏道歉。而是看著池修敏,痛心地問道:“敏敏!你怎會變成這樣?是什么把你變成這樣?是爹娘的寵愛嗎?是哥哥們的忍讓嗎?是你四嫂無怨無悔的付出與犧牲嗎?”一字一句,敲打在池修敏的心里。她難得的沉默了,并沒有為自己辯解一句。
而此時池子陌的內心可以用驚濤駭浪來形容了,居然是,居然是池修敏的女兒啊!不過這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不過她們娘倆還真像,一樣的無恥,一樣的忘恩負義。
忘恩負義!!!此時池修華心里只剩這幾個字了!自己妹妹的做法不是忘恩負義是什么?自己幫著她養了十年的孩子。對這孩子關懷備至,甚至比對自己親生女兒還要好。方氏為了這個孩子受了多少的委屈?她不但不敢接。反而還一而再再而三給方氏使絆子,給池子陌找麻煩。
“阿華!你干嘛要說出這些,你讓子君以后如何自處?!”池老太太埋怨池修華!
“怎么自處?!她不是池修敏和劉姑爺的女兒嗎?這事劉姑爺又不是不知道,讓她們將子君領走吧!作為哥哥,我能做到這個份上,也算仁至義盡了。”
這下池子陌全明白了,原來池子君是劉姑爺的女兒啊,看來是她們婚前不檢點,生了孩子,池老太太護著女兒,沒讓人把這孩子弄死,反而丟給四兒子養活。這樣還不夠,一直橫挑鼻子豎挑眼的,生怕這孩子受什么委屈……
真相大白,池子陌不免有點意興闌珊!
屋里陷入了沉默,這些人,聽到這些陰私的人,池家的人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內心的震撼!
池大老爺第一次仔仔細細將自己的四弟妹看了一遍,這個寬容隱忍的女人!池大老爺微不可見地搖了搖頭!
“爹爹!您說的是真的嗎?我是姑母的女兒嗎?”就在這時,門口響起了一聲顫音,一個冰冷絕望的聲音。
“子君……”池修華沒說話,反倒是方氏看到剛得知消息的池子君,一臉的不忍心!“子君,你不要害怕,你是娘的女兒!……”方氏內心不舍,緊緊拉著池子君的冰冷的雙手,試圖給她一些溫暖。
“你放手!”哪知池子君不領情,猛地甩開方氏的手指著她冷笑道:“你不用再這里貓哭耗子了!我不是你的女兒,你不是很高興嗎?!果然啊,你果然不是我親娘!我不需要的你的同情,我不需要你的可憐!……”說完池子君大哭起來,她又跑到池修華面前哭道:“爹,你告訴我,是這個惡毒的女人不想要我了,你才說出這件事的對不對?……”
池子君話沒說完,池修華揮手就是一巴掌,把池子君打的嘴角滲出了鮮血。
“你就是個畜/生!忘恩負義!同你爹娘一樣忘恩負義!”池修華痛心地看著她,又抬頭看了一眼心痛到麻木的方氏,內心更加愧疚了,“你說嵐兒對你不好!你說嵐兒偏心!那我倒要問你,你從小到大,她方嵐可曾少了你吃喝?!她是否對你噓寒問暖?!家里的東西,只要阿陌有的,她何時短了你的?!那次出門她沒帶著你?!有時候她寧可委屈了阿陌!你生病了,你不高興了,你被罰了,她沒替你擔憂,沒徹夜守在你床邊,沒哄著你,沒為你求情甚至不惜連累自己嗎?你居然說她假慈悲?那你是什么?”
原來你心里明白啊!聽了池修華的話,池子陌在心里嘆了口氣,原來你不糊涂啊!
“四哥,你這是何必呢?她還是個孩子呢!”池子君挨了打,她的親娘池修敏終于有了反應,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完全沒有被打動的跡象。
池修華冷哼了一聲,又繼續說道:“你說的也對!我怎么就忘了呢?她是你的女兒啊!你們本就是喂不熟的狼,本就是白眼狼,你們不陷害我們就得燒香拜佛了,我又如何能指望你們之恩圖報呢?”說完,池修華自顧自笑了起來,不過他這笑聲聽著有些瘆人!
方氏有些心疼地看了一眼池修華,嘆了口氣,幽幽說道:“老爺,這事就算了吧……”方氏想要算了,并不是說她膽小怕事想要息事寧人,而是她實在是心疼池修華,還有她知道以后池子君的日子不會好過,也舍不得池子君再難過了。
方氏肯說話,池老太爺也松了口氣,說真的他還真怕方氏不依不饒的。這時他也發現了沒有清場的問題,看來,這件事想壓也壓不住了。
池老太爺長嘆一聲,正準備讓大家散了,池修敏卻是徹底崩潰了,她不知道自己何時竟成了過街老鼠,家里人都這么不待見她。
于是多重打擊之下的池修敏聲嘶力竭地沖著池修華喊道:“池修華!你別光說好聽的,你怎么不說當初你為何同意收養子君呢?!你現在義正言辭,一副翩翩君子的樣子,可當初呢?對于方嵐,你那見不得人的心思,知道的人少嗎?說我沒良心,是我欠她的嗎?是你欠她的!我這輩子只欠我爹娘的!”
“我承認我是欠她的!那你呢?她替你養了這么多年孩子,你就一點都不感恩嗎?!”池修華不死心,還是問了池修敏一句。
池修敏冷哼一聲道:“我還是那句話,我就欠我爹娘的!養子君,是她自愿的,她若不愿意,誰又能強迫她?她是為了你才這樣的!”越想池修敏越覺得自己說的有道理,于是她越來越理直氣壯!
聽完這些話池子陌氣得想上去抽她,這個忘恩負義不要臉的小人一次又一次刷新下限啊!
“你們不要再說了!”池子陌正想說點什么表達憤怒,方氏卻開了口,“我記得我剛見到子君的時候,她還那么小,一丁點兒大,像只小貓似的。”方氏的臉上帶著笑容,那笑容有一種令人安定的魔力,她輕輕地說著,陷入了對往事的追憶中,而這些追憶令她覺得十分幸福。
“……她哭起來的時候,聲音小小的,軟軟的,直到現在我還記得我看到她時的心痛!一個一出生就得離開娘的孩子,一個孤苦無依的孩子!
修敏,你說的對!養子君是我自愿的!我是為了我家老爺,我也是為了子君這個可憐的孩子。
從出生就離開了娘,瘦弱得令人心疼!
這么多年來,我看著她一點點的長大,從原來的體弱多病,漸漸長到今天這樣。”(未完待續)
第一百四十四章 問心無愧
“我為她傾注了多少心血,你們不用知道,看著她長大,看著她健康快樂,看著她越變漂亮我有多高興你們也不用知道!
我也不用你們感‘激’我,因為我雖為她傾注了心血,但看著她長大,我同樣也收獲了快樂!她叫我娘,她對著我笑,她同我撒嬌,哪怕她和我鬧脾氣,這些苦樂我自知!
池修敏,沒看著她長大,你怎知自己錯過了什么?!
子君,你一直說娘偏心,娘否認,你不信,但娘還是要說一句,對你,娘問心無愧!”
方氏說完話,就領著池子陌走了,這次池修華沒有叫住她,大家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從方氏的話中回過味來,池修華張嘴又想提出來要搬出去,可是這次池大老爺卻沒給她張口的機會又用乞求的目光看著他。看著自己大哥乞求的目光,池修華無奈,只得不提此事,先行離去了。
而池子陌和方氏回到屋里,晨哥兒已經睡著了。于是池子陌一直緊緊拉著方氏的手,她不知道說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方氏,她覺得自己只有這樣做,除此之外,好像不能再給方氏力量了。
方氏知道池子陌是緊張自己,笑著拍了拍她的手道:“傻孩子,娘沒事!”
“娘,真的不心痛嗎?”池子陌不相信,從小養到大的孩子,傷了她的心,就能輕易說不痛嗎?
“沒事,娘習慣了……”方氏淡淡地說道,語氣里有著掩飾不住的悵然……
池子陌哪能聽不出方氏語氣中的落寞,輕輕靠在方氏懷中,面‘色’恬靜溫柔,“娘,沒關系的,就像您剛才說的,您都不在乎了!您還有我和弟弟呢!我們會一直孝敬您的!”
池子陌輕聲細語,聲音軟糯,方氏聽了覺得十分貼心,內心又十分感動,忍不住就落了淚。淚水一滴一滴地越流越多,此情此景被隨后匆匆趕來的池修華看在眼里,也是濕了眼眶。
池子陌陪著方氏又呆了一會兒,正要回自己的屋里,池修華確是叫住了她。
“阿陌,讓你受委屈了……”池修華的愧疚已經無法用語言表示,他諾諾地開口,也只是能說出這幾個字。
池子陌見狀,甜甜一笑,“爹,‘女’兒不覺得委屈。只要爹娘和弟弟好好的,‘女’兒一點都不覺得委屈。”
池子陌笑得開心,池修華看得心酸,最后終于下定決心對方氏母‘女’說道:“……我正在看房子,再等一段,咱們一定會搬出去的,你母親和你受過的委屈,我不會就此罷了的……”
方氏聽了確是有些擔憂,她沉‘吟’了一會兒,猶豫地問道:“搬出去的事,要不再等等?爹娘年紀大了,身體又不好。我受點委屈沒什么,只要她們別在沖著阿陌就好了。”
方氏有些愚孝了,池子陌覺得不能再由著她這樣想了,便勸道:“娘,咱們搬出去又如何?又不是不回來了!逢年過節,哪怕是平時沒事的
好看的txt電子書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747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