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嫡星高照-第26部分

,池子陌冰冷的聲音極大地刺痛了池修華!池修華有些惱羞成怒,女兒做出這個樣子是什么意思?她怕自己會輕易舍棄方氏?自己在她眼中就是將方氏性命視如草芥般的如此不堪的小人?
“來人啊!把小姐送回房!”池修華怒喝一聲,緊接著便有兩個婆子將滿面悲戚的池子陌強拉著出了方氏的院子!
正好此時池老太太趕來了,見下人緊緊拉著池子陌,雖然在夜色中,但仍能看出池子陌的樣子有些狼狽,池老太太也是滿臉的焦急:“阿陌,你娘怎么了?!”
“我不知道!”被下人拉出來,池子陌徹底清醒了,自己不能再亂了,若是再亂下去,就會錯過救方氏的最佳時機了!
池子陌出奇冷靜的回答,池老太太有一瞬間失神,不過因為擔心方氏肚子里的孩子,便也不耽擱,隨即進了院子,池老太太前腳進了院子,池子陌趁著拉著自己的婆子不在意,后腳也跟著進了院子。
“情況怎樣?”一進院子,池老太太便迫不及待地問池修華,池修華見沈氏母親來了,垂著的頭,微微搖了搖。
就在這時一個穩婆也出來了,他低聲對池老太太說著“……嘴唇發紫,好似中毒!”
穩婆的聲音很輕,但也不是壓的太低,這話她剛才對池修華已經說了一遍了,可池修華沒什么反應。她知道自己不是大夫,對這判斷也不準確,現在大人孩子都有危險他也顧不得那么多了,趕緊對另一個主事的人池老太太說道!
中毒!!!
大夫自己為別人沒聽到,可這并不影響耳聰目明的池子陌隱隱聽到這兩個字。
一聽到方氏可能中了毒,池子陌不在考慮前因后果,迅速做出反應,趁著大家不注意從空間里把早已為方氏準備的上次從蘿兒那里收回的三杯空間神水拿了出來,又趁著大家不注意,一下沖進了產房。(未完待續)
第一百一十四章 異常
一進產房,池子陌便聞到一股子刺鼻的血腥味,看來方氏已經出了不少血了,不知道這神水是否還有用,池子陌心里越發焦急了,她真不敢想象空間神水如果失靈方氏會怎樣,而她又會怎么樣。
好在此時產房里的丫鬟婆子都有已經慌亂了,池子陌進屋她們都沒反應過來,當池子陌沖到方氏的床邊時,她們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穩婆眼見著池子陌將一杯不知是什么東西倒進了方氏的嘴里,接著池子陌便癱坐在方氏的床邊。
“小姐,您怎么進來了?這可不是您呆的地方啊!”一個穩婆反應過來,忙大聲喊著。
“你給我閉嘴!”池子陌大聲喝止那個穩婆,“好好給我娘接生,若是讓我發現你們不盡心!小心我弄死你們!”池子陌聲音低沉,說得咬牙切齒,在場的人聽了都不禁打了一個激靈,卻也不敢輕視。
好在這時方氏又有了動靜,其他的人也顧不得池子陌了,都圍上來幫方氏接生。
池子陌卻是緊緊拉著方氏的手,聲音輕柔地說道:“娘,您要堅持住!您一定不能有事,弟弟不能有事!您要永遠陪著阿陌,您還沒看到阿陌長大成丨人呢!阿陌沒看到弟弟呢!”
一邊說,池子陌一邊流淚,空間神水她已經給方氏喝了,池子陌也不知自己能再做什么了。
一邊安慰方氏。池子陌想到自己剛穿越過來差點失去方氏時的情景,相對于那是此時卻是更加令人痛徹心扉!
難道自己注定要孤獨嗎?
自己別無所求,僅僅是想跟著方氏過著普通的日子。這難道也不行嗎?
想到這些,池子陌更是意難平,一邊怨恨池修華,一邊想著要將下毒的人碎尸萬段,一邊又怨念老天爺不給人活路,就這樣她手上的力氣越來越大,最后只聽嘶的一聲。是方氏覺得手疼了。
“娘!您醒了?!”方氏有了動靜,池子陌也活了過來。她睜著亮晶晶的眼睛,滿懷期待的看著方氏。
方氏測過臉,看見女兒關切的目光,一行清淚留下。渾身突然有了力氣,肚子又一陣一陣地疼了起來。
就在這時,穩婆的聲音也興奮起來,好了好了,夫人您在努把力,孩子快出來了!
方氏點點頭,緊緊抓著池子陌的手,繼續配合穩婆用力,沒一會兒。孩子終于生出來了。
穩婆們又是一陣忙亂,池子陌愣愣地看著眼前忙碌的身影,最終被一陣嬰兒嘹亮的哭聲驚醒。
“恭喜夫人!是個小少爺!您瞧少爺哭得多有力啊!”穩婆喜滋滋地給方氏道喜。這才發現池子陌還癱在方氏的身邊。
方氏微笑地看了看兒子,又憐惜愧疚地看了看身邊的女兒,覺得異常滿足!
喜訊傳出,這才又有人進來將池子陌扶了出去,池子陌仿佛被抽空了力氣,任由下人扶著將她送回房。
躺在床上。她身心疲憊,但頭腦異常清醒。
從自己穿越來到現在。從一開始的落水,到啞藥,再到方氏中毒,再到自己險些被陷害,這一樁樁一件件,令人防不勝防,還好自己有空間,才能一次次化險為夷。
現在方氏已經生了孩子,也該是自己反擊的時候了!
但是自己這大半年呆在池府里,卻仍是有種云里霧里的感覺,要想反擊自己連兇手都還沒找出來。
還有方氏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池子陌叫來秋桃,問她有沒有查到什么!
“小姐,您不問奴婢,奴婢還想向您匯報呢。現在滿府的人都在傳言,說是如霜姨娘在害夫人!
昨天有人看見如霜姨娘給夫人送了湯食,到了晚上夫人便發作了!
還好夫人命大,小少爺也生得健康……”
事情看似很簡單,如霜給方氏送了湯,方氏喝了后便中了毒!毫無差錯。
不過就是因為太簡單了,一點懸念也沒有,池子陌才不敢相信。
不是說事情簡單她就不相信,而是說,她不相信如霜姨娘能做出如此簡單的下毒的事。
她的動機是什么?因為方氏撞破了她的J/情,她由此對方氏產生了怨念?
先不說這撞破J情的事就顯得十分可疑,就說她要害方氏還大搖大擺地端著湯招搖過市嗎?
不論是誰,要做壞事不都得想著要遮掩點嗎?
“那如霜姨娘怎樣了?”池子陌問秋桃。
“奴婢不知,光聽說老爺將她關起來了!”秋桃恨恨地說。
池子陌沒多說,命秋桃出去了。
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池子陌也睡著了,一覺睡到傍晚,她醒來后命人梳洗了又去看方氏。
到了院子里,池老太太竟然也在,她正抱著醒著的嬰兒,笑得合不攏嘴。
給池老太太和池修華請過安后,池子陌也湊上前去看自己的弟弟。
一看過去,池子陌便移不開眼了。
這是個還算壯實的孩子,頭發又黑又密,皮膚十分的白,眼睛微微睜著,長相看起來其實并不是很好看。
可能是感應到池子陌的到來,他竟然睜開了一只眼看了一下池子陌,就這一眼,池子陌差點流淚。池老太太更是樂得不行,連夸孩子聰明!
池子陌很感動,這就是所謂的血脈親情吧,她想著,看那孩子的目光越發溫柔了。
方氏無限滿足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和兒子,覺得沒有別的奢求了。
就在這時,池老太太卻是叫了一聲池子陌,之后欲言又止,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看著池子陌。
“……阿陌,來爹書房里,爹有些話想問你。”池老太太沒說完的話,池修華卻接過來說。
池子陌正想著怎么問池修華方氏中毒的事呢,現在他主動提出來,正中池子陌的下懷。
池子陌點了點頭,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方氏。
她因為失血過多,臉色蒼白,嘴唇也是干裂的。但也沒了剛才的青紫色。
池子陌見她已經沒事,徹底放了心。但看到方氏一臉的擔心,池子陌也勉強笑了笑,“娘,弟弟真乖!”
聽女兒提起兒子,方氏目光柔和地看了孩子一眼,嘴角帶笑,“對不起阿陌,娘讓你擔心了!”
方式不說話還好,她這一開口,池子陌的眼淚卻是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她心疼,心酸,悔恨,憤恨,各種情緒,自己也說不明了。
不想再方氏面前痛哭,池子陌還是先出了房間,留下一臉痛惜的方氏躺在那里。
池子陌出來,池修華也緊跟著出來了。
“我們一起走吧,池修華說完話,便提腳先行一步。”
池子陌也沒耽誤,緊隨著池修華一起到了書房。
“阿陌,你知道爹叫你來什么事嗎?”一進了書房,池修華便問池子陌。
“女兒不知,不過女兒倒是想請問父親,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池子陌知道方氏生產時自己的舉動有些驚世駭俗了,特別是方氏明明都要不行了,自己卻硬將她救了回來,這些池家大佬們一定會好奇吧。
不過池子陌不打算那么輕易告訴他們,她還有自己更關心的問題!
“這……”這個問題令池修華有些尷尬,更多的是令他心痛!
若不是女兒,自己的兒子也沒了,雖說自己可以再娶妻納妾,可是自己子嗣艱難也是實話,得一個兒子確實也不易。
想到這些,他還真有些感激池子陌了。
“阿陌,你還小……”池修華話音未落,池子陌卻是打斷了他:“您不用敷衍我,我的事您不告訴我,我可以自己去查!家里有阻力,我就借助外力!”池子陌冷冷說道,語氣中的冰令池修華也打了個冷顫。
這簡直是赤裸裸的威脅!!!
池修華意外的看著池子陌,仿佛在看一個陌生人。
這是他認識的女兒嗎?那個膽小怯懦后來雖變得聰慧但性格和溫和,有些小聰明但心地善良的女兒嗎?
“爹也不用意外,說句大不敬的話,爹可以不管娘,爹沒了我娘,沒了弟弟依然可以再娶,可阿陌呢?阿陌只有娘一個人是真心疼我!……”
“胡說!”這下池修華生氣了,只見他漲紅著臉猛地一拍桌子,“我們都是你的親人,怎就不疼你了?你祖父祖母,爹…,況且我們又如何不管你娘了?”
“哦?是嗎?”池子陌冷笑道:“如果真像爹說的一樣,那女兒倒是想問問爹,女兒落水變成啞巴是怎么回事?我娘剛查出有孕時中毒是怎么回事?!我娘生產時中毒又是怎么回事?!!!
一次次,一樁樁,女兒悔啊,為何早查不出來下毒之人!讓它一次次害我,害我娘!
爹,您是我爹,到底管過多少?
祖母疼我?她最喜歡子君和子寧!
祖父嗎?呵呵!……
爹,子君不是我娘生的吧?”一口氣說了這么多,池子陌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大不敬了,她知道池修華投鼠忌器,有秦王府在他就不敢將自己怎么了。
“阿陌,你又胡說什么!”令池子陌意外的是,當她說出這些話時,池修華反而蔫兒了,剛才那咄咄逼人的氣勢沒有了,反而是在自己說出池子君的事時,池修華有些心虛地低聲反駁道。(未完待續)
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問
池修華的反駁顯然沒有一絲一毫的說服力,池子陌聽完后不屑地對他說道:“爹不用瞞著我!祖父都親口承認了!不過他沒告訴我池子君到底是誰的女兒!只說她與祖母有淵源……
淵源?呵呵!就能令祖母罔顧親生孫女兒,偏心獨寵她這么多年嗎?!”池子陌的委屈已經多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她一邊說著,眼淚就未停過。
“池子君說娘偏心我,娘就是偏心我了!這有何錯?!她疼她的親生女兒,這難道還天理不容了嗎?!祖母連親生孫女兒都能不待見,任由她受了這么多委屈,我娘又如何不能對一個不是親生女兒的人不好呢!
可笑的是祖母也覺得我娘偏心!即使這么多年,我娘也算是把池子君照顧得無微不至,也算為她操碎了心,祖母她還不能滿足!
爹,這些你都看在眼里了對不對!!!
可是您管了嗎?!您管過一次嗎?!”說到這里,池子陌已是泣不成聲,只是在那里使勁兒抽泣。
哭著哭著,她都有些瞧不起自己了,都那么大人了,現在還哭得像個孩子似的。還有自己說的那些話,好像越說越過分了!池子陌還真擔心池修華同自己翻臉。
可是她又覺得若是不趁著方氏出事,池修華對方氏有愧,將這些話說出來,以后她也許就沒機會再說了。
到現在為止她發現自己不能成為一個腹黑的女主了。那些書里寫到的聰明的女主,心思百轉千回,那么多彎彎腸子。隨便繞一繞就能達到自己的目的。而自己,除了直白的將話說出來外,好像沒別的辦法讓池修華清楚地知道自己想什么!
池子陌不說了,池修華也沉默了,池子君的事情他更不知道怎么同池子陌解釋。
“阿陌,你只要知道,子君的事你娘是自愿的。不是勉強的就行了。”最后,池修華只能干巴巴說出這么一句話。
“自愿!?呵呵!爹。那您又知不知道娘為何自愿?就因為三從四德嗎?!”
“阿陌!……”池修華再次爆聲打算池子陌的話,她已經在挑戰此時的道德底線了!池修華好似終于抓到了池子陌的把柄一般,高聲將自己被池子陌駁得無言以對的話,全從這一聲阿陌中喊了出來!
“爹。您不用生氣!我娘為什么這么做,您比我清楚!可是這么多年,您又是怎么對待我娘的?!您想過嗎?!就算您看她不順眼,但最起碼的尊重您應該給她吧!?她畢竟是您的嫡妻,如若您實在看不慣她,倒不如你們和離了,也請您給她一條生路,省得她在池家被害死!!!”
池子陌一聲聲的質問,已經令池修華無地自容了。現在她又說出如此天理不容的話,池修華已經被滿腔的怒火燒昏了頭腦,他抬手就要打池子陌。不過最后因為腦海里回蕩著那句給我娘一條生路而頹然將手放下。
他池修華從未想過,自己的嫡妻在池府竟然連生路都快沒了,如果說以前他一直自欺欺人,但現在,嫡妻生產時差點中毒而亡,他就不得不考慮了。
“阿陌。你也知道你娘中毒了是嗎?”池修華仿佛一下老了十歲,頹然地問池子陌。
池子陌不屑于與池修華再說話。她知道池修華想問什么,但就是不開口,僅僅是點了點頭!
“這事,你就不要再插手了吧……”話未說完,見池子陌又沖著自己瞪起了眼,池修華又忙解釋說:“我會查的,我一定會給你們三人一個交代的!”不僅是池子陌和方氏,還有那個差點夭折的孩子,自己唯一的兒子!
池子陌依舊沉默,她認為要讓自己再信池修華的話,這不是個笑話嗎?自己吃的虧還少嗎?若是到此都不再覺醒,那可真是無可救藥了。
“……阿陌,你相信爹……”見女兒沉默,池修華更加尷尬了。
池子陌抬頭看了一眼池修華,嘆了口氣,“信不信又如何呢?爹現在有了兒子,阿陌希望您為了他,也護著點娘吧。”
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自己以后終將是個外人,不過他有了兒子,兒子總歸該是自己人了吧。
“……外面傳言是如霜姨娘做的,這個傳言我已經讓人壓下去了,不是爹護著她,她確實給你娘送了湯,但這事不會是她干的。”池修華又提到了如霜。
“女兒也相信不是她!”池子陌的話令池修華十分意外,池子陌不是該恨如霜嗎?
“爹說什么就是什么了,我信就是了!”池子陌淡淡地說道,至于幕后黑手到底是誰,池子陌已經有計劃開始查了。
“……阿陌,穩婆明明看出你娘中了毒,你是如何……”繞了半天彎,池修華終于忍不住問到了這個問題。
“這還不簡單嗎?”池子陌嗤笑道:“爹忘了您的官是怎么做上的嗎?”
“沈少爺?!果真是他!”池修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在大荒山,有人擄了映兒,令她受了驚嚇。沈少爺給了我一包藥,不僅能壓驚,還能解毒!”池子陌隨口胡謅,她才不怕這事露餡呢。她知道借池家一百個膽兒,也不會有人敢去問沈仲卿的。
再說家丑不可外揚,池修華總不可能去說,我老婆中的毒你是用什么藥解的?
那還不讓人笑掉大牙!
至于那個穩婆,池子陌相信池家有辦法令她閉口。
再說那個一看就是常在大家族里走動的人,什么陰私沒見過,能活到現在,想必也是有成算的人。
“要說也是娘命大,若不是因為沈少爺的善舉……”最后池子陌不往感慨一句:“下次若是有機會見到他,女兒定當磕頭謝恩!”
池子陌這樣說,池修華瞬間就變了臉:“阿陌,你渾說什么呢!先不說這事能不能讓外人知道,就是給人磕頭,你也不怕丟了你娘和你弟弟的臉!”
池子陌露出了諷刺的笑容,不過并未反駁池修華,她就要池修華知道,大不了魚死網破,池家的人再要是不要臉,我就舍了臉也要你們出丑!
氣氛有些僵持,這時下人來報,說是秦王府的沈氏聽說方氏生產,來道喜了,想見見池子陌。
池修華一聽,露出了僵硬的笑容,忙叮囑池子陌照顧好沈氏,并好言相勸池子陌不要亂說。
池子陌不置可否地出了屋,留在池修華一人在那里怔愣。
其實沈氏來看方氏,池家人是很意外的,因為宜安的風俗,若不是關系十分要好或是親戚,誰也不會在月子里來看孩子的。
沈氏此時前來,不就表明她同方氏關系很好嗎?可是她和方氏連面都沒見過!沈氏為何來捧場,大家也都明白,是因為萱兒,池子陌也不由暗暗羨慕萱兒命好,遇到一個將自己當眼珠子看的姑姑。
池子陌到達方氏那里時,沈氏已經從方氏屋子里出來到了前廳,池子陌又匆匆趕到前廳去見沈氏。
一進門,池子陌一眼便看到了乖坐在沈氏身邊的萱兒,池子陌心情頓時就好了起來,她笑著同沈氏見了禮,就又抱起了萱兒。
“乖萱兒,你怎么也來了!”萱兒也顯得十分興奮,“姐姐,小弟弟好可愛啊!”池子陌失笑,暗道你還是個孩子呢,還說別的孩子可愛!
萱兒話音剛落,池老太太以及后來趕到的林氏都也笑著夸贊萱兒聰慧。
沈氏雖得體地笑著,池子陌卻看出她笑未達到眼底,想必是懶得應付這些人吧。
“聽說你娘生子的時候有些兇險?”笑完了,沈氏話鋒一轉,突然問起了方氏生產時的事,池老太太頓時緊張了,瞬間變得面部僵硬,差點連笑都兜不住了。
倒是池子陌,依舊自然地微笑著:“多謝夫人掛念,是有些兇險,不過已經過去了。”池子陌直接承認了這件事,池老太太的臉色就很不好看。
“……穩婆說可能是因為年紀大了……”池子陌又補充了一句,開玩笑,她難不成不知道家丑不可外揚嗎?
“恩!”沈氏點點頭,這才又笑著對池子陌說道:“你娘也是個有福的,現在兒女雙全……
我這次來點了些補藥,按時給你娘喝著,應該能很快恢復!”
秦王府的東西,可是好東西啊,池子陌笑著道了謝,雖然她有空間,但錦上添花的事她還是樂意做的。
繼續聊了幾句,沈氏這才以方氏剛生產,她們不易打擾便提出告辭了。
萱兒一聽說要走,有些戀戀不舍。
“姐姐,我娘所這一陣子都不能邀請你去玩兒了。”萱兒悶悶不樂地說。
池子陌聽了萱兒的稚嫩童語,笑著摸了摸她的頭,“恩,等我娘出了月子,姐姐就去看你好不?”萱兒強忍著內心的失落,可憐兮兮地說道:“姐姐,有了小弟弟,你還會喜歡我嗎?”
池子陌先是一愣,等明白過來這孩子再說什么時,頓時感動極了,一個非親非故的孩子,如此依賴自己,自己何德何能啊!
緊緊摟著萱兒,池子陌點點頭鄭重承諾:“萱兒放心,你和弟弟對我來說一樣重要!”(未完待續)
ps:今天發現訂閱又漲了點~~~很開心!
這不僅僅是訂閱,對我來說是莫大的鼓勵了,您的鼓勵才是我的動力!
鞠躬謝過大家的支持!
萬分感謝!
感謝訂閱,推薦,收藏此書的親~~~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縷晨光
是個人都清楚,對于池子陌來說,萱兒怎么也不可能同池子陌的弟弟一般重要,但此時池子陌能說出這樣的話,沈氏確并未覺得虛偽,反而覺得十分貼慰。
沈氏高興,大家也都樂呵呵地將她們母女送了出去。
在往門口走時,萱兒悄悄告訴池子陌:“姐姐,上次我來時,姐姐好像不高興,是不是有人欺負姐姐了?”
萱兒的聰慧池子陌是見識過的,但時隔這么久她還能記住自己不開心,那得多用心啊,池子陌差點淚流滿面,“……姐姐沒事,萱兒放心,沒人能讓姐姐不開心的。”
池子陌說完,萱兒倒是奇怪了:“姐姐這話,怎么同我哥哥說的一樣?”
啊?沈仲卿?他也說過這話嗎?池子陌忍不住問萱兒。
“恩!”萱兒用力點了點頭,“姐姐不開心,萱兒就偷偷告訴了哥哥,哥哥就說姐姐很厲害,沒人能令姐姐不開心!”聽到這些話,池子陌臉有些發燙,沈仲卿對自己有如此“高”的評價,她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
沈仲卿是在夸自己堅強嗎?還是在諷刺自己彪悍,又或者是覺得自己聰明?
“……不過哥哥讓萱兒轉告姐姐,若是姐姐真遇到了什么事,大可以去找哥哥!哥哥定會幫忙的。”轉告了沈仲卿的話,萱兒又有些不解:“姐姐,既然姐姐這么厲害。那還有什么地方需要哥哥幫忙呢?”
池子陌頓時一頭黑線,我不是萬能的小叮當好不好!
好在此時已經到了門口,沈氏催促萱兒上車。池子陌不用再回答萱兒的問題了。
“姐姐,這是我們的小秘密,你不可以告訴別人哦!”最后萱兒又囑咐池子陌。
池子陌失笑,我還希望你守口如瓶好不好,你反而叮囑我來了,不過她很快便想明白著一定是沈仲卿同萱兒的約定,現在萱兒用到自己頭上了。
池子陌鄭重地點了點頭。之后目送著戀戀不舍的萱兒漸漸遠去。
送走了沈氏,池子陌又回到了方氏的屋內。
此時的屋內靜悄悄的。孩子已經睡熟,方氏將丫鬟們打發得遠遠的,這才悄聲同池子陌說道:“你爹剛才來過了,說你祖父給孩子起名叫池子晨。你祖父說這個孩子來得不易。像是晨光,將所有陰暗都驅散了!
娘明白你祖父的意思,既然孩子沒事了,他希望此事就此罷休。”
方氏悵然,但又不好在女兒面前表露出來,她已經欠女兒太多了,不能再讓女兒操心!不過自己有此一個女兒,她還有什么不滿足呢?
“娘,您說就算了嗎?”池子陌不發表意見。而是直接問方氏。
“娘……!阿陌,娘不甘心!娘差點就沒了命,子晨還有你!娘差點就見不到了。娘只是希望你們平安長大,娘別無他求!可總有人不想咱們好過……”
“娘,爹答應我會找出兇手的!但我不太相信爹,對于那些人我們不能再姑息了。您說我們都讓了多少了!忍讓到現在娘又差點送命,而我們甚至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作怪!”池子陌恨恨地說道。
方氏沉默了一會兒,像下定了什么決心之后。對池子陌說道:“阿陌,娘也不信你爹能查出什么了。這件事就讓娘來查吧!你不用擔心,為了你和子晨,娘一定不會再有事的!”
方氏自己能振作起來,池子陌比什么都高興,她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池子陌相信方氏出手也定能查到一些東西,不過她自己是不會放棄的。
“娘,您要答應女兒,無論您查到了什么,都讓女兒知道,女兒真的很想知道,是什么人如此喪心病狂,一次又一次地害咱們!”
方氏憐愛地摸了摸池子陌的頭,愧疚地說道:“阿陌,真是委屈你了!”
池子陌順勢將頭靠在方氏的手臂上,享受這她的輕撫,平靜地說道:“娘,女兒不覺得委屈!”話里全是滿足,現在她有了弟弟,方氏有了兒子,她們的隊伍壯大了,越來越溫馨了。
方氏眼角含淚,突然想起自己中毒突然好了的事,便又問了池子陌。
池子陌自然又將對池修華的那套說辭拿出來說了一遍。
“……還真是機緣巧合啊!沈公子真是咱家的大恩人!”方氏又感慨了一番。
“剛才,沈姑奶奶還來看我,也就是咱們阿陌有福氣,能結實到那樣的人家,娘也跟著阿陌沾光了!”
方氏感慨一會兒,池子陌見她面露疲色,便提出告辭。
方氏知道池子陌也沒休息,便讓她回去睡一會兒,就在這時琴兒卻是面露難色地進了屋。
“夫人,小姐,那個如霜姨娘非要進來給夫人賠罪!”
如霜姨娘!?這么快就被池修華放出來了?
池子陌只不過敷衍了一下池修華說自己相信他,他還就當真了?現在池府里知道這件事的主要任務人已經被處理了,但難免有些風言風語,雖說高層下了進口令,但如霜姨娘不好好呆在屋里等風聲平靜,反而跑這里蹦跶什么?
池子陌不明所以,看著同樣一臉疑惑的方氏,方氏雖然疲憊,想了下還是讓如霜姨娘進了屋。
“夫人!奴婢是冤枉的!奴婢沒有下毒還您!請夫人明鑒!”一進屋,如霜姨娘便跪在了地上,不停磕頭喊冤。
池子陌一看,她的額頭已經磕破了,臉變得更白了,雙眼紅腫,看起來十分狼狽,那里還有半點平時高冷的樣子?
對著如霜姨娘我見猶憐的樣子,池子陌冷笑道:“姨娘說笑了不是嗎?我娘遭了這么大的罪,受了這么多委屈,她還什么都沒說呢,你倒在這里叫屈了!”
聽了池子陌的話,如霜姨娘明顯一愣,臉瞬間就變得通紅,仿佛受到了多大的委屈,簡直就要暈過去了!
就在她還要繼續說什么的時候,池修華突然從外面進來,看見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帶雨的如霜姨娘,面露不耐煩,冷冷說道:“你怎么來了?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嗎?要你老老實實呆在屋里,不要來打擾夫人,看來你根本沒把我的話聽進去!”
池修華如此不給如霜面子,她自己可能也沒想到,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
池子陌不由得暗暗稱奇,每當自己覺得她的臉已經很白的時候,她的臉就能變得更白!這如霜的白臉也太有可塑性了吧?
有池修華在這里當惡人,方氏也樂得做鴕鳥,干脆一閉眼裝寐了。
“奴婢不想打擾夫人!可奴婢覺得冤枉,外面都在傳夫人是和了奴婢送的湯中了毒,奴婢怕夫人誤會,特來解釋……”
即使池修華如此冷言相對,如霜依舊不肯離去,還是要強調自己是無辜的,池子陌有些無語。
“誰告訴你夫人中毒了!你若是亂說,小心我不顧情面將你趕出去!”這下池修華炸鍋了,他再三禁止大家再提這件事,可這個如霜全然不理自己,還說的如此理直氣壯!
池子陌暗笑,如霜想當貞潔烈女,沒想到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池子陌見池修華派人將如霜趕了出去,也提出離開回去休息了。
方氏沒有留池子陌,池修華則是申請復雜地看了一眼她,池子陌心里明白自己和池修華是越來越尷尬了。
不過她也無所謂,對于池子陌來說,多出來的這個爹簡直就是累贅。
自從方氏生了孩子后,池子陌覺得日子簡直就是在飛速而過,她每天都會去方氏那里幫著看子晨。
子晨越長越壯實,白白的皮膚,大大的眼睛,藕節兒似的胳膊腿兒,每次池子陌都恨不得咬上一口。
子晨也十分喜歡池子陌,每次她去,子晨好像都有感應似的,就會用他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盯著池子陌看,之后就很高興地用力蹬著他那兩條小胖腿兒。嘴里還咿咿呀呀地,有時候還會吹幾個泡泡,每次一看到他池子陌的心都要化了。
子晨長得好,池子陌知道同空間有關系,所以她每天都會偷偷給子晨喝一點空間的水,空間誰好像對小孩子的凈化功能更強,子晨才半個月的時候,變化就可以用脫胎換骨來形容了。
總之他就是一個健康聰明漂亮的寶寶!
池子陌努力回想前世關于自己所知甚少的關于嬰兒啟蒙的知識,每天都會對著子晨唱會兒歌,給他講故事,陪他說話。
沒到這時方氏都忍不住笑池子陌:“阿陌,你弟弟還小,他還聽不懂你說什么呢?”周嬤嬤也跟在身邊笑著附和,“是啊,小少爺還小呢,還要等他再長大些才能說話呢,到時候就可以和小小姐一起唱歌了。”
“不過咱家小小姐可真有耐心”周嬤嬤又感嘆道:“小少爺還未出生的時候,小小姐就陪著唱歌,講故事……”池子陌一頭黑線,那叫胎教好不好!
想到這,池子陌就很無語,在現代被稱作胎教的東西,在古代就變成了笑話,周嬤嬤她們常以此來取笑她,搞得池子陌很無奈。
每到這個時候,方氏就會看著池子陌笑得一臉幸福,于是池子陌就釋懷了。(未完待續)
第一百一十七章 孽緣再續?
很快的池子晨便滿月了,池家自然是大肆操辦,連一向主張節儉的池老太爺也都沒反對,他也高興壞了!
所以子晨滿月這天,來了不少人。沈氏因為有事沒能來,托人送了一份厚禮,所以萱兒也沒能來。
池子陌聽說萱兒因為不能來撅了好幾天嘴,一想到那個軟糯的小姑娘撅嘴撒嬌的樣子,池子陌的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