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嫡星高照-第17部分

一抬頭,死死盯著他,臉上已有晶瑩的淚珠劃過。
阿陌?那熟悉的聲音在呼喚自己,但是卻已是不再叫她陌陌了。
對啊!自己這是怎么了?不就是突然想起從前的生活了嗎?那又如何,自己已經是古代的池子陌了,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態呢?
強壓住紛亂的思緒,復雜的情緒,池子陌坦然面對林程遠,隨即展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對他甜甜說道:“這里真美,不是嗎?!”
得到了這個答案,林程遠啞然失笑,他還以為這個小姑娘是受了什么委屈,沒想到她竟是對著美景落了淚!
她還真是個奇怪的小姑娘,林程遠發現自己越來越猜不透她的想法了。從她對自己的喜怒無常,到成為救了自己的無名英雄,再到為眼前這個為美景濕了眼眶的小丫頭,她的心路歷程還真是無跡可尋。
第八十章 邀約
林程遠忍不住去關心池子陌,但此時見她已無事,林程遠不知為何有又些淡淡的失落。
從宜安到大荒山,短短三天的路程,他覺得自己已經習慣了遠遠注視著她,而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走到她身邊,卻只得感嘆機會流失得太快,自己已無借口呆在她的身邊。
“景美,人也美!”林程遠輕輕對著池子陌說了這么一句話,之后便扭頭就走了,留下池子陌一臉錯愕地望著他離去的方向,好半天都沒想明白他在說誰美。
池子陌是不會想到林程遠那句“人也美”指的自己的。
對于一個很有自知之明的“成**性”來說,豈能被一個男人隨便的一句話就迷暈了?客觀來說,她的長相無論怎么算,都只能稱作為尚可,最多可以歸類為清秀。就算有空間的滋養,那要變成為美女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對于林程遠稱贊為“美人”的,池子陌看來看去,也就覺得離自己不太遠的池子君可以算得上。
一定是林程遠剛站在自己對面,一抬頭正好看到了站在自己前方的池子君,于是“情不自禁”地贊嘆了一句“美人”!
想到這里,池子陌忍不住腹誹了林程遠一句,覺得男人好/色就是天性!
天見可憐!要是林程遠知道池子陌此時的想法,定會口噴鮮/血,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
這個小插曲很快便過去了,池子陌便隨著趙氏和阮氏一同進了莊子里。
池府在大荒山的莊子并不是很大,每人不可能有獨立院子,所以池子陌很自然的便同池子靜還有阮氏住到了一個院子里。對此池子君并無異議,趙氏同池子娟一個院子,最后她便同池子楠還有戴姨娘住在了一個院子里。
一切安排妥當了以后,阮氏便和趙氏商量著給溫家遞帖子去,因為溫家只是在林家的周旋下才邀請了池子君一個人前來,而池家現在一下子來了這么多人,所以怎么也得讓溫家知道一下。就算她們不打算邀請池家人一同游玩,但池家的禮數還得做到。
很快,溫家便回了帖子,對池家的到來很歡迎,并邀請池家在休息一天之后再相聚。趙氏同阮氏并無異議,但阮氏卻對溫若瀾下的帖子犯了難。
溫若瀾知道池子陌也來了大荒山,十分高興,便邀請池子陌在第二天陪她游山!本來池家有機會討好溫家,已是求之不得的,但不知池子娟如何得知了這事,便央求趙氏讓她也一起去。可這溫家下的帖子,趙氏也做不了主了,然后她便又去找阮氏,想讓阮氏同池子陌說說,帶上池子娟一同前去。
阮氏自然是不樂意開這個口的,但無奈對方是自己的嫂子,自己也不好太不給她面子,只得先應承下來,打算找到機會后再慢慢同池子陌商量。
“……三伯母,如果我不能帶子靜姐姐同去,您會不會生氣?”得了知事情來龍去脈的池子陌,問了阮氏這樣一個問題。
阮氏聽了池子陌的話,先是一愣,繼而又笑了起來“傻孩子,我怎會生氣?溫家下帖子,表明請的就是你一個人,若硬要你帶上子靜,也不合時宜,我豈能不明白這個道理?”
“這不就結了?”池子陌松了一口氣,她有何本事逆著溫家,將自己家中的姐姐帶去?但她還真怕如果池子靜不能跟去,阮氏會不高興。現在見阮氏如此通情達理,她心中十分感動,用亮晶晶的眼睛看著阮氏,笑得越發真誠:“子靜姐姐都不能去,二伯母如何叫您說服阿陌帶子娟姐姐去?”
猶豫了下,池子陌又繼續說道:“……那帖子是溫家下的,子陌也不敢隨意帶人,要不子陌就推脫身子不舒服,也不去了吧。”
池子陌說的是真心話,她還真不想去了。她來大荒山的目的,本來就是想看池子君要做什么幺蛾子,現在她先跟著人家跑出去了,萬一池子君在此期間做了什么事,自己也不會知道了。
“那怎么能行!”阮氏一把拉過池子陌,將她擁入懷中,這孩子懂事得讓她心疼。在池府,她就處處受制,事情做得再好,婆婆也不會高興,但那時自己說話又不算數,也幫不了她。現在自己可以做主了,豈能再讓她受委屈?
想到這里,阮氏反而不覺得為難了,她慈愛地沖池子陌說道:“你就放心的去吧!三伯母會解決問題的。”
池子陌見阮氏語氣真誠,不似作假,心里更是滿滿的感動。
對于穿越以來,為數不多的對自己關心的人,池子陌是十分珍惜的。人這一生,無論是誰都很難得遇到幾個真正為自己好的人,所以今生能收獲這些,作為一個前世是孤兒的池子陌,已經太滿足了!
同阮氏親親熱熱說著話,池子靜也從外面回來了,當池子陌對不能帶她一起去赴溫家的約表示愧疚時,池子靜不以為意地表示了無所謂。之后池子靜卻問起了阮氏另一件事:“娘,剛才女兒遇到九妹妹,她問女兒知不知道溫家人邀請林家來做什么?”
“這,還能做什么?不就是在莊子上小住幾天嗎?”阮氏有些奇怪,這還有什么看不明白的?
“對呀,女兒也是這樣說的。但女兒想著,九妹妹在林大夫人那里那么受寵,在來的路上,林大夫人一直拉著九妹妹說話,所以女兒想著九妹妹是不是從林大夫人那里聽到了什么消息這才想著問咱們知不知道的?”
聽池子靜說的這些,池子陌突然想到,池子君非要來這里,是不是沖著溫家呢?
“哎呀,對了!”池子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驚一乍地對池子陌說道:“阿陌,你見到若瀾姐姐,問問她是什么事不就得了?她一定會知道的!”
池子陌好笑地看著池子靜,都是一群女眷,溫家還能有什么事,無非就是賞花游玩,大人們聚在一起說一說家長里短,再或者是相看什么人罷了。
-----
抱歉,發的晚了!這兩天事情太多,趕著寫也寫不完。本以為今天會拖到更晚,但還好及時發上來了,以后會盡量早些的!
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
第八十一章 游玩
不過若是相看什么人,也用不著興師動眾跑這么老遠啊,所以池子陌還真猜不到了,于是干脆笑著點頭答應了。
二人又陪著阮氏說了一會兒話,這才告退分別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心中有事,池子陌雖輾轉反側,倒也勉強睡著了。第二天芍藥叫她起床的時候,她有些沒睡醒,賴在床上不想起來。
芍藥便有些急了:“我的好小姐!您快起來吧,今天赴約怎么也得打扮一下再出門吧?”芍藥在那里聒噪個沒完,池子陌便有些心煩,讓芍藥出去換映兒伺候自己,芍藥只得無奈的退下了。
映兒進來后,池子陌已經起來了。映兒便忙上前服侍池子陌梳洗,就在這時,池子陌對映兒吩咐道:“今兒我就不帶你出去了。”
映兒立即恩了一聲,臉上并無不悅的神情。
“……留你在家,是有事情想交代你!……幫我看著點我九妹妹!”
聽到這,映兒才吃驚的問池子陌:“九小姐又想干什么?……”
映兒不是傻子,晨光寺的事情她大概已經猜出一些了,她覺得池子君太過分了,若不是池子陌再三禁止她說出去,她真是忍不住想把這件事告訴方氏。
所以此時一聽池子陌要自己盯著池子君,映兒便忍不住警惕起來。
“我也不知她想干什么!所以才讓你盯著。”見映兒一臉的緊張,池子陌即好笑又感動。
“恩!小姐您就放心吧,奴婢一定會盯好九小姐的。”映兒鄭重其事地回答道。
噗嗤一聲,池子陌實在忍住不,還是笑了出來:“你也不用這般緊張,許是我想多了。”
這時映兒也發覺自己有點兒嚴肅過頭了,便不好意思地紅了臉。
時間已剩不多,池子陌沒再多交代映兒什么,便帶著芍藥赴約去了。
上了馬車后芍藥見映兒沒跟著去,心中十分得意,以為池子陌更看中自己,連帶著也飄飄然起來。
池子陌冷眼旁觀,心中無奈,這個芍藥,自己時不時就得敲打一下,不然她就會翹尾巴。
“芍藥,這次赴約十分重要,你可得警惕這些!”想到這里,池子陌還是開了口。
芍藥聽池子陌這么一說,突然意識自己得意忘形了,也嚇了一跳,頭上冒出一陣冷汗,恭敬地說了一聲是便臨危正坐,不敢有別的表情了。
池子陌滿意地看了一眼芍藥,也不再多言,閉目養神起來。
馬車沒走多久,便到了溫若瀾同自己約定的地方,池子陌一眼便看到了林程碧。
“碧兒姐姐,你也來了!”欣喜之余,池子陌有些吃驚,因為她沒看到林程倩。按理來說,溫若瀾應該同林程茹林程倩關系好些,她怎么繞過那兩人,偏邀請了林程碧?
不過這個問題并沒疑惑多久,在溫若瀾到來的時候,池子陌便得到了答案。
在池子陌到了沒多久,溫若瀾也來了。幾人寒暄過后,溫若瀾便笑著看著眼前同樣眼里有疑惑的二人解釋道:“……山上有個莊子,景色十分不錯。我們還可以在莊子外走走,我想著你們二人比較投緣,我又比較喜歡阿陌妹妹,便只叫了你們兩人。”
溫若瀾直言不諱,意思是自己想請的人是池子陌,林程碧只是作陪。
池子陌聽了溫若瀾的話,有些汗顏,知道自己是托了空間的福,才得以入了溫若瀾的發言。心虛之時她又扭頭看了一眼林程碧,見她臉上并無異色這才放下心來。
殊不知林程碧此時心里正得意著呢,她自然還是為自己的眼光好而洋洋自得,全然不為自己是作陪的而惱怒。
就這樣,三人又換了溫家的馬車繼續往半山溫家的別院里駛去。
池子陌和林程碧有些微微緊張,所以車內氣氛并不熱絡。
不得不說溫若瀾的確是八面玲瓏,心思細膩,此時見她二人并未說話便笑著說道:“我家別院附近有個湖,一會兒讓下人打了魚,我們一起在湖邊烤魚吃!”
聽溫若瀾這般說,池子陌知道她定不是第一次干這些事。這樣一個大家閨秀,居然也可以生活得如此肆意,想到這看她更加欣賞溫若瀾了。
而林程碧絕對未曾體驗過這樣的生活,全然忘記了得意,一臉驚奇地看著溫若瀾,想聽她接下來會說些什么。
果然溫若瀾又接著說道:“別院附近的景色也十分好,到時我帶二位妹妹好好玩玩!”
“太好了!”溫若瀾話音剛落,林程碧便忍住不放大了聲音說道!
池子陌見一聽到要游山玩水,一向有些內斂的林程碧竟然變得如此激動,自己也不好表現得太波瀾不驚了,便也學著林程碧的樣子,佯裝激動得叫出了聲。
溫若瀾含笑著看著眼前的兩個自然而不做作的小姑娘,內心同樣十分欣喜。她外表看起來溫柔可人,知書達理,骨子里卻是個桀驁不羈的性子,所以常常偷著做一些有悖閨秀標準的事。
當然在溪邊烤魚并不過分,即使是這樣,她的一些好友也嫌有**份并不愿這樣做,還常常勸她要收斂,哪里有人像眼前這兩個小丫頭一般毫不掩飾地表達自己的欣喜?
于是溫若瀾越看池子陌二人便越覺得欣賞了。
馬車很快便駛入了溫家的別院,幾人先進去稍作休整后這才又一起出了莊子。
溫若瀾說得沒錯,她家別院周圍的景色的確別致,山是青色的,那種青翠的綠色是現代污染過的環境里絕沒見過的!
又走了不久遠遠就能看到碧藍色的湖水了,那水的顏色雖沒有空間里的看起來藍亮,但也算十分漂亮了。湖周圍開著不少野花,各種顏色的花一直開到了很遠的地方。山間還不是傳來鳥叫的聲音。
池子陌呼吸著山里清新的空氣聞著花香,看著眼前的美景,聽著蟲鳴鳥叫的聲音深深陶醉在其中!
林程碧同樣無法自拔,從未見過如此美景的她比池子陌更加覺得震撼!
第八十二章 大荒山好聲音
突然間,溫若瀾和林程碧耳邊響起了悠揚的歌聲,原來是池子陌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在現代時她非常喜歡的一首歌謠。
青山一排排呀/油菜花遍地開/騎著那牛兒慢慢走/夕陽頭上戴
天上的云兒白呀/水里的魚兒乖/牧笛吹到山那邊/誰在把手拍……
聲音剛落,池子陌已是淚流滿面,她索性也不擦掉它,任由淚水肆意流淌。
就讓自己放縱這一回吧,在這人煙稀少的大荒山上!在這搞不清時代的異世!在前路布滿荊棘未知的旅途中!在愛恨情仇都被拘束了的所謂的古代中!就讓自己這樣想哭就哭想唱就唱這一回吧!
哭完了唱完了,自己還得繼續往前走!哪怕前路艱險,自己還是得生活,不管在哪都是活著,而不論怎么活,人生中總會充滿喜怒哀樂和各種困惑!所以活在當下,當下活得幸福滿足才是最重要的吧?
其余的過往,渺茫的未來,就讓它隨風飄走吧……
池子陌在這里感懷身世,卻徹底驚呆了溫若瀾和林程碧。
她們沉靜在池子陌優美的聲音之中,見她又是唱又是哭的,不知為何一點都不覺得唐突,反而覺得此時的池子陌非常美,簡直與這自然美景融合到一起。
而她們沒想到的是,在溫家別院中,有四個男子也同樣沉靜在這悠揚的歌聲中,聽得如癡如醉!
如果此時池子陌見到的話一眼便能認出其中的兩人便是林程遠和沈二公子,其余兩人一人是從京里來的,還有一人便是溫若瀾的哥哥溫若謙了。
在場的幾人都沒發現,沈二公子比他們聽得更入神,此時他微紅了眼眶。他覺得她的歌聲就是那傳說中的天籟吧,如翠鳥彈水,如黃鶯吟鳴,暖暖的,流進了他得心田,令他無法自拔。
而另幾人則聽得嘖嘖稱奇,都起了要去看看是誰在唱歌的心思。
池子陌沒想到自己的歌竟然唱得這樣好!不過她并不意外,自從喝了空間神水后,她便覺得自己的音聲比原主的好聽多了,這應該是被神水凈化過的。
“阿陌!你唱得太好了,聲音有如天籟!”林程碧由衷地贊嘆道。
“對!子陌妹妹,我今天可不虛此行啊!真沒想妹妹竟有這種才藝!”
林程碧和溫若瀾同時夸贊池子陌,令她更加不好意思了。
“只是妹妹,這曲子你是從何處學來的?我好似從未聽過,怎會如此美妙?而詞雖簡單,卻十分有意境!”
溫若瀾自詡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也算聽過不少名曲,可她從未聽過如此簡單而直擊人心的曲子。
池子陌頓時狂汗不已,她這一肆意可不要緊,問題是自己卻無法解釋著現代童謠的來歷了。
“是我在寧源時,無意間同鄉下的婆婆學到的!”慌亂中池子陌滿口胡謅,隨便解釋了一下這首曲子的來歷。
好在溫若瀾也聽說,民間出現許多好的曲子,倒也不疑有它,而林程碧自然是池子陌說什么她便信什么,所以池子陌倒也輕易過了關。
“好了,不說我了!”池子陌笑道:“若瀾姐姐,您說的烤魚呢?”
“就是就是,你看子陌妹妹的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林程碧也來湊趣兒。
溫若瀾這才想起自己還沒讓下人打魚呢,于是便沖著池子陌嗔怪道:“都是子陌妹妹,若不是唱得那樣好聽,我豈會忘了這等大事?”
溫若瀾佯怒,池子陌自然配合著伏低做小,一番插科打諢之后溫若瀾便將遠遠站著的丫鬟叫過來,吩咐她安排打魚。
這時池子陌突然想起自己空間茶葉粉調料,便提議道,要不咱們自己烤魚吧!
“子陌妹妹會烤魚嗎?”溫若瀾十分驚奇地問道。
池子陌前世倒也在網上查過烤魚的做法,在家也曾嘗試過,不好吃但也不難吃,但她可不想自己太過扎眼了,便含羞道:“不會,但見下人做過。”
“阿陌,見過豬跑和吃過豬肉可不是一回事啊!”林程碧突然來了這么一句。池子陌頓時汗顏,但溫若瀾卻先是一愣,隨即便大笑起來!
這時林程碧也覺得自己這話說得可笑,便也忍不住笑了起來,笑著笑著還不忘愧疚地看一眼池子陌,令池子陌更加哭笑不得。
三人笑鬧夠了之后,溫若瀾對池子陌的提議還是比較動心的,便吩咐下人們將魚收拾好,她們親自動手烤。
古代調料單一,但架不住魚肉質鮮美,天然的味道是什么都比不過的,所以在三人的一番手忙腳亂之后,火上的魚已經漸漸冒出了香味。
池子陌趁著她們不注意,偷偷在自己的烤魚上撒了點茶葉粉,她就是想試驗下,因為她記得有一次熬湯時自己放了點這茶葉粉,沒想到不僅沒出茶葉味,反而將湯味提升不少。
果然,放了茶葉粉的烤魚,香味明顯比沒放的要濃一些。
“阿陌的手真巧!”林程碧聞到了香味,忍不住贊嘆道。“我聽說你和子君她們同時用一樣的材質做點心,你做的就比別人的好!”
林程碧自然是得知了廚藝大比拼的事,才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你先,現在咱們用一樣的料,你的魚就比我們的香!”說到這里,林程碧也忍不住好奇了。
聽林程碧如此說,池子陌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本意并不是要同她們比拼的,放茶葉粉純粹就是個試驗,再加上她并沒放多少,沒想到效果會這般明顯。
池子陌不好意思說話,溫若瀾卻替她解了圍:“你也不看看子陌妹妹烤得多認真,哪像你一樣,一邊烤一邊東張西望的。我聽說,用心做食物的人,做出的東西就比別人的好!”
溫若瀾這樣說,林程碧便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連說自己也要用心烤,說完還真一心一意地烤起魚來了。
池子陌突然發現,溫若瀾對待親近要好的人,說話特別直接,從不拐彎抹角,又想到那天在宴會上她對待那些千金時的八面玲瓏,知道她定是把自己和林程碧當成自己人了,頓時覺得十分感動。
第八十三章 八卦的帥哥們
而林程碧似乎也想到這點了,臉上露出與有榮焉的表情。
這邊三個女孩在認認真真烤著魚,所以連不遠處走來幾個人都沒發現。
而走來的那幾個人,聞著陣陣魚香,也不由得嘖嘖稱奇。
“溫兄,聞著這香味,我怎么覺得自己餓了呢!這可不是你們溫家的待客之道啊!”京城來的人一臉玩世不恭地看著溫若謙。
溫若謙倒也不以為然,斜睨了一眼京城公子,不冷不熱道:“你算是客人嗎?”
那人一聽這話,頓時為之氣結,不過立馬換了表情,一臉親切地對溫若謙說道:“既然你妹妹都準備好美食了,我卻之不恭了。”
對于京城公子的自來熟,溫若謙根本懶得回應,林程遠卻笑著說道:“蕭兄,你臉皮倒夠厚!那邊可是幾個小姑娘!”
那位被稱為蕭兄的京城公子倒也不以為忤,臉上的笑容更勝,“我眼里沒有小姑娘,只有烤魚!”說完不再理會身旁幾人,徑直朝池子陌她們走了過去。
當他走到池子陌面前后,在池子陌還沒反應過來的情形下便順勢將池子陌手中的烤魚奪了過去,放到鼻子前聞了一下,之后深吸一口氣嘖嘖道:“好香的烤魚啊!小姑娘手藝不錯嘛!”
池子陌不妨,手中的烤魚被人奪走,頓時有些發蒙。待她反應過來抬頭一看竟是一個陌生的男子拿著自己烤好的魚,居然還恬不知恥地夸自己的烤魚香,頓時怒火中燒,猛地從地上站起來伸手就要奪回自己的烤魚。
但無奈自己個子比那人矮了許多,烤魚是奪不會來了,但她又不甘心,便惡狠狠地踩了那人一腳,之后迅速的跑到了溫若瀾的身邊。
池子陌可不傻,這里是溫家的地盤兒,能在這里撒野的人定是溫家的人,自己一時沉不住氣踩了那人,最后還得讓溫若瀾幫著自己善后。
池子陌那一腳可是使了全力的,所以還真踩痛了蕭公子,只見他胳膊一揚便將手中的烤魚丟了出去,之后雙手抱著那只被踩痛的腳,單腳在地上跳來跳去,嘴里還嚷嚷著:“踩死我了!這是那里來的野蠻人!”
“你死了嗎?!瞎嚷嚷什么?”池子陌站在溫若瀾的身邊,頓時有了底氣,怒視著叫得夸張的陌生公子,冷冷問道。
蕭公子沒想到池子陌不僅會動手,嘴上還不饒人,頓時為之氣結。但又看到池子陌身邊站著一個大美人兒,同樣怒視著自己,怕給美人兒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也就不敢太囂張了,便怏怏地熄了聲。
此時她們都沒注意到,那個被丟掉的烤魚已經到了沈二的手中。
“剛才是你在唱歌嗎?”兩只手分別拿著竹簽的兩頭,沈二也深深聞了一下烤魚,又面無表情地問池子陌。
池子陌見過沈二,知道他是林程遠的朋友,但她此時已經被這兩個莫名其妙的男人激起了熊熊怒火,一個是無賴,無恥地搶走了自己的烤魚!另一個板著死人臉,問是不是自己唱的歌,可這關他什么事,難道自己欠他錢不成?
冷哼一聲,池子陌強壓住怒火,扭頭看向別處,并沒有理會沈二。
沈二卻有些莫名其妙,他覺得自己并沒有惹這個小姑娘啊!看來圣人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這話太對了。
林程遠突然聽到沈二追問池子陌是不是唱歌的人便知道沈二可能聽出什么了,他一想到剛才那天籟般的歌聲竟有可能是池子陌發出的,內心就覺得一陣悸動
“子陌妹妹,剛才的歌聲猶如天籟,真是你唱的嗎?”不由自主的,林程遠也開口問池子陌。
從前的周偉從未此認真地看過池子陌,所以此時當林程遠用那雙星眸緊緊盯著池子陌時,池子陌覺得他好似在用那千年古木狠狠地撞擊著自己好不容易才關上的心門,前世的種種又瞬間癡纏回來,令她痛不欲生。
強忍住淚,池子陌扭頭看向遠處,她不能再讓他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林程遠見池子陌并沒有理自己,倍感失望,他以為她救了自己,會對自己與別人有所區別,沒想到她甚至都沒多看自己一眼。
溫若謙看到自己一行四人,有三個人都折在了池子陌手下,突然就覺得這個小姑娘還挺有意思的。但他溫若謙可是**倜儻翩翩公子,而且以才智著稱,所以他豈能陷自己于同那三人一樣的境地?
于是溫若謙曲線救國,轉而看向自己的妹妹,含笑問道:“瀾兒,到底是哪個姑娘,你直接告訴我們便是,快別折磨這兩位公子了。”
“這……”溫若瀾遲疑了,按理說這也不算什么要緊事,自己哥哥即然問道自己,自己斷然沒有拒絕他得道理。可剛才那兩個公子都親自問過子陌,子陌都沒有回答,這明顯就是表示子陌并不想讓別人知道那歌是她唱的,這樣自己倒也不好拆她臺了。
這邊林程碧見池子陌對自己大哥哥愛理不理的,內心同樣十分失望,她原以為阿陌會對哥哥有所不同的,沒想到……
池子陌看到自己一時興起唱的歌,現在給自己惹來這么多莫名其妙的人和麻煩事,倍感無語,又看到溫若瀾和林程碧那為難的神色,知道她們是誤會自己不想讓別人知道那歌是自己唱的了,內心十分感動,于是便沖著那三人開口道:“是我唱的又怎樣?!”
說完站直了身子,頭抬得高高的,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看著那三個八卦的男人!
對!池子陌就是覺得他們很八卦!
別看他們一個個人模狗樣,說好聽點就是長得玉樹臨風,一副翩翩公子的樣子,卻是對這些細枝末節的東西抓著不放,刨根問底的架勢不是八卦是什么?
蕭公子被池子陌這可愛的樣子給逗樂了,顧不得美女在旁,便開始沒正行地調侃起池子陌來:“唱的不怎么樣,脾氣還不小,你是哪家的小丫頭?”
第八十四章 荒山湖邊烤魚
這蕭公子話音剛落,沈二同林程遠便異口同聲地說道:“果真是你唱的?!”那語氣里充滿了驚奇。
池子陌也懶得再搭理他們了,她覺得今天太晦氣了,一定是自己出門沒看黃歷,才惹上了這些人。
“是子陌妹妹唱的,大哥哥又什么問題嗎?”見他們一再追問池子陌唱歌的事,林程碧也覺得奇怪了,忍不住開了口。不過這幾人已經完全忽視了那個找茬兒的京城公子的存在。
林程遠也感覺到自己的失態,此時林程碧問他話,正好也算替他解了圍,于是他便笑道:“自然是沒什么問題的。不過是我同沈二哥都十分喜歡剛才那歌,才發出這樣的感慨。”
“不光是你二人懂得欣賞,我同蕭兄也一樣陶醉其中!你說對吧蕭兄?”這時,一旁含笑看著幾人調侃的溫若謙也適時地開了口。
幾人正你一句我一句說得熱鬧,池子陌卻聞到一股烤糊東西的味道。再一看,竟是林程碧與溫若瀾二人的魚被烤糊了,她忙提醒她們。
因為這幾人來得太突然,林程碧她們竟然就忘了把魚從火上拿起來,眼見著好好一頓美食就這樣被毀了,林程碧的臉色也不好看了。被擾了興致,溫若瀾也有些不高興。
溫若謙見自己的寶貝妹妹溫若瀾變了臉色,暗道不好。他這個妹妹一向沉穩,舉止有度,十分會控制自己的情緒。但如果真讓人看出她不高興了,那也是很難將她哄好的。溫若謙也知道她是真不高興了便忙著想要補救。
“不如我們再去釣幾條魚,你們重新烤如何?”溫若謙故作沉穩地提出了解決方案。
溫若謙話音剛落,池子陌卻道:“若瀾姐姐,子陌覺得有些倦了,不如我先回去吧。”
溫若瀾見池子陌要走,也知今日是掃了小客人的興致,但她作為主人又不能馬上離去,正在猶豫之時卻聽林程碧突然開了口。
“阿陌,你陪著我吧!”在收到林程遠的暗示的目光后,林程碧便挽留池子陌。
林程碧可憐兮兮地看著自己,溫若瀾聽說自己哥哥要釣魚,又來了興致,池子陌也不好太過掃興,便勉強點頭同意留下了。
這樣便皆大歡喜,幾個男子也不耽擱一起去撈魚去,池子陌她們遠遠看著,聽著他們是不時傳來的笑聲,溫若瀾溫柔的聲音便在池子陌耳邊響起:“阿陌,你生我哥哥他們的氣了嗎?”
生氣?!開玩笑,這幾個都是官二代吧?自己有什么資格生他們的氣?巴結他們還來不及呢。池子陌苦笑著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并無生氣。
要說溫若瀾還真是玲瓏心思,在得知池子陌并沒有生氣后,便恍然猜出池子陌為何一臉悶悶不樂,“阿陌,你放心,這里都是我和哥哥的心腹,不會有人說出咱們和外男在一起的。”
池子陌聽了這話,差點吐血,我不是因為這生氣的好嗎?我是因為想躲避林程遠!不過溫若瀾的話也算給她了掩飾自己心情不好的一個借口。而且細想一下,溫若瀾同林程碧都有哥哥在身邊,就自己是單獨見外男,也算于理不合,于是池子陌干脆便默認了。
默認了溫若瀾的話之后,沈二便率先拿著他撈來的魚回來了,他十分自然地將魚遞給了池子陌,淡淡說道:“有勞姑娘了!”
池子陌在心中翻了幾百個白眼,并沒有伸手接魚。這個面癱男還真是臉皮比萬里長城拐彎兒還要厚,明明知道自己不待見他,卻還好意思讓自己烤魚!
池子陌沒動,沈二卻是又將魚往池子陌面前遞了遞,“放心吧,這魚我已經收拾好了,池姑娘直接放料即可!”說完,微微皺起了眉。
見沈二如此堅持不懈非要自己烤魚,池子陌又不想將自己的不高興表現得太過明顯,這樣反而顯得自己太過小氣。無奈之下她只得磨磨蹭蹭接過魚,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退一步海闊天空,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由于低著頭,她沒看到沈二微蹙的眉頭,若是讓她看到了,定不會接這魚的!
手里拿著魚,有些失神兒,池子陌又聽到了那個玩世不恭的聲音:“沈二那小子速遞倒是快!溫家妹妹,這魚你幫我烤了吧!我再去撈魚!”說完將手里的魚迅速放到溫若瀾手中,蕭公子也跑了。
原來他叫沈二,池子陌暗道。但池子陌有些奇怪,他雖看起來相貌普通,但氣場十分強大,不怒自威,總給人一種壓迫感,池子陌隱隱感覺,這幾人中,這個沈二應該比較有地位的。但為何大家卻這么隨意稱呼他呢?
心中納悶,手里動作卻沒慢下來,池子陌開始在魚上撒料,為了不再引人注意,池子陌偷偷在溫若瀾的魚上也撒了點粉末,這樣她們二人的魚上都飄出了同樣的香味。
不一會兒林程遠也回來了,他看到池子陌的火上已經有了魚,心中難免有些失望,隨手將魚遞給了林程碧之后林程遠又悶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