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嫡星高照-第16部分

同池子君親親熱熱地說起話來。
池子君見祖母讓自己送的東西有了效果,心里松了一口氣,想到祖母遞給自己人參時肉痛的表情,也感到了愧疚,但同時又為池子陌泛起酸來。
池子陌的心里只有方氏,而方氏的眼里只有池子陌。這兩人越看越像親生母女,而自己越來越像外人,難道那些傳言是真的?池子君不知不覺走了神兒。
“九妹妹,你真說動祖母讓我一起去嗎?”池子陌拽了拽正在發愣的池子君的衣袖,一臉關心的問道。
“恩,那是自然,你可是我親姐姐!我要是能去莊子上,還能不想著親姐姐你嗎?”謊話說多了,越來越自然,說到這里,池子君都覺得自己真的把池子陌當親姐姐看了,反而是池子陌,一直不領自己的情。
池子君越想越覺得委屈,竟沖著池子陌撅起了嘴,眼眶紅紅地埋怨道:“這次去莊子上機會難得,我心中惦記著姐姐你,想方設法也得帶著你一同前去,哪知你還不領情!”
第七十五章 不易
池子陌見她一臉哀怨,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有一瞬間的失神。她甚至懷疑在晨光寺做下那下作之事的人不是眼前這個乖巧懂事的九妹妹!
但可惜的是,愿望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池子陌深深地了解著池子君的為人,只能對她使裝模作樣的動機越來越懷疑,而且越來越反感這個人。
話再說多了也沒意思,池子陌隨意說了幾句話將池子君越演越烈的哀怨打壓下去,之后便提出去方氏那里。
池子陌要去莊子上,自然也得經過方氏的同意,池子君想到自己還有正事也就放棄了演戲。
于是各有心思的兩人,難得融洽的一起到了方氏的屋里。
方氏見姐妹倆手拉手走到自己面前,驚訝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特別是池子君,她都已經對池子君徹底失望了,沒想到她竟然自己轉變過來了。
池子君能想明白,方氏當然高興,她甚至是有些激動地分別拉著池子陌和池子君的手,一會兒看看這個,一會兒看看那個,眼里還含著淚花兒。
真是一片慈母心腸,池子陌暗暗嘆了口氣。
若不是池子君竟然動起了害自己的心思,池子陌倒真愿意不計前嫌的同她和好。
畢竟人活在這世上不容易,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不論在何種環境下,只要人有欲望,就會有或多或少的困惑,這是人的本能,也算是許多痛苦的根源!這都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池子陌覺得只要不是做出了傷天害理的事,那就應該可以寬容對待。比如水仙,即使是背叛了池子陌,但她本質上并不壞,池子陌也不介意給她一條出路。但池子陌并不是東郭先生,別人要害她性命,毀她聲譽,她還能當做什么事都沒發生,那就不叫善良,叫愚昧了!
正因如此,池子陌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和要陷害自己的池子君和解了!注定讓方氏失望,池子陌不是沒有愧疚的,想到這,池子陌微不可查地嘆了口氣。
屋內氣氛難得的融洽,池子君順便提出了要讓池子陌同自己一同去莊子上的事,方氏想也沒想便答應了。
“姐姐不放心娘,所以不愿意去!”池子君借機酸溜溜地說道。
方氏失笑,溫柔地看著池子陌問道:“娘都這么大的人了,你有什么好擔心的?你們都是愛玩兒的年紀,拘在家里做什么,和你妹妹一同去吧,路上多照顧著點她。”想到自己成親前過得那自由自在的生活,又想到自己不能陪著女兒一起去,方氏不免有些遺憾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嘆了口氣道:“要不是因為這個小家伙,娘都想著同你們一起去呢!”
既然方氏都開了口,那這事也就算定了下來,池子陌聽說池子寧知道她要去后,氣得差點摔了杯子。不過最后池子寧還是決定一起去了!
不論之前鬧得怎樣的不愉快,真正決定出門了,女孩子們的心也都跟著充滿了期盼。
因為池子寧的一番折騰,池家的女孩子都有機會一起去莊子上,這下池子寧可得意了,她覺得大家都得感謝她。
林氏因為家里的事多,也可能是生娘家的氣,所以不陪著一起去,所以池老太太便讓趙氏和阮氏帶著孩子們去。
好在大荒山離得不遠,也就幾天的路程,而且林家派人來通了氣,說是要同池家一起上路,所以阮氏倒也沒什么負擔,池子靜更是樂壞了。
“……八妹妹,你說咱們最近是走什么運了?怎么感覺天天都能出門啊?!”池子靜的臉上滿是歡愉!
深宅大院兒的女人們不容易,各種束縛下令她們常年都得悶在那四角的天空下,所以池子靜對于最近有機會頻繁外出表現得十分滿意。
“還不是從這個院子到了那個院子,出去有什么好?”池子陌心里想著,你是沒見過什么是真正的自由,自己所處的那個時代,女孩子們穿著吊帶,超短褲到處旅游!到了海邊更是穿著泳裝在沙灘漫步或者在海水中嬉鬧。如果這樣的場景被你們看到了,還不得驚訝死了,池子陌在心中腹誹道。
“八妹妹此言差矣,能從一個院子到另一個院子就不錯了,這你都不知足?你想干什么呢?”池子靜對池子陌的消極十分不滿,她以為能去莊子上,池子陌會和自己一樣興奮的,沒想到池子陌卻是這樣一個要死不活的表情。
“話不投機半句多!”池子陌沖著池子靜吐了吐舌頭,表示不愿意繼續這個話題。
池子靜倒也不惱,琢磨了一下,便神秘兮兮的對池子陌說道:“八妹妹,九妹妹這么撲著喊著要去莊子上,也不見得是件好事呢!”
“哦?”聽池子靜提到了池子君,池子陌來了興趣,“快說,你又聽到什么消息了?”
也不是什么消息,就是覺得二伯母很高興啊!你娘不能去,沒人沒人照顧九妹妹,二伯母若是想讓四姐姐在林家出風頭,也不是沒有機會。
池子靜還真把池子君池子娟想成情敵了嗎?池子陌覺得有些好笑,人家林程遠還不知道什么態度呢,池家這幾個卻都躍躍欲試了。
池子陌興致缺乏,池子靜也沒多留,沒一會兒便離開了。
池子靜走后,芍藥也同池子陌八卦起來:“小姐您知道大夫人這次為何不去莊子上嗎?”
“你又從你三姨那里聽到了什么?”池子陌覺得丫鬟們八卦點也挺好,就像自己封閉生活中的“娛樂報道”。
“這次不是奴婢三姨告訴奴婢的!是奴婢去找蘿兒時聽說的。”
“蘿兒?”聽到這個陌生的名字,池子陌努力回想著,發現沒什么頭緒。
“哦,奴婢忘了告訴小姐了,蘿兒是奴婢的老鄉,最近剛被分到七小姐院子里做雜掃丫鬟。”見池子陌露出了了然的神情,芍藥又說道:“蘿兒笨手笨腳的,七小姐不是很喜歡她,便讓她在院子里,不讓她進屋里伺候。”
第七十六章 “不宜遠行”的迷信
“今天奴婢去找她,她知道奴婢能跟小姐出去后,很是羨慕!”池子陌決定帶著芍藥和映兒一起去莊子上,她只有這兩個貼身丫鬟,也只能帶他們去。
“蘿兒說那天大夫人派人突然去找七小姐,說不讓七小姐去莊子上了。七小姐聽到后發了好大的脾氣。
……大夫人知道了后,又親自找了一趟七小姐,安慰了半天。
……當時蘿兒正好在后墻根兒拔草,便聽隱隱約約到了一些,好像是家里要來什么大人物,大夫人便不讓七小姐出去了,好像要帶著七小姐去見大人物。
……七小姐責怪大夫人不早點告訴她,大夫人卻說怕七小姐早知道了沉不住氣到處亂說。”
聽到這里,池子陌心中一沉!
池家的人都去莊子上該不是林氏安排的吧?把自己同其他幾個女孩子都支走,只留下池子寧!來的是什么人池子陌不知道,但她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來的人中定有林氏想要池子寧高攀的人家,要不然林氏能放棄接觸林程遠這個好機會嗎?
一定是有更大的魚要釣了。
原來這次池子寧大鬧就是林氏布的局啊,也許一開始她就算到了,池子寧大鬧的結果就是大家都可以去莊子上。等這件事水到渠成后,她再隨便找個借口不讓池子寧一起去,這樣就能順利見到“大魚”了。
不知不覺中自己竟然就這樣成了她的棋子,這個林氏也太可惡了!不過自己并沒有受什么影響,反正自己也不想見什么大人物,去不去莊子上也無所謂,但這事若是讓池子君和一心為她謀劃的池老太太知道了,定會被氣個半死。想到這里,池子陌突然有些期待,她倒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這件事被揭露后眾人的反應了。
芍藥見自己說了半天,池子陌也沒反應,不由得有些心虛了,越說聲音越低,到最后竟喃喃問道:“小姐?你是不是覺得奴婢不該輕易去長房?”
原來是怕自己做錯事惹自己不高興,池子陌發現芍藥這一段時間好像老實多了,做事也越來越有分寸了,而且還能時不時的打聽到一些消息,看來自己留下她還真是對了。
想到這里,池子陌決定稍微肯定一下她的做法,便笑著說道:“我倒是覺得你說的這些挺有意思的!”
芍藥聽池子陌這樣說,倒是安心了,對待池子陌更加殷勤了。
轉眼到了第二天,林氏果然找口說池子寧覺得身體不舒服,不能隨著一起去莊子上了。
為了將戲演得逼真有些,林氏還鄭重其事的請來了大夫,也不知道她給了大夫多少好處,總之大夫臨走時給的結論是池子寧不宜遠行。
“不宜遠行”就像一個迷信一樣,阻止了池子寧出行的腳步,為此池子寧還去林氏的屋內鬧了一場,無奈拗不過愛女心切的林氏只得“委屈”地留在了家中。
也不知道是否是她們的戲演得太真了,反正池老太太像是什么都沒發覺一樣,先是一如既往的關心了一下池子寧,然后便依依不舍的送別了去莊子上的人!
“真沒意思,七妹妹居然也不去了!”坐在馬車上,池子靜無聊地對池子陌說道。
池子陌暗自吐槽,怎么,你還想看池子寧和池子娟為情大戰嗎?
“五姐姐,你想去莊子上,是為了什么呢?”池子陌突然正色問池子靜道。
池子靜被池子陌問得一愣,隨即微微紅了臉,有些心虛道:“還能為什么,去莊子上好玩唄。”說完,也不敢看池子陌,而是將頭扭到車壁那邊,裝作研究車上的裝飾。
池子陌看得好笑,卻也不揭穿她。更加確定了她的心意,池子陌覺得有些可惜。
池子靜明明知道自己和林程遠是不可能的事,卻還忍不住關心他。一直在關注池子寧和池子君,是在關注他未來的妻子吧?池子靜是想等到一切都塵埃落定后再死心嗎?想到這里,池子陌覺得有些悲哀。
“八妹妹,你說人有時是不是不自覺的不自量力?”池子靜突然悠悠說道。
池子陌沒有立即回答她,而是認真地看著她,直到把池子靜看得都快發了毛,池子陌才十分嚴肅的說道:“不自量力又如何?好多事不都是在不自量力之下做成的嗎?不過姐姐,在做不自量力之事時,要懂得保護好自己!別忘了見好就收!切記,別讓不自量力傷害到自己!”池子陌這話說得有點自私了!但她并不認為自己說得有什么問題,池子靜并不像是會做出損人利己之事的人,所以她需要的便是學會保護自己,不讓自己受到傷害!
池子靜有些感動,池子陌并沒有問她什么事,卻是能想到怕自己受到傷害,這份情誼,真是沉甸甸的。
話說到這里,二人也沒了談天的心情,各想著心事隨著馬車漸行漸遠,直到日暮西沉,她們到了一家客棧,在這里,林家已經先到一步在等她們。
令池子陌意外的是,林家的三個姑娘都來了。難道林家不知道有大人物要到宜安嗎?這么重要的事林氏居然沒告訴自己的娘家?
見過禮后,池子陌便盯著林程倩發愣,這下林程倩可不樂意了!她上前拉著池子君的手撅著嘴抱怨道:“有什么好看的?難道我的臉上有東西嗎?子君妹妹你快幫我看看,莫讓別人笑話了!”
池子君自然不敢怠慢,仔細地盯著林程倩臉上看了半天也沒發現有什么,林程倩知道后便也松了一口氣,她是極要面子的一個人,最怕的就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丟人了。
確定自己形象沒問題,林程倩正要諷刺池子陌幾句,卻沒了機會。因為此時大人們已經寒暄完了,于是孩子們便隨著下人們各自去自己的房間。
在往客棧樓上走的時候,池子陌看到了站在一樓的林程遠!
他身上的傷看起來已經全好了,整個人顯得神采奕奕的!
第七十七章 奇怪的舉動
見林程遠沒事,池子陌還是忍不住松了口氣!
不論是否依舊依戀他,池子陌潛意識里還是不希望他出事,還是希望他平安如意的!
不知為什么,池子陌在看林程遠的時候,總覺得林程遠的目光也在若有似無地追隨著自己!
池子陌暗暗納罕,他身上的空間碎片已經取回來了呀,他還會繼續對自己好奇嗎?
不過當池子陌看到緊跟著自己往樓上走的池子君后便釋然了。原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林程遠并沒有看自己,他是在看“救命恩人”池子君吧?!
池子陌突然有些心酸,不過她可沒時間自怨自憐,因為林程碧已經湊上來了:“阿陌,你給我的藥,我天天都偷著給我娘喝,一頓都沒落下過!”拉著池子陌快走了幾步,甩開了左右丫鬟,林程碧這才湊到池子陌耳邊,低聲說道:“不過看起來好像沒什么效果啊。”最后,林程碧不免有些遺憾。
聽了林程碧的話,池子陌頓時狂汗不止,只聽她無奈地對林程碧說道:“我的好姐姐,就算是靈丹妙藥,也得過一段才能見效吧?更何況這本就是慢性調理的事。”
池子陌說完,林程碧也覺得是自己操之過急了,于是紅著臉喃喃說道:“我也明白,對不起啊阿陌,你是不知道自從喝了你給的藥后,我娘感覺好多了,所以我便也急了些。”
池子陌寬容地笑了笑,并沒有借此笑話林程碧。
母親對子女的舐犢情深,子女也有反哺之意,這是天理,是倫常,是應該歌頌和贊揚的!
池子陌恬淡的笑容,也令林程碧感覺很舒服。她覺得這個八妹妹真是太貼心了,非常知進退不說對自己有恩,也從為攜恩圖報,比如此時,她并沒有因為自己的心急而嘲笑自己。
很快就有人分配好了房間,因為客棧比較小,沒辦法于是便安排兩個主子住一間,池子靜得和阮氏住在一起,林程碧也得和林二太太住一間,所以池子陌只得和池子君住一起。
池子君倒也沒有過河拆橋,同池子陌一直都是親親熱熱的,池子陌覺得池子君應該是恢復到了在寧源縣時的樣子,行為舉止都非常符合大家閨秀的樣子
池子君話不多,池子陌也不覺得有何不妥,反而樂得輕松。二人休整沒多久,便有丫鬟來請她們下樓用膳。
這個客棧并不大,幾乎沒什么客人,所以林家和池家一合計便決定將晚膳擺在一樓大廳里。
池子君先洗涮,所以丫鬟來找她們的時候,池子陌還沒準備好,池子君便先行離去了。
等池子陌收拾好下樓的時候詫異地發現池子君竟然和林程碧坐在一起,正猶豫著要不要坐過去,那邊池子靜沖著池子陌招了招手,池子陌便坐到了池子靜的身邊。
池子陌剛落座,池子靜便忍不住念叨了起來:“……九妹妹現在真成了香餑餑了!林家人見了她,親熱得不得了。你看就連林程碧也來湊熱鬧!”說完不屑地撇了撇嘴。
池子陌還沒弄清楚情況呢,便問道:“她們怎么坐到一起了?你這話又是什么意思?”
池子靜本來就一肚子牢馬蚤正愁沒地方發呢,見池子陌對自己的話題感興趣,便勁頭十足的說了起來。
原來池子靜下樓的時候,林程碧就已經坐在那里了。由于她們下樓都比較早,四周還沒什么人,池子靜自然而然的就要往林程碧身邊坐。誰曾想,林程碧竟然告訴她,自己身邊的位置是留給池子君的,這下池子靜可是被傷了自尊。
“也不知道能不能進林家的門,這就開始巴結未來的嫂子了?”池子靜扭頭看了一眼正聊得熱火朝天的池子君和林程碧,酸溜溜地說道。
池子陌不知什么時候,這些小姑娘們竟已變得如此“赤/裸/裸”了,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池子靜,對她說道:“不一定非要巴結吧?許是有什么話要說呢。”
池子靜對池子陌的話不以為然,但她知道池子陌同林程碧關系很好,便也不再多說了。
食不言寢不語,在用膳期間,除了池子君和林程碧那里偶爾會發出點聲音以外,一切都同在家中沒什么區別。
用完膳后沒多久,林程碧便離開了。接著池子君便到了林程倩和池子寧的身邊,池子陌隱隱約約聽到池子寧好像問池子君林程碧找她有什么事。
池子君說了什么,池子陌并沒聽到,不過池子陌卻發現坐在客靠著門口的林程遠也離開了。
不知為何,池子陌總覺得林家兄妹倆怪怪的。
就算是林家人都把池子君當做是救命恩人,也林程碧也沒必要那么明顯的討好池子君吧?!
不過池子陌對這些事越來越不在意了,所以對林程碧同池子君說了些什么也并不在意。
令人又奇怪的是,林程碧第二天便恢復了正常,在出門之后,依舊是親親熱熱拉著池子陌說話,還非要同池子陌湊在一輛馬車上!
池子靜為此十分不解,當馬車開動后,她便忍不住問林程碧:“碧兒妹妹,你昨天拉著我九妹妹,神神秘秘地在說什么啊!”
林程碧沒防備池子靜,便自然的回答道:“是我大哥哥有幾句話讓我問她的……”說到這里,她才發現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立馬改了口,含含糊糊地說起了別的。
池子陌沒想到林程遠如此“知恩圖報”,竟讓自己的妹妹當中間的傳話筒,傳遞一些少男的“情愫”嗎?想到這,池子陌的心情也突然有些低落了。
而池子靜這表現得更為明顯了,只見她低著頭一言不發了。
林程碧見車內氣氛驟然冷了下來,暗道不好,又急急說道:“我沒跟她說什么,就是問了她幾句話,大哥哥不讓我告訴別人,所以我得替他保密。”池子陌這才明白,林程碧以為自己和池子靜因為她接近池子君才生了氣,便覺得有些好笑。為了不讓林程碧太過為難,便拉著池子靜說道:“五姐姐,咱們去莊子上,說不定能遇到若瀾姐姐呢!”
第七十八章 試探的結果
池子靜曾聽池子陌提起過溫若瀾,對那個高高在上的知府千金很是好奇,所以此時聽池子陌說能見到她,本是十分高興。
但一想,人家溫家一開始并沒有約池家一起出行,池家如果貿然去溫家的莊子上溫家人也不一定會見吧。便怏怏開口道:“除了子君能跟著林家一起見到溫家的小姐,其他人估計難吧?”
“不會的!你不知道若瀾姐姐很喜歡阿陌呢!她若是知道你們也去了,定會邀請阿陌的。到時候子靜姐姐你跟著阿陌就行了!”林程碧笑嘻嘻地看著池子靜說道。
池子靜并沒聽池子陌提到過溫若瀾對池子陌很有好感,此時猛地聽林程碧這么一說,還挺吃驚。
池子陌只得解釋一下:“……在溫家園子的時候,我坐不住,便央求若瀾姐姐帶我出去走走,就這樣聊了幾句。”
“……若瀾姐姐人很好,一定會喜歡你們的……”
池子靜自然想不到池子陌和溫若瀾之間還有那樣的事,此時聽池子陌這么一說,也就信了。她不免得意起來,連溫大小姐都覺得阿陌不錯,看來自己的眼光很好嘛。
池子陌若是知道池子靜此時的想法,定會哭笑不得,不過池子靜不會把這也告訴池子陌的。
二人說道這里,林程碧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問池子陌:“阿陌,昨天我同子君坐在一起時,我看到她戴的耳墜十分漂亮!她說不知道是你們父親在哪買的,你知道嗎?我想央求我爹給我買一副!”說完眼中還流露出羨慕的神情。
“程碧姐姐說的可是那副在陽光下可以變色的耳墜嗎?阿陌也有的,不過可惜不知什么時候丟了一只。”池子靜聽林程碧提起耳墜的事,便無不可惜的說道。
池子陌自穿越過來以后,什么金銀珠寶古董首飾的見得多了,她偏愛玉石,所以對那個能變色的耳墜反而不以為意。還是池子靜惦記著她的耳墜,最后才發現丟了一只。
不過丟了耳墜的事,池子陌已經告訴池修華他們了。畢竟那耳墜是池修華精挑細選買給她們三姐妹的,再加上池子陌害怕在古代,丟了什么首飾,帕子之類的東西,會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便干脆在家中幾位長輩面前備了案。所以這件事池子陌早就忘了。
“竟然真是你丟的!”聽池子靜這么說,林程碧臉上露出了掩飾不住的驚訝!
這卻引起了池子陌的警惕,該不會真是有人撿到自己的耳墜大做文章了吧?不過按理說,家中長輩知道了此事,那人應該也掀不起什么風浪了吧?
想到這里,池子陌略微安了心,但又覺得自己運氣太不好了,隨便丟個東西都能被人利用,此時她全然忘了問林程碧為何對自己丟耳墜有這么大的反映。
池子靜倒是十分好奇,忙追問道:“你為何說竟然真是阿陌丟的?難道你見過那個墜子?”
“沒,沒有!我只是,只是覺得可惜罷了!”林程碧有些語無倫次,不過池子靜倒沒在意,因為當她知道池子陌丟了墜子時,反映也很大!
聽林程碧這么一說,池子陌倒也放心了。只要不是有人拿著她的耳墜作為自己私相授受的證據,其它的池子陌倒是無所謂了。
幾個女孩一起坐車,時間過得很快,眨眼一天又過去了。離大荒山的莊子還有約大半天的車程,于是兩家人又在定好的客棧住下了。
住下的當天晚上,林程遠便偷偷將林程碧叫到了外面。
“大哥哥,你著什么急啊!明天到了莊子上,我自然會把打聽到的告訴你!”二人剛站穩,林程碧便埋怨道。
林程遠也知道自己著急了點,但是這件事情如果他不搞清楚,定會寢食難安!
“好妹妹!辛苦你了,不過這是有關我救命恩人的大事,我著急點也是可以理解的!”林程遠從未如此嬉皮笑臉的同自己說過話,此時見到他這個樣子,林程碧還真是驚呆了。
林程遠見林程碧不說話,以為林程碧還沒打聽出什么,他也知道今天是自己唐突了,便用白皙而細長的手在林程碧的眼前晃了晃,又說道:“我知道是我心急了,二妹妹如果沒問出什么來,那也不必著急。”
林程碧這才回過神兒來,似笑非笑地看著林程遠說道:“誰是你的救命恩人,這有區別嗎?”
感到林程碧話里有話,林程遠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臉上露出扭捏的神情。不過此時已是天黑,林程碧并沒看到他的表情,林程遠也借著夜色掩飾了自己的尷尬:“是沒差別,但自己總不能感謝錯了人吧。”
話說到這了,林程碧也不敢和大哥哥多開玩笑,便正色把自己打探到的事告訴了林程遠。
“……我先是問了問子君,說她的耳墜很漂亮。她便告訴我這是她父親買給她的,這耳墜在光下還能變色呢!”
“……我就故作驚訝,說她父親對她真好,又問她是否只有她一人有?”
“……一開始她還不肯說,我就故意說她父親偏心,她父親對子陌和子楠一定不好,她這才急了,說她父親給她們姐妹三人一人買了一副耳墜。”
“之后呢?”聽到這里,林程遠更加著急了,忍不住催問道。
“之后便什么都問不出來了。”
林程遠見林程碧這么說,忍不住露出失望的神色。
“不過今天我今天裝作無意問起了耳墜的事,卻聽子靜姐姐說阿陌的耳墜不知什么時候丟了。”
說完,便看到林程遠猛地抬起了頭,夜色中雖然看不清林程遠的表情,但林程碧卻能感覺到他很激動。
“怎么能確定我撿到的就是子陌妹妹的耳墜呢?”林程遠的聲音中帶著輕微的顫抖,不過林程碧正想著池子靜對她說的那番話,倒也沒發現林程遠的失態!
“子靜姐姐說:子君的耳墜在光下透著綠色的光,池子楠的好像透著藍色的光,阿陌的耳墜我記得應該是透著紫色的光!”
第七十九章 抵達
“這就對了!我記得我在太陽下看這個耳墜時,它就是透著紫色的光!”林程遠的聲音中已經有著掩飾不住的激動。
“啊?!這么說,阿陌真是救了哥哥的人?!”說到這里,林程碧也是一臉的激動!
“是她沒錯!我聞到的茶香,不是幻覺!這個耳墜就是證明!”林程遠瞇著眼睛看向自己的前方,目光變得迷離起來。
“對不起哥哥,那天是我誤會你了!”林程碧突然沖著林程遠道了歉。
原來林家和池家剛聚到一起的第一天,林程遠無意中發現正在上樓的池子君耳朵上帶著一個很精致漂亮的耳墜,便盯著池子君看了半天。
這讓林程碧誤會了,以為他在偷看小姑娘。
之后林程碧便偷著找到他,義正言辭的告訴他那樣做是不對的,盯著一個大家閨秀看那么久,有損他的形象。
林程遠被妹妹說的哭笑不得,但卻突然靈機一動,想著若讓林程碧去打聽一下耳墜的事應該不會有人懷疑。
就這樣他便把自己受傷那天聞到茶香,在他醒來后從自己身邊撿起一只耳墜,還有她懷疑其實是池子陌救了自己的事都告訴了林程碧。于是也便有了林程碧幫著他打探消息的事。
聽到林程碧的道歉,林程遠溫和地笑了笑并沒有責怪林程碧,卻對她說起了另外一件事:“我想,子陌妹妹救了我的事,咱們還是別告訴別人了!”
“這是為何?難道哥哥還不能確定嗎?”林程碧不免好奇道。
“不是這個原因!是我覺得子陌并不想讓人知道是她救了我!”林程遠的聲音變得悠遠起來。他說話口齒清晰,一字一頓,語氣中淡淡的失落,竟讓林程碧聽得心中十分難受。
“哥哥怎會這么樣?救人是好事,阿陌為何不想讓人知道?”林程碧也相信池子陌不想讓別人知道她救了林程遠的事,要不然當大家都把池子君當成恩人的時候,她怎會不出來說一句話呢?只不過林程碧是在不理解池子陌這樣做的原因,于是便忍不住向林程遠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林程遠語氣里滿是失落。他也不明白既然救了自己,池子陌為何不說出來,眼睜睜的看著別人成為自己的救命恩人,她真的不在乎嗎?
林程遠突然想到池子陌看自己的眼生,有驚訝、有眷戀、有欣賞,但更多的是痛苦、是決絕、是漠然……
林程碧走后,林程遠又在樹下站了許久。他望著滿天的星辰,一點點整理著自己的思緒。他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對池子陌如此好奇,但他明白的是通過這些好奇,他已經把那個時而聰慧時而嬌憨時而又冷靜得令人捉摸不透的小姑娘裝進了自己的心里。更何況她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這漸漸產生的情愫,連林程遠自己都沒發覺。
一行人再次出發的時候,都感到了疲憊。不過旅程即將結束,大家也覺得沒那么難捱。
對于乘坐過現代化的交通工具的池子陌,這馬車生活帶給她的不適感更加強烈,她已經不是一般懷念現代的汽車火車了。
她甚至都到空間里吐槽了一番,不過空間是一如既往的沉默。池子陌也不介意了,空間是她天大的秘密,也是她唯一的“知心伙伴”了。她的喜怒哀樂,平時不能表現出來的情緒,都可以去空間里發泄。
特別是在一次又一次完善空間的時候,池子陌覺得自己同空間聯系更加緊密了,那種相依為命的感覺,池子陌不知道這是否是自己的自作多情。
“碧兒姐姐,你為何總用這奇怪的眼神兒看我?”在快到目的地的時候,池子陌終于忍不住問一直用探究眼神兒看著自己的林程碧。
林程碧差點兒忍不住想問池子陌為何不說救了林程遠的事,反而讓池子君撿了便宜。但一想自己再三答應過林程遠要對這件事情保密,便也作罷了。
“沒,沒什么。就是覺得阿陌是個好姑娘!”林程碧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池子靜聽了噗嗤一聲,便笑出聲來!
林程碧知道自己失態了,本就覺得十分尷尬,現在見池子靜笑話自己,索性破罐破摔便同池子靜打鬧起來。
于是去往大荒山剩下的時光便在這歡聲笑語中度過了,當她們到達莊子上下了馬車的時候,池子不由得愣住了。
這個名叫大荒山的地方,其實并不荒涼,遠遠望去郁郁蔥蔥青色的山反而散發著勃勃生機。
由于到達莊子上已經是下午,路上來往著從田間回來的農人們,遠處房屋炊煙裊裊,莊子周圍充斥著孩子們歡快的笑聲,時不時還傳來幾聲狗吠,這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深深感染了池子陌,令她仿佛回到了現代的農村。思鄉情切的她不由得濕了眼眶。
就在走神兒間,已經同池家告別欲離去的林程遠,看到面帶悲色的池子陌,便不由自主地走向了她,面帶關切地問道:“阿陌,你怎么了?”
林程遠話音剛落,池子陌卻是猛地一?br />免費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748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