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嫡星高照-第1部分

《嫡星高照》
第一章 結束和開始
夜色下的護城河,河水在路燈的照映下閃著粼粼波光。一陣微風撫過,將河水帶起了陣陣漣漪,河邊的一片落葉也跟著風打著旋兒隨波逐流。
初秋的夜晚,吹來的風已經有些涼意了。此時站在河邊的池子陌在微風過后也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陌陌,對不起,我一直都不知道你對我的心意。”周偉冷清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色中響起。
池子陌并沒有說話,而是低著頭看著前方閃著點點波光的的河水。此刻她覺得河水在路燈的陪伴下,似乎變成了一個舞臺,而自己則孤獨地站在舞臺中央。
而在臺上,那些奪目的光,將自己所有保護的偽裝照得無所遁形,甚至連一塊遮羞布都沒有給自己留下。
見池子陌一直沉默,周偉也沒再多言,而是從包中翻出半塊玉佩,遞到了池子陌的手中。
“這玉佩是我家祖傳下來的,不過我找專家鑒定過了,不值什么錢,你留著就當個紀念吧。”
因為經不住未婚妻不停地嘮叨,前幾天周偉終于拿著家傳玉佩去專家那里鑒定了一下,最后的結果卻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專家告訴他,這塊玉佩雖然有些年頭了,但是并不完整,而且材質也并不罕見,所以其實沒什么價值。
在得知鑒定結果后,未婚妻很不屑的把玉佩甩給了周偉,而周偉也對這玉佩失去了興趣。
現在將它當做紀念品送給單戀自己的池子陌,周偉覺得這也算是給這塊玉佩尋了個好的歸宿。
接過周偉手中的玉佩,池子陌心中苦澀不已。
池子陌知道周偉一直是明白自己心意的,只不過他一直都沒向自己挑明。
明天周偉就要結婚了,而此刻他卻依舊選擇裝糊涂。
自己必須對他死心了,池子陌傷感地在心中嘆了口氣。
這么多年的付出,像影子一樣卑微的生活在他的左右,這樣慘淡的人生是時候該結束了。
“周偉!她們果然沒看錯!明天咱們就要舉行婚禮了,現在你竟然在這里私會老**?”
就在池子陌走神兒的時候,耳邊忽然響起了一個女人的怒吼,然后就有人搶走了她手中的玉佩,。
“你竟然還把家傳玉佩送給了她?!”玉佩被搶走后,女人又發出又驚又怒地吼聲!
接著池子陌又聽到了玉佩摔落在地上的聲音,再接著又有人狠狠抓住了她的頭發,不過還沒等她反抗,這人好像又被拉走了。
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了,突然到直到那個女人被人拉走池子陌才反應過來。
不過她并沒有理會那個叫得歇斯底里的女人,而是木然地盯著摔落在地上的玉佩,之后蹲了下去輕輕撿起了玉佩。
不用看她也知道,這是半塊白玉玉佩,上面刻著半個字,應該是個“福”字吧。這玉佩色澤暗淡,看起來像廉價的地攤貨,若不是她曾在周偉家看到過這枚曾被當成寶物一樣高高供起的玉佩,她真以為周偉是從地攤兒上買來的。
現在,這個曾被周家視為傳家寶的玉佩,竟然就被周偉這么送給了自己,池子陌真是覺得這可真是個天大的諷刺。
將玉佩緊緊攥在自己的手里,突然手中傳來一陣痛楚,攤開手一看,她的手指竟然被玉佩斷裂的邊緣扎破了。
顧不上處理手中的血跡,因為她聽到周偉對他未婚妻信誓旦旦的解釋。
“是因為不值錢我才送給她的!看在她做了這么多年免費保姆的份兒上……”
說著,他們漸行漸遠……
至始至終,周偉都沒再看池子陌一眼。
蹲在地上的池子陌,絕望地望著周偉遠去的背影,眼淚一滴一滴地落了下來。
不過她沒發現的是,她的眼淚混著手中的血跡,竟然都被玉佩吸收了。
“阿陌!阿陌!”
恍惚中,池子陌覺得玉佩似乎對她發出了呼喚,那一聲聲的阿陌,竟是飽含了深情,還有一種讓人冷到骨子里的絕望。
用力甩了甩頭,池子陌自嘲地笑了笑,看來自己真的是魔怔了,是因為周偉那句話徹底傷了自己的心吧?
免費保姆?這個稱呼何其恰當?
萬般苦澀,混著長流不止的淚水,從她微翹地嘴角滑落。
用盡全身力氣顫顫巍巍地站起身,搖搖晃晃地往前挪步,突然,池子陌聽到刺耳的喇叭聲,緊接著便是急剎車的聲音,然后她感到一陣劇痛,之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阿陌,阿陌!你快醒醒啊,你別再嚇唬娘了!”迷迷糊糊中池子陌又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
難道玉佩又在呼喚自己呢?池子陌不禁扯了扯嘴角,看來自己真是傷心過頭了。
“醒了!小姐醒了!夫人您快看,小姐她笑了!”一個陌生的聲音激動地說道。
什么夫人小姐的?自己這是在那里?池子陌慢慢睜開了雙眼。
環視一周,看到滿屋子古色古香的家具和裝飾,池子陌著實被嚇了一跳。
自己這是在劇組嗎?池子陌忍不住想,但是自己怎么會到了劇組呢?
“請問,您這是什么劇組?我怎么會在這里?”
池子陌開口問眼前這個快貼到自己臉上的梳著古代頭飾的小姑娘。
但是,詭異的事情發生了,池子陌發現自己雖然張了口,可是想說的話一句都沒說出來。反而一陣咿咿呀呀的奇怪聲音從她嘴里發了出來。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啞巴才會發出的聲音吧?
難道自己由于傷心過度而變成了啞巴?
這個猜測可把她嚇了一跳,于是她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直直地盯著眼前的小姑娘,繼續咿咿呀呀地企圖問些什么。
“阿陌!阿陌!你不要著急!你放心,娘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慌亂中,池子陌被拉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那個熟悉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阿陌!是娘對不起你!是娘沒有照顧好你!不過你放心!從現在開始,娘一定會保護好你,娘一定會治好你的!”
第二章 開場
這說的都是些什么亂七八糟的啊?池子陌感到一陣惡寒,難道現在已經開始拍戲了嗎?但是,自己怎么可能成為演員呢?就自己這幅尊容,可實在讓人不敢恭維!如果自己長得有些姿色,周偉怕是早就被自己打動了吧?想到這里,池子陌不禁黯然了。
輕輕抬起頭,池子陌知道現在不是傷感的時候,自己還是得先搞清楚目前的狀況,然后再說其它的。池子陌記得自己應該是出了車禍,但是現在為什么自己竟然一點都感覺不到疼痛呢?
越想越覺得詭異的池子陌忙從那個溫暖的懷抱中掙脫出來,之后她看清了眼前剛剛摟過自己的女人,頓時就石化了。
池子陌發現這個摟著自己并且深情呼喚自己的女人,竟然同自己唯一的一張照片中的母親長得一模一樣。
“媽媽?!”池子陌本能地想喊一聲從未喊出口過的媽媽,但還沒喊出來,卻是眼前一黑,就昏了過去。
當池子陌徹底搞清狀況已經是幾天以后了,用了幾天時間,她終于接受了自己穿越的荒唐現實。
而且她還穿越到一個未知的朝代,同樣叫做池子陌的大戶人家的小姐身上。
池子陌根據這具身體殘留的記憶了解到,半個月前原主在后花園被自己嫡親的妹妹池子君推落入湖中,沒想到醒來后竟然變成了啞巴。
不過不知家中長輩是如何協調的,最后對外宣稱這具身體是因為貪玩才不慎落水的。
這個結果徹底激怒了飛揚跋扈的原主,于是在與祖母大鬧一場無果之后,在病痛和怨憤的雙重打擊之下,這個年僅十歲的女孩兒就一病不起,之后就是池子陌鳩占鵲巢了。
在池子陌斷斷續續昏迷的幾天之中,除了這具身體的母親方氏,那個同池子陌現代的母親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還有一個丫鬟芍藥一直陪在她身邊以外,她就沒再見過其他人。
不過即使是這樣,她的面臨的情況貌似還是比較復雜啊。每次她醒來的時候,只要方氏在她身邊,都會追問她是不是池子君將她推下水的。
原主之前怕方氏傷心,所以去鬧事的時候,并沒有告訴方氏,所以方氏并不清楚原主落水的細節。
而對于方氏來說,自己寶貝女兒落水、昏迷這些事情都像謎一樣攪得她寢食難安。所以方氏才急著想確定這件事同池子君有沒有關系。
面對著這些熟悉的陌生人,池子陌還有些不在狀態。所以每每面對聽到了風聲的方氏的追問,池子陌也只能搖頭表示不知道。
但方氏卻將池子陌的舉動理解成了她是在否認這一切是池子君所為,于是每到池子陌搖頭的時候,她都能從方氏眼中看到一絲懷疑,甚至還有失望。
對于方氏的失望,池子陌覺得有些困惑。
在原主的記憶里,方氏和九小姐池子君的關系十分不好,池子君總是說方氏偏心。可在原主看來,方氏對池子君已經夠好的了,因而原主也很討厭這個嫡親的妹妹。
會不會因為她們母女關系不是很好,方氏也很討厭池子君,因此見自己搖頭,方氏才會感到失望?
這個問題池子陌也很無措,在前世,她就是個孤兒,什么親情,她根本沒體會過。對于父母的記憶也就是那唯一的一張照片。
不過既然自己來到了這里,那么之前她們的恩恩怨怨就讓它隨風消散吧。自己只要想好怎么過好未來的日子就行。
穿越,也是種很不錯的體驗呢,至少自己不用再鬼迷心竅地去當免費保姆了。
老大,哦不,是周偉,再見了!
平心靜氣的又休養了幾天,池子陌覺得精神了許多,便想四處逛逛,于是芍藥幫著她梳洗了一下,便提出來陪著她去方氏那里。
她一想自己也該去方氏那里走走了,古代人不是時興請安嗎?所以自己應該去方氏那里問問,什么時候該去給這具身體的祖父母請安。
當池子陌隨著芍藥走到花園里的時候,突然從假山后面沖出來一個人。池子陌還沒看清楚來人是誰的時候,就被那人使勁兒拉到了假山后面。待二人站穩后,池子陌這才看清拉自己的人正是這具身體的妹妹池子君。
別看池子君比她小一歲,可是能比她高出半個頭,而且力氣也不小,所以池子陌被她抓得生疼,卻也掙脫不開。
在池子陌掙扎的時候,芍藥也追了上來。池子君拉走池子陌,可嚇壞了芍藥,她可是聽說自家小姐是被這個九小姐推下水的。所以此時她真害怕池子君沖動之下,再做出什么傷害池子陌的事來。
“九小姐,您別激動,您先放開小姐啊。”芍藥哆哆嗦嗦地勸道。
“你走開!這里沒你什么事,我有話要和你家小姐說!”池子君松開了抓住池子陌胳膊的手,冷聲沖著芍藥命令道。
芍藥不敢違背池子君,只得往后退了幾步,不小心踩到了一顆石子,打了個趔趄。
莫子君也沒再理她,反而湊近了池子陌,低聲威脅道:“池子陌你給我聽好了,不許把我推你下水的事說出去!還有,那天我問你的話,你也不許告訴別人,否則……”
沒等莫子君說完,莫子晴便抬起頭,想著原主因為她變成了啞巴,便氣不打一處來。于是她冷冷看著池子君,咿咿呀呀的想問:“否則什么?”意識到自己不能說話,才又馬上住了口。
“否則……”池子君看到一向軟弱的姐姐突然硬氣起來,用那冷峻的目光看著自己,竟有些不知所措。
不過她仿佛也才想起池子陌不能說話了,便也放下了七八分心,幸災樂禍道:“我差點忘了,你現在不能說話了!這下可好了,我看以后你怎么逞能!”
對于眼前這個突然來找麻煩的池子君,池子陌有些頭疼了,她真不知道怎么和她去溝通。
其實,不用池子君說,池子陌也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的。潛意識里,她不想讓方氏擔心,那個和照片中媽媽一樣的女人,一直都對自己溫溫柔柔的,對自己愛惜到骨子里。雖然自己已經不是她的女兒了,但是自己卻越來越貪戀她對自己的疼惜,和那一片的慈母心腸。
第三章 請安
嘆了口氣,池子陌輕輕拉了拉池子君的衣袖,目光柔和地看著池子君,為了更好的融入古代生活,也為了回報方氏那一片慈母心腸,池子陌決定主動向池子君示好,緩和她和原主并不太好的姐妹關系。
池子君見池子陌又恢復了原來軟綿綿的性子,不禁有些懷疑剛才的池子陌給她那冷靜、強悍的感覺是她的錯覺。
于是她冷冷說道:“你用不著這樣看著我!怎么,你想討好我嗎?!”
“不過,我憑什么接受你的討好?就因為你是娘的心頭肉嗎?就因為娘一直在寵著你嗎?池子陌!你給我記住,想要同我和解,這簡直是癡心妄想!”說完,池子君氣呼呼地跑了。
池子君這樣的反應,也在池子陌的意料之中。
在原主的記憶里,池子君是個十分敏感的人。她從小就覺得方氏偏向池子陌,為此經常頂撞方氏,家方氏對她再好,她也感受不到。所以,池子陌知道,要想和她緩和,不是輕易能辦到的。
不過池子陌并不是真的很在乎這些,她只求同池子君的面子情,并不在意對方是否真心對自己。
池子君走后,池子陌也沒了心思逛園子。穿越成古代人已經夠讓她難以適應了,在加上還是個啞巴,這可是真讓她有種舉步維艱的感覺。
不知她這啞巴還能不能治好,難道她一輩子都不能說話了嗎?如果真是這樣,這日子該怎么過啊?!
沮喪地回到房中,方氏已經在等她了。
看到池子陌氣色好了許多,方氏十分高興,又讓芍藥幫著池子陌換了身家常衣裳,便帶著她一起去給池老太太請安。
池老太太見到池子陌的反應,依舊如同原主記憶中的一樣,淡淡的,很是疏離。
簡單的關心了一下池子陌的身體情況,池老太太就沒再說什么。這讓方氏很是失望,于是她忍住不說道:“娘,阿陌這次真的是傷了元氣,再加上她仍舊不能說話,我想著咱們能不能去外地尋訪些名醫來給阿陌瞧瞧。”
池老太太一聽方氏要興師動眾的給池子陌尋名醫,便有些不高興了,不耐煩地說道:“你大嫂都把劉太醫都給請來了,你還有什么不滿足的?人家太醫都說子陌這病治不了了,你怎么還不死心?”
“外地的名醫?那能比得過曾今的太醫嗎?我看你還是算了,就按著老太醫的方子給子陌吃著補一補身子吧。”
池老太太話音剛落,方氏的眼淚就流了下來:“娘,話不能這么說!術業有專攻,這嗓子的事,劉老太醫也不是很拿手。所以媳婦就想著,能不能尋個別的大夫來給阿陌看看。而且阿陌一日不好,媳婦就一日不能死心。”
說道最后,方氏竟然喃喃道:“再怎么說,阿陌她也是您的孫女兒啊……”
方氏話還沒說完,池老太太便猛地一拍桌子,怒道:“你這話說的是什么意思?!是在指責我不疼惜我的親孫女兒嗎?!這話說得也太誅心了吧!”
“在你眼里是不是就只有一個子陌?為了她你疑神疑鬼,動不動就說是子君把她姐姐害成這樣。她們只不過是出事的時候恰巧在一起,你就如此冤枉子君,你看看你還有個做娘的樣子嗎?”
聽池老太太提到池子君,方氏的淚就更是忍不住了:“子君推了子陌是很多下人都看到的,媳婦怎么是在冤枉她呢?她把她姐姐都害得不能說話了,媳婦難道就不該責怪她嗎?”
池老太太被方氏的話氣得腦門直冒煙,用顫抖的手指著方氏喊道:“都說是意外了,子君也不是有意的,你何必這樣逼孩子呢?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就這么狠毒?已經傷了一個孩子了,難道非得把另一個逼成啞巴你才甘心?”
“我心腸硬?呵呵!……”
說道這里,方氏就再也說不下去了,池子陌見她氣得臉色通紅,生怕她有什么閃失,于是忙上前輕輕推了推她,之后又扭過頭,沖著池老太太咿咿呀呀的。
池老太太見池子陌滿眼的哀求,說不出話急得滿頭大汗的樣子,不由得心一軟,無力地揮了揮手,沖著方氏道:“罷了罷了,我知道你為了子陌熬盡了心力,我也不同你計較了。子陌,扶著你娘回去吧。”說完,池老太太讓身邊的丫鬟攙著她,慢慢地離去了。
池老太太一走,池子陌也去攙扶方氏,方氏卻一把拉住她,緊緊握住她的雙手,眼中全是歉意。
池子陌看得心中一酸,暗道原來這就是親情啊,之后也忍不住流下了淚。
方氏的丫鬟琴兒也在一旁跟著抹眼淚,平復了一下情緒,池子陌抬頭一看,卻意外發現芍藥臉上沒來得及隱去的不安。
池子陌覺得有些意外,轉念一想覺得可能是自己看錯了,正好這時候又來人了,便也沒有深究。
那人一進門,就讓池子陌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她覺得這個人很懼怕自己。她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對方對自己懼怕的程度,仿佛自己同對方心意相通。
但是此刻在對方臉上卻看不到任何害怕的情緒,這讓池子陌很吃驚,因通過原主的記憶了解到,來的人正是原主父親的小妾,戴姨娘所出,自己的庶姐池子楠。
這個比她大不了幾歲有些懦弱的女孩兒,現在竟能如此完美地掩飾那么強烈的情緒,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不過矛盾的是,既然對方完美的掩飾了情緒,那自己為什么又能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恐懼呢?
想到這里,池子陌忍不住偷偷看了下方氏,發現方氏情緒比剛才和池老太太說話時要好了許多,而且她好像并沒有發現池子楠此時異樣的情緒,這更令池子陌吃驚了。
池子楠見池老太太不在,便規規矩矩上前向方氏請了安,又討好地問了池子陌的身體,見方氏無心應付自己,便識趣而的告退了。
池子楠走后,池子陌也扶著方氏離開了。
回到了屋內池子陌覺得特別的累,便吩咐芍藥在外面守著,自己則先睡一會兒。
第四章 空間初現
朦朧中遲子陌睜開了雙眸,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
這是怎么回事?她分明記得自己從池老太太那里回去后,感到十分疲倦便睡覺了,怎么突然到了這里?
茫然的從草地上爬起來,緩緩環顧了一下四周,她頓時傻了眼。
這是什么樣的地方啊?池子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從她腳下開始,一直到與遠處湖水相接的地方,放眼望去就沒有一塊平整的地方,全是凸起的青草地和凹陷的紅色土地。這些青草和土地不規則地排列著,極像一副殘缺的拼圖。
在拼圖的中心位置有一所紅色小得可憐的磚瓦房,房子不遠處有一條連接湖泊的溪流,放眼望去這里并沒有樹木。
這里并不大,是個風景優美的地方。如果把這這些紅色土地都補上拼圖碎片,應該是個微縮的世外桃源吧,池子陌忍不住想。
看到這詭異的畫面,池子陌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所以此刻她恨不得自己能立馬昏過去,然后離開這個鬼地方。不過遺憾的是她一點昏過去的意思都沒有,反而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清醒。
既然不能離開,那就只能試探著往出走了,于是鼓足勇氣的池子陌勇敢的在腳下凸起的青草地上走了幾步,一直走到了凹陷的紅土前方。在這里她又猶豫了一下,這才又邁出了腳步。
不過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她的腳根本就無法踩到紅土上,在綠草和紅土之間,好像有一堵無形的墻,阻隔了她的去路。
失敗之后,她又試著朝各個方向都走一遍,終于確定她被困在了這一小片拼圖之上了。
池子陌本能地想喊人,可是話到嘴邊,又變成咿咿呀呀的,她這才想起來這具身體是不能說話的。
這可怎么辦?自己總不能一直呆在這里吧?到底怎么才能離開?正想著離開,池子陌突然覺得一陣頭暈,緊接著她發現自己依舊躺在屋里的床/上。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剛才自己明明在另一個地方,怎么一轉眼就又回到了屋里?
不會是自己中大獎被穿越大神開了金手指,得到了一個空間吧?
越想,池子陌越覺得有可能,于是她瞬間就激動了起來。
空間?可以有什么?可以種田,還是經商?可以儲物還是保鮮?更或者是可以修仙?
無論什么功能,在古代這個科技落后的地方,擁有一個空間對自己的幫助都是巨大的。
激動了一會兒,池子陌又困惑了,自己出來了,要怎么再進去呢?
突然她回憶起自己是想著離開才離開空間的,那自己想著進去是不是就能進去呢?
于是試探了很多次的池子陌,最后終于在頭腦里想著空間拼圖碎片的樣子之后又進入了那一片拼圖之上。
這次她懷著激動的心情,又繞著這一片拼圖的走了一圈,發現無論自己怎呢努力都還是走不出這一片拼圖。
這不禁令池子陌感到沮喪。
她低下頭,看著地面上綠油油的青草苦苦思索,神奇的空間到底有什么用呢?
突然,她靈機一動,地上的青草會不會是什么萬能的靈草呢?
于是她又忙拔出地上的一根青草,毫不猶豫的將它吃掉。吃完之后又等了一會兒,她發現自己并沒有什么變化,既沒有什么污垢從身上排出,自己也沒變得耳聰目明,滿懷期待的試著說話,發現自己依舊是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被失敗打擊了的池子陌,又試了試自己的其它想法,最后她確定,除了可以把空間里的草帶出來以外,這個空間再沒有任何功能。
問題是,就算是把空間的草帶出來,又能有什么用呢?
想想自己這一段時間以來戲劇化的經歷,池子陌苦笑不已。
先是單方面失戀,接著出了事故,再接下來就是狗血的穿越。穿越之后也沒得到什么好的福利,比如穿越成什么絕世美女,或者是得到聰明的頭腦,再或者在家中有著崇高的地位,這一切的一切,她什么都沒擁有。
她穿越后,長相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甚至還不能說話,智商同穿越前一樣。至于地位嘛,除了有個視自己為生命的母親以外,就沒人把她當回事了。甚至直到現在,她都沒見過這身體的父親。
沒有這些福利也算了,她反而這里感到了危機。好不容易有個空間吧,確是啥功能都沒有。
面對未知的危機生活,自己這個不完整的人該如何化解?
第二天,方氏來看望池子陌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她頂著熊貓眼,懷揣著雞肋空間的秘密,躺在床/上發呆的這一幕。
見到池子陌這個樣子,方氏十分心疼,忍不住摟著池子陌道:“阿陌,你不要傷心!你祖母不是不想給你請大夫,實在是劉太醫說你的嗓子是治不好了。你相信娘,娘是不會放棄的,娘一定會為你尋到好大夫,一定會治好你的!”
想想自從自己醒來后,每每見到自己,方氏都會對這具身體的病表現出極度的在意,這份執念,這份母愛真是沉甸甸的壓得池子陌心里暖暖的。只有在這時候,在方氏溫暖的目光下,池子陌才會覺得安心,仿佛自己真就是方氏的親生女兒。也只有在這時候,她才會覺得心里好受些。
“阿陌,你這次落水,多虧孫姨娘救了你,可她卻為你卻失了孩子,等你好些便隨著娘去看她吧。”
孫姨娘?池子陌立馬搜尋記憶,發現這個孫姨娘是這具身體三伯父的妾室,應該是懷孕好幾個月了。但她怎么會去救自己,還失了孩子呢?
池子陌越來越覺得原主落水事件十分蹊蹺,難道真有這么多的巧合嗎?
池子陌看著方氏,輕輕點了點頭。
到現在方氏也難以適應池子陌不能說話的樣子,見池子陌點頭,她的眼淚又落了下來。
嘆了口氣囑咐池子陌好好休息,方氏便離去了。
第五章 空間異樣
方氏走后沒多久,便有一個小姑娘從屋外走了進來。
池子陌一看,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三房的嫡出的五小姐池子靜。
“八妹妹,你可幫我大忙了!”一進門,池子靜就笑嘻嘻地對池子陌說道。
池子陌卻是一頭霧水,睜大了雙眼,詢問地看著池子靜。
池子靜也仿佛剛想起來池子陌不會說話一般,同情地看著池子陌,認真說道:“八妹妹,我是專程來向你道謝的!要不是你落了水,孫姨娘那*人怎能沒了孩子?”
原來是為了這個,池子陌恍然大悟。
三房的情況,原主的記憶里也是有的。
池家老三池修祥,是老太爺唯一一個庶出的孩子。出生后,生母就死了,所以他也是池老太太帶大的。長大后,池老太太做主幫他娶了自己娘家庶出的侄女阮氏,兩口子的日子過得倒也和順,他們對池老太太也十分孝順。
因為上池修祥很能干,所以有了自家侄女兒阮氏在身邊,池老太太反而比較放心。
唯一遺憾的是,阮氏從進門口生了個一個閨女池子靜后便再無所出。池老太太倒是樂見其成,但池修祥卻是越來越不滿了。所以一向恩愛的三房夫婦,也漸漸出現裂痕,孫姨娘就是在這時候出現的。
據說孫姨娘原是池修祥的外室,后來懷上了孩子,池修祥才將她領回了家。池老太爺體諒池修祥膝下無子,便也勉強認了孫姨娘,池老太太沒辦法這才同意讓她進的門。哪曾想,她進門還沒多久呢,卻因為池子陌沒了孩子。
聽池子靜這么說,池子陌有些頭疼了,自己這里還一團亂麻呢,至于三房的家務事,她可是沒本事管,但還是無意中幫了阮氏和池子靜。
池子陌并沒有回應池子靜,池子靜也沒指望池子陌回應她什么,當她表示完謝意后,臉上也就黯然了,她知道父親有多看重這個孩子的,她也知道這件事不能怪父親,誰叫母親肚子不爭氣呢。但她卻不能不遷怒孫姨娘,若孫姨娘是父親正經納來的妾倒也罷了,可她卻是以這種形式進了池家。父親好歹也是池府堂堂的三老爺,現在竟然弄了外室回來,令整個三房都成了笑話。
一想到自從孫姨娘進了門,父親每天都在她房間里廝混,連祖父交代的生意上的正事也不好好做了,而母親竟然也不管不問,連勸都不曾勸父親,孫姨娘更是沒少在自己和母親面前耀武揚威的,池子靜就覺得憋屈。
不過現在孫姨娘的仰仗卻因為池子陌沒有了,這叫她怎能不感謝池子陌呢?
“八妹妹,大恩不言謝。無論如何,我會承你這份情的。”池子靜也不堅持,笑著向池子陌道了謝,又囑咐她好好休息便出去了。
對于池子靜的來訪,池子陌沒有過多的放在心上,還是那句話,她自己還在這里混得一頭霧水呢,沒有生活目標,沒人人生方向,哪還有閑心關心別人。
池子靜走后,趁著沒人的時候,池子陌又簡單試了一下空間,發現并沒有開發出什么新功能,便也放棄了。
想著方氏對自己說得去感謝孫姨娘,她也想早點把事情解決了,于是便讓芍藥陪著她去尋方氏,看看方氏現在是否有空帶著她一起去看孫姨娘。
到了方氏的院子里,方氏卻不在,池子陌便在院內的樹蔭下坐著,打算呼吸下新鮮空氣。
就在這時她突然覺得身后傳來了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那是一種很深的懼意,同前一天在池子楠身上感受到的一模一樣,于是她猛地回頭一看,果然是池子楠站在自己的身后。
這次的池子楠并沒有掩飾自己的懼意,一臉恐慌地看著池子陌,但是令池子陌不解的是,她在池子楠的臉上除了看到了懼意,還看到了對懼意疑問。
池子楠確實是有疑問,她平時是挺怕池子陌這個小霸王的,但她不明白自己為何突然控制不住地對池子陌產生了更強烈的懼意。前一天在見到池子陌后她產生這種感覺的時間很短,所以也沒太當回事。
但是現在,她們離得這么近,她覺得這恐懼都到了自己的骨子里,不過此刻就算她有再深的懼意,還是忍不住想往池子陌面前湊。仿佛離得越近,懼意越深,自己就越痛快!
走到了池子陌面前,緊緊貼著池子陌,池子楠鬼使神差地低聲對這池子陌說了一句心里話“八妹妹,你現在不能說話了,我倒要看看以后你還怎么囂張!”
說完,遲子楠驚覺自己失言,恐懼之下突然又跪在了池子陌的面前。
池子楠的舉動嚇壞周圍的丫鬟們,她們都沒聽到遲子楠說的那句話,所以不明白六小姐為何突然給八小姐下跪。
但池子陌的反映更出乎大家的意料,在池子楠跪下后,她并沒有好奇沒有疑問,也沒有扶遲子楠起身,而是慢慢舉起右手,狠狠甩了池子楠一個嘴巴。
這下丫鬟們徹底驚呆了,她們不明白兩個主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一句話都沒有就跪下了,一個又直接賞了另一個嘴巴。
丫鬟們不明白,池子陌也暗暗叫苦。她發誓她并沒有被池子楠的那句沒頭沒腦的話激怒,她根本就沒想到要去打池子楠,她這么做只是出于一種本能,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牽引她這樣做。
當池子楠的嘴角滲出血時,池子陌覺得遲子楠身上的懼意陡然消失,接著她似乎在池子楠嘴角的血跡中看到一團光,然后那團光好像直接飛入了自己的額頭中。池子陌突然感到頭中一陣刺痛,沒有任何征兆的就昏了過去。
池子陌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又?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