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婚期29號,首席一品妻-第5部分

更別提還和人單方面進行比賽。
他的球技,一時之間更是讓他的寢室和學生會辦事處被擠滿了各種示愛禮物。
葉璃初聽得這個消息時,不知為什么,竟聯想到了她對他說的“被人一挑釁踢了幾腳球結果弄進醫院打了石膏n久”的事情。
當時脫口而出的“體育系曾”,明明沒有具體的名姓,可他似乎憑借著自己的關系網找出來了。
下意識的,竟有些甜蜜。
明明沒有得到他肯定的答復,但他的舉動,仿佛真的是為了她。
只不過那一年之后,一切都改變了。
當杜九思被曾斐鳴大力追求,當t大每一個角落都傳著那位大二女生被人高調追求的消息,易瑾止,終于還是出手了。
*
從大二到大三,每一次和易瑾止一起吃飯,幾乎都是以莫名其妙連她自己都無法反駁的理由被他拖著去。
而那**,她終于下定決心主動約了他吃自助。
那些個他發給她的短信,她想,總該有個結果了。
只不過,終究還是沒有等來一個結果。
兩人還未去自助取餐,杜九思的電話便打了來。
語無倫次,胡言亂語,似乎是醉得不輕。
易瑾止皺著眉,額上那深深的褶皺以及擔憂的眼神,讓她看著都有些不忍。
原來,這個低調矜雅的男人,也會出現這種急迫又擔憂的表情。
得知杜九思在酒吧,易瑾止拿了車鑰匙便要走人:“抱歉,我有點事得先走。”
“所以,咱們的易大會長這是打算將我一個人丟下的節奏?”
其實,學妹有難,作為學長的去幫下,無可厚非。可葉璃,卻還是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的語氣不佳。
就如同,一個吃味的女人,不愿見到自己的男人為其她女人奔波忙碌,不愿見到自己的男人為其她女人動容。
后來,葉璃還是上了易瑾止的車一起去了酒吧。
那會兒,易瑾止便遵循著低調的原則開著輝騰,一度曾讓人以為是帕薩特。她一直都沒想到,他那樣的身份,竟會那么喜歡開這類車。
匆匆趕到酒吧,沒想到除了杜九思,連曾斐鳴都在。
兩人俱是醉得不輕,東倒西歪。
優雅的公主抱,杜九思被易瑾止帶離。
他的眼里心里,也就唯有那個醉酒的女子了。
她,就這樣被他遺忘在這個龍蛇混雜的酒吧。
這一留,永遠地改變了她的人生……
四十二當我死了嗎?
“晚上要不要陪我去酒吧喝一杯,給可可找個后爸?”葉卓溯調侃的聲音傳來,突地將葉璃拉回思緒。他的話里頭,依舊是不遺余力地打算將她推銷出去。
這些年,自家這位哥哥是沒少拾掇著她去相親,他手頭優質資源多是多,可惜,有些東西,講究眼緣,更講究一瞬間的心動。
“可可睡下了?”不放心地岔開話題,葉璃便想回病房。
“放心,我安排護工照看著。”陽光下,這位向來只在別人面前有正形的哥哥,在她的面前難得嚴肅了起來,“璃子,這次可可生病是個教訓,你畢竟精力有限,可可需要個父親。咱爸的話你還是得放在心上。傅淮離替你準備的那份離婚協議我看過,簽下它,給可可找一個能夠照顧她愛護她的好父親吧。”
“這個我舉雙手雙腳贊同。”斜刺里,突兀的一道嗓音,讓葉璃和葉卓溯皆是轉身去看。
巴斯蒂安一頭棕色短發,竟是不知何時到來,臉上扯著一個笑,“hi”了一聲。
身高腿長,英俊瀟灑。
葉璃皺眉,敢情這位主完全聽得懂中文,那會兒折騰他們到處旅游并且勞民傷財做翻譯,她們全都被他給玩了。
自知暴露,巴斯蒂安索性說起了中文:“這位先生的觀點我完全贊同。女人嘛,肯定得為自己的孩子考慮,當爹的都不照顧自己的女兒,這樣的男人要來干嘛?我就不同了,我這人最喜歡小孩了,如果葉小姐覺得合適,我完全不介意做這個便宜daddy。”
自吹自擂,似乎是突然意識到自己手里頭的花,巴斯蒂安忙遞出去:“還好今天我親自去你公司跑了趟,要不然都不知道你女兒生病住院了。”
巴斯蒂安有意借著這次的生意讓葉璃來親自和他談,所以和易氏的交易遲遲未簽訂合同。
只不過葉璃自從知道他的意圖后便當了甩手掌柜,他送來的花和禮物自然不會收,能避免和他見面就盡量避免。
沒想到,他居然連醫院都找上來了。
*
“我是完全不介意妹妹找個老外當老公,”突地瞧見一個漸行漸近的身影,葉卓溯眼角一瞇,唇畔劃過一抹弧度,毫不客氣地接過了巴斯蒂安手中的康乃馨,不動聲色,“男人長得好看光有一張皮囊有什么用?這性子必須得達標,對老婆和孩子好才是最重要的,你說是吧?”
仿佛相見恨晚,巴斯蒂安連連點頭:“那是,真正的男人就要頂得起老婆和孩子頭頂的天。”看多了中國電影,對于有些語句,他倒是能脫口即出。
那廂,葉卓溯和巴斯蒂安相談甚歡一拍即合。
這頭,葉璃掉頭就走,無心兩人。
只不過,手上卻瞬間一緊,竟被一只厚實的大掌給拉住。那手,帶著讓她無法逃脫的力度,直接便扯著她往前。
“葉璃你還真是越來越能耐了啊,我女兒生病,憑什么不告訴我?居然還打算給她找后爹,當我死了嗎?”
質問的聲音,出自那只手的主人——易瑾止。
四十三上/位女人who?
短短幾日,媒體,街頭巷尾,乃至于各大門戶網站,都散布著一個驚人的消息。
易氏財團首席總裁易瑾止竟有一個虛歲四歲的女兒!
愛女的他決定讓女兒認祖歸宗,更甚至大度地讓那個有幸懷上龍女的女人成為易家的當家主母。
一時之間,那個神秘的女人立時被人/肉搜索。
有嫌疑的女人從與易家門當戶對的名門中一一被盤查,又從與易瑾止上學時一個個曖/昧的女生開始盤點。
無奈易瑾止潔身自好,大抵都是女人追他得多,而他卻不為所動。結果好不容易人/肉出和易瑾止在大學時便成為男女朋友的杜九思,只可惜杜九思根本就不在國內,一下子就被媒體排除。
越是查不到的,便越是會惹來公眾好奇。這位靠女兒上位的女人,便更是讓人議論紛紛。
*
易氏。
高跟鞋踩踏在光潔的地面,避過瑟琳娜的攔阻,葉璃直接闖入總裁辦公室。
“易瑾止你他媽到底什么意思!”將手頭的一份報紙甩到辦公桌面,她怒目瞪著正好整以暇抬起頭淡淡斜睨她一眼的易瑾止。
陽光斜射而入,他的周身染上一層暖色。
房內的空調打得適宜,倒也不會覺得炎熱。
“葉經理,麻煩進來前敲門。如果連這點最起碼的尊重都不懂,我不介意撤掉你經理的頭銜。”
慵懶地開口,易瑾止在葉璃發飆前,伸臂將報紙挪到了自己面前,修長的手指點著封面上的標題,音色坦然:“易家是個大家,一有風吹草動便會被人嚼舌根。既然總有那么一天,我索性正大光明地將女兒透露出去,不行?何況這里也不過是幾個文字,可可的照片并沒流露出去,若以后她真的被拍到,我也有能力不讓她的生活受到影響。”
“但你要認回可可的事情根本就沒經過我的同意!”更甚至,居然說她母憑女貴即將入住易家豪門?
“說到這個,那請問,可可發燒住院的時候你不告訴我,經過我同意了嗎?既然你這么不客氣地讓我戴了一個壞父親的帽子,那我在公眾面前為自己正正名聲,似乎也無可厚非吧?”
提起這個,葉璃不禁有些瞠目結舌起來。
多年來習慣了自己照顧可可,可可突然發燒,她怎么可能會想到可可還有一個父親的存在?
所以,他會肆意向媒體流出這樣的消息,這件事才是真正的導火索?
“事發突然我忘記了……”
“忘記了告訴我,卻沒忘記跟公司請假?”一句話,便將葉璃企圖找的借口給堵死,易瑾止站起,手臂撐在桌沿,身子前傾,深邃的眸望進她的眼,“那請問,你想給我女兒找后爹的事,是我聽岔了?我若不公布女兒的事,哪天讓別人做了便宜爹地,我這臉,估計也不用放了。”
四十四你需要對我負一下責
葉璃是闖入總裁辦公室的,出來時,依舊是情緒失控的樣子。
瑟琳娜若有所思地瞧著她離開的背影,竟是大感好奇。
每次上五十二樓,葉璃基本都是平淡如水,三兩下為總裁打發女人,面上表情,哪兒會那么糾結?
倏忽間,她將視線落在面前的電腦屏幕上。
上頭是本周熱點新聞排行榜。
有關于易瑾止女兒認祖歸宗以及神秘女子上/位的消息,赫然正在榜首。
那個女子的身份成謎,惹來眾說紛紜。
該不會是葉璃吧?
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在公司里,她每天在總裁辦公室外候著,也沒見到這兩人有什么過多的交集。若真是有什么,易先生也不會讓自己的女人替他擋桃花了,畢竟再大度的女人也會爭風吃醋。而且,在大多數會議上,易先生更是時不時地挑葉璃的刺。完全是上司對下屬力求完美的表現。
兩人之間,應該不可能有更多牽扯吧……
*
回到二十五樓自己的辦公室,葉璃直接給家里頭打了電話。
可可已經出院接回家去照顧了,葉澤端在那頭說一切都好,末了不忘追問:“這事情怎樣了?易瑾止怎么說?”
“爸,他好像是認真的,想認下可可。”
“那你呢?成為報導上所說的女人,靠女兒上/位住進易家?一旦哪天被媒體翻出來,你再被所有人指著脊梁骨說道一番?”葉澤端的聲音有些激動,“葉璃,到那個時候,沒有人會關心你是否早已和他領了證,這個社會就是這么現實,他們關心的是那兩個人是先有孩子后結婚,還是先結婚后有孩子。”
若到時候她真的被媒體人/肉出來,那么,她的名聲,早就不復存在了。
說她是母憑女貴也好,愛慕虛榮也好,潛/規則上位也好,富有心機也好,一切,都只會往對她不利的方向走。
掛斷電話后,葉璃將自己深深地投入椅子靠背。
揉了揉自己的太陽岤,她竟覺得那般無所適從。
明明一遍又一遍地對自己說自己的女兒不稀罕易瑾止的父愛,可她內心,又何嘗不希望可可被易瑾止認可,何嘗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得到父愛?
可當這一日真的快要來臨,她卻又那般矛盾。
呵,易瑾止,又豈會這般無緣無故認下她葉璃的孩子呢?這樣的賠本買賣,他自然是有更好的打算。
她這個上/位女人,不是被推到風口浪尖了嗎?
辦公室門傳來異響,葉璃回頭去看,在下一秒,竟詫異地發現一個滾動的小身子迅速地飛奔進來,下手準確,瞅準目標就撲向了她。
巨大的沖擊傳來,她的身上,已經被掛上了一只無尾熊:“媽咪,爹地說你不要我們了。”弱弱的不滿控訴,來自與她只有一面之緣的小家伙睿睿。
初見時那個小大人似的孩子不見了,在母親面前,仿佛永遠都只是個孩子,小臉埋在葉璃的懷里,小手握得死緊,一聲聲,帶著委屈。
對于這個稱呼,葉璃再次莫名。
抬眸,見到門口的位置,卓藺垣靜靜地站著,長身玉立,溫潤矜貴。鏡片后的眼睛深邃,他灼灼地望向她:“葉小姐,我想我們有必要去趟醫院做個檢查,睿睿不能沒有媽咪,而你,也需要對我負一下責。”
四十五拋夫棄女的女人
流/言止于智者。
當公眾不由地將易瑾止女兒母親的身份猜想為與他近段時間接觸最多的公司員工時,能有幸為他擋桃花的葉璃無疑成為眾矢之的。
而那位法國萊恩斯家族的實際掌權人卓藺垣以及他兒子的三番兩次出現,將這一謠/言迅速終止。
易氏門前,奢華的加長版勞斯萊斯,卓藺垣在車內抱臂假寐。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裝得體,恰到好處地襯托出他的挺拔身姿。金色的袖口發出暗沉光芒,他就那般坐著,明明什么都沒做,卻仿若王者。
“爹地,我覺得你好作,自己光顧著裝。”睿睿身上是一件西裝馬甲,居然還煞有其事地戴著領結,仿佛一個小紳士。
原本假寐的男人一動不動,只是淡淡地開口:“那行啊,讓你媽咪跟別的男人過,只疼他的孩子,永遠也不會應你一聲。”
“幼稚!”小嘴一撇,睿睿翻了個白眼,“究竟是誰比我急啊?”
**********************************************************
最近幾天,葉璃總算是喘了口氣。
和巴斯蒂安的合同終于簽訂下來了。
這位主雖然胡鬧遲遲未簽,但利益面前,還是動了筆。
如今他急急地回國去安排了,最近也少了他的熱情攻勢,葉璃瞬間覺得輕松多了。
易瑾止那邊倒是積極,在可可生病最虛弱最需要人關懷的時候趁虛而入,對女兒體貼入微時時刻刻表現溫柔的一面。女兒原本就因為游樂場之行對他產生依賴,自從上次易瑾止給她講了個睡前故事,她這些日子更是日日盼著他。
下班后,和lisa一起走出易氏大門,葉璃才剛沒走幾步,便聽到一個熱情的呼喚。
門前那輛豪華的勞斯萊斯不由地讓人側目。而一顆激動的小腦袋從車窗探了出來,朝著她猛揮手:“媽咪,這兒!”
葉璃正僵硬中,早已候在一旁的司機老溫便優雅地為她打開車門。
“葉經理,你老公來接你了哦。”lisa笑得意味深長,自覺性極強地和葉璃揮了揮手,“那我就先走了,不去當你們的電燈泡了哈。”
邊走,還不忘回頭猛看。
面對睿睿的熱情,葉璃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倏忽間,手里頭便竄進了一只熱乎勁十足的小手,直接便牽著她上車。
完全被動地跟著,葉璃才一上車,瞧見上頭悠閑地靠坐著的卓藺垣,微愣。
*
“易少,少夫人上了那輛車,可老爺吩咐今晚帶她回易家……”
坐在后座的易瑾止只是面無表情地瞧著那輛車遠去的方向,低咒了一聲:“拋夫棄女的女人!”
四十六大尾巴狼?
小小的身子,在關鍵時刻力氣居然大得驚人,睿睿繃著一張小臉將葉璃拉上車,又將她推搡著落座,隨后小短腿爬啊爬,直接蹬著爬上了葉璃的腿。
似乎是生怕葉璃反悔,他忙朝車外的老溫甜甜一笑:“溫爺爺快點關車門,我要帶媽咪去家里玩。”
老溫笑著應了一聲,關上車門后直接去了駕駛座開車。
車子平緩地行駛在路上。
靜謐的車廂,寬敞舒適,腿上的睿睿一直往她懷里鉆。葉璃怕他掉下來,忙用手將他圈緊在懷里。
對于這個孩子,她總是拒絕不起來,只能溫言哄道:“睿睿,阿姨不是你的媽咪,不能隨便喊人媽咪哦。要不然你真正的媽咪聽到該多傷心啊?”
睿睿瞬間耷拉下了腦袋,小嘴扁了扁:“明明你就是媽咪。要不然那個工作狂大尾巴狼才不會放下法國的事情跑到中國來呢。”
“什么?”大尾巴狼?
此時,一直假寐的卓藺垣睜開眼,溫潤的眸似笑非笑地落到像塊狗皮膏/藥一樣粘在葉璃身上的睿睿:“睿睿,你奶奶來電話說,詹姆家的小姑娘又來家里頭找你了,你這樣放著你的青梅巴巴地盼著似乎不好,要不爹地現在就將你送回巴黎?”
想到那個從來都不知道害羞為何物,甚至還總喜歡偷/看自己小jj的人,睿睿立刻便心神一凜,死抱著葉璃不松手:“不要!我要和媽咪一起!”
父子倆在那邊一來一去地交鋒,很明顯,葉璃對那個稱呼提出的抗議,再次失效。
“行啊,葛朗臺睿睿,既然你對你媽咪那么忠誠,記得趕緊將你這些年攢的零花全部交給你媽咪。男人要將家里的經濟大權全權交給女人,懂?”
提到這個,某只小守財奴有些猶豫不決,零花錢給媽咪是沒問題,但全部給媽咪,自己有時候想買組裝賽車了怎么辦?某只大尾巴狼可不會給他買。每次都只是一句“你那小豬儲蓄罐里頭那么多錢,還需要爹地再贊助?這不是讓爹地瞧不起咱們睿睿的經濟實力嘛。”
小腦袋上揚,睿睿巴巴地望著葉璃,眼中充滿晶瑩的渴望:“媽咪,如果睿睿將全部零花給你,睿睿想吃零食想買賽車想出去玩,你會幫睿睿付錢嗎?”
被那水潤潤亮晶晶的小眼這么瞧著,葉璃心似乎都酥了,直接應道:“當然。”
卓藺垣唇畔噙著一抹弧度瞧著葉璃,眸光微深。
今天的葉璃穿著一雙玫紅細高跟,搭配的是一件白色及膝的修身連衣裙。素雅的顏色,發絲自然垂落在兩側。這般的打扮,哪兒像個已經生過孩子的女人?更是將她平日工作時的利落作風給遮掩起來。
“葉小姐,今天這身很適合你。”磁性的嗓音,帶著沁人心脾的蠱/惑。
四十七不管你在哪兒立刻回來
莫名所以地,葉璃居然就這么跟著父子倆到了水南景灣。
這兒隸屬于富人區別墅,里頭各項娛樂設施健全,更甚至從國家所有權的水渠中暗修棧道引流而建一個偌大溫泉。區內在某些方面的完備程度,觸犯國家部分法律。
只不過,某些不成文的規定,讓房地產開發商及經銷商與政府通氣一致。關系一打通,水源問題,也便無人追究了。
“我才剛搬進來沒多久,還沒時間打理這兒。”早有管家打開門,勞斯萊斯開進別墅,卓藺垣率先下車,輕描淡寫地介紹了一句。
雖說沒時間打理,不過單單從外圍的建筑平方以及那塊讓人想躺在樹蔭底下仰視藍天白云的偌大草坪來看,便可看出花費了不少心思。
車門外,卓藺垣紳士地伸出手臂。
這兒是草坪,不適合她今天所穿的細高跟行走,很顯然,他考慮極為周到,打算讓她扶著他的臂彎下車。
葉璃還在猶豫間,身后一個沖勁,睿睿的小身子直接沖了過來,讓她措手不及往前傾。
身子瞬間失去平衡,即將摔下車與草坪親密接觸時,腰間一緊,一只大掌攔住了她的趨勢,并順勢將她身子一轉,面朝上,就這樣攔腰抱了起來。
“卓一睿,你的多動癥又犯了?”明明是罵人的口吻,俊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睿睿暗暗給自己抹了把辛酸淚。他這個做兒子的容易嗎?做好事不留名不說,還得被這個大尾巴狼老爹說教一通,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瞧瞧,摟在媽咪身上的手多緊!哼!
倏忽間,睿睿眼前一亮,激動出聲:“爹地你的手往哪兒放呢!?”
這一聲質問,讓尚還呆滯的葉璃心神一凜,剛剛還未反應過來的腦袋,立刻便覺察出了不對勁。
右邊的那團柔軟,竟恰恰被卓藺垣的手給整個罩住,身子被他攔腰抱著,伴隨著他每走一步,他的手,便似乎擠/壓著她幾分。
臉,唰的一下紅了個透底。
身子一掙,便要直接下地。
不過才見過幾次面,兩人的相熟完全是因為這個自來熟的小家伙睿睿。他的手,居然碰了她的……
“胡鬧!崴了腳怎么辦?”板著俊臉,卓藺垣將不安分的葉璃重新圈回懷里,臉不紅氣不喘地將之前那只覆在她胸前高song上的手挪了位置。
*
一路將葉璃抱到門口,卓藺垣這才放她下來。
一進門,睿睿便狗腿地將早就準備好的女式拖鞋放到葉璃腳邊,然后又牽著她的手將人給領到沙發邊,小大人似地打開電視讓她觀看,自己則顛顛地跑向了廚房:“媽咪我去給你倒水!”
剛想讓他別忙活,包內的手機鈴聲便如同催命符,一刻不停地狂響起來。
瞧著那上頭的來電顯示,葉璃皺眉,毫不猶豫地掛斷。
只不過,另一頭的人似乎換了性子,竟然鍥而不舍起來。
生怕真的是公司有急事,葉璃最終還是接起。
易瑾止的嗓音中是純粹的命令:“不管你在哪兒,立刻回來!可可被送進急診室了!”
四十八她是O型血
葉璃原本還對易瑾止的話存在懷疑,可她哥葉卓溯也急匆匆打給她電話了,她立刻便神經緊繃。
可可不會說話,所以在葉家,所有人都哄著她小心翼翼地照顧著她。
她小打小鬧的感冒是有,像上次那樣反復不定的高燒,卻極為罕見。
從小到大,她從未得過嚴重的病,更別提進急診室了。
車子停在醫院門口,葉璃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向急診室,身后送她過來的卓藺垣快步跟上,鏡片后的雙眸悠遠,頎長的身子有條不紊,锃亮的皮鞋踏在大理石地面,帶著一絲急迫。
“哥,可可到底怎么了?你別嚇我……”手揪緊了斜靠在墻上的葉卓溯,葉璃瞧著正手術中的急診室,心頭一片慌亂。
雙手放在葉璃肩頭,葉卓溯正色道:“葉璃,你先冷靜下來聽我說。”
見她似乎平靜了一些,他才繼續開口:“下午爸和季叔叔約了打高爾夫,可可覺得好玩便跟了去。只是中途爸分了心,她被一個橫沖出來的小男娃給撞到了地上磕破了額頭,血流不止,醫生說她是出血性疾病不易止血。現在血液流失達到1000ml,若是再流失就會到達死亡失血量。”
越往下聽,葉璃的心便一寸寸死沉下去。
死亡失血量。
“不行,我立刻去給可可輸血!我現在就去!”
“你先別急,爸和易瑾止已經去驗血了。”說到這個,葉卓溯不免多嘴了一句,“也虧得在半途被易瑾止碰上了,要不然這血……”
說話間,護士急急走來,看了一眼手中的資料:“你們誰是葉澤端家屬?老人家有高血壓居然還讓他去抽血?”
頓了一下,她急問:“還有誰是o型血?易先生被抽了700cc呼吸急促不能再抽。保守估計,還需要500cc。”
“我是!讓我去!”葉璃忙搶先道。
她從來不敢正視自己的血型,旁人問起,也只是隨意敷衍自己是ab型。
o型血與ab型血,萬能供血者與萬能受血者的兩個極端,將自己與易瑾止拉遠。
易瑾止對女人要求很高,凡是身高低于一米六八的直接出局,穿著暴露的出局,不是o型血的出局,對他大呼小叫的出局,一天到晚纏著他的出局,刻意接近他誘/惑他的出局……
喬梓欣聽到后,不免點評:“我怎么覺得這里頭好幾條都是為你量身定做的啊?除了對他大呼小叫那點你沒滿足,你丫似乎樣樣都符合他對外公布的擇偶標準吶?”
三年的心如死灰,她再也不是當初那個追在他身后看著他和杜九思親密恩愛的葉璃了。
她,再也不會因為幾條他帶著淺淡愛意的短信便會日復一日無可自拔了。
她,再也不會那般傻傻地對號入座了。
所以,聽到喬梓欣的分析后,她只是毫不在意地一點頭:“還真像那么回事,不過你怎么就忘記了,杜九思可是條條都滿足呢。”
四十九誰準她去抽血的?
醫院血庫o型血告急,從其它醫院調血還得經過重重程序,等上一兩個小時。人命關天,這種情況下,最快速實用的方式便是讓與受血者血型相符的親屬立刻進行輸血搶救。
此刻的葉卓溯痛恨自己血型不符完全幫不上忙,700cc,對于一個正常人而言,流失那么多血其實已經屬于危險失血量。
易瑾止為了可可,確實是盡了他的全力。
如果有多余的血液,讓葉璃抽個200cc或者300cc,他是完全贊同,可500cc,對于這個妹妹而言,估計會要了她的命。
“好的,這位小姐請跟我來。”見總算是有人應了,護士忙提醒道,“不過缺失500cc血液對于一個女人而言極大可能會吃不消到時候你會陷入昏厥狀態甚至更危險,麻煩你做好心理準備。”
“誰準她去抽血的?我不同意!”橫亙而來的聲音,讓本就緊張急促的葉璃心頭愈發緊繃。
循聲望去,易瑾止坐在輪椅上,由特助江宿之推著一步步向她的方向而來。
這樣子弱不禁風的他,是葉璃從不曾見過的。
這個男人,在同齡人青澀的學生時代,他便已沉穩睿智,三年的國外生涯,更是讓他一點點沉淀,韜光養晦。
坐于易氏總裁的高位上,睥睨的同時,他給外人塑造的形象,是一貫的無往不利。
何曾,狼狽到需要坐輪椅的地步?
若這一幕被媒體報導下來,估計會有人揣測到他是否得了重病,進而影響到易氏股價,甚至沖擊整個亞洲股市吧?
“護士,麻煩帶我過去驗血吧。”葉璃選擇直接忽視易瑾止的話,轉首朝著身旁的護士懇求。
多耽擱一分鐘,可可便多一分危險。
被這女人故意忽視,易瑾止原本就因為大量流失血液而蒼白的臉更加慘白了幾分,恨得咬牙:“葉璃你總是將我的話當成耳邊風是不是?你還處在生理期!你去抽血是真的不把自己的命當命是吧?”
一句話,不僅葉璃怔住了,就連葉卓溯、江宿之以及護士,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自然,無人發現,自從護士說需要o型血后,那個一直陪伴在葉璃身側的卓藺垣突然不見了蹤跡。
“易瑾止你對我這種事情這么關注干什么?”葉璃當真是惱羞成怒,雙眼猶如利箭筆直地射向輪椅上那個因為過于激動而大聲喘息的人。
他以為他是誰?她是不是大姨媽過境跟他有什么關系?他記得這么牢干什么?
“女人經期還打算抽500cc的血,你這不是亂來嗎?”護士不贊同地瞧了葉璃一眼,環顧左右,“現在事情有些棘手,單單靠易先生700cc的血完全不夠,我們醫院這邊剛好符合的o型血人員一個懷孕了一個正好感冒……”
“你立刻將我送進急診室,直接將我送到我女兒旁邊進行抽血。另外,我已經找了個o型血的人,馬上就能趕來頂替我。”俊臉深沉,易瑾止以著身居上位者不容人拒絕的語氣催促道。
五十一并接入
一個剛被抽了700cc的人,居然還想著去抽血,實在是瘋了!
護士自然是不可能同意,任何有點醫學常識的人,也不可能會允許這種幾乎是以命換命的方式去救人。
雙方僵持不下,突然,急診室的門打開,護士長推著推車急急奔入,臨進去前還不忘朝著這邊喊了一句:“500cc血液已經有著落了,小溫你立刻進來幫忙!”
聽得這一句,所有人神情一松,竟激動異常。
“家屬可以放心了,這邊血液充足的情況下,孩子一定會沒事的。”護士安撫了一句,急匆匆進了急診室。
葉璃瞧著再次閉合的手術室門,扶著墻突然滑落在地。
還好,還好,還好有救了。
可可,一定會沒事的。
一定會沒事的。
葉卓溯蹲下/身,安撫地在她肩頭一拍:“放心,咱們可可一定能度過難關的。”
此時,葉澤端在司機老李的攙扶下走了來:“可可怎么樣了?”老臉上有著自責與急切。
“爸,你高血壓怎么都沒跟我們說?”葉卓溯站起身忙攙過葉澤端坐在長椅上,“如果這次不是為了可可的事驗血,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瞞著我們?”
“誰老了沒個高血壓?而且那些都是做不得準的,稍微大聲說話稍微劇烈運動下都會血壓升高,這高血壓哪兒那么簡單地定位?你們幾個小的就別為我/操心了,趕緊告訴我可可的情況!”
葉澤端顯然不把自己的高血壓當回事,一心只想知道孫女的情況。
“血液終于夠了,可可現在正在里頭搶救,這孩子一定會沒事的。”
“終于有救了!你一定去好好查查究竟是誰給咱們可可獻了血,回頭好好謝謝人家。”
*
易瑾止瞧了一眼手術室的方向,又瞧了一眼滑落在地的葉璃,蹙起的劍眉,一點點讓額頭深皺。
想要讓江宿之推自己過去,卻又有些望而卻步。
終究,淡淡地開口:“安排下去,我希望三天之內將可可接入易家。”
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易家的孩子,自然不可能再被這么粗心地對待。
能夠跟在易瑾止身邊,江宿之自然是有其過人之處。
當所有人都在猜測媒體報導的那位母憑女貴的女人究竟是誰時,他也曾將易瑾止身邊的女人排查過。
只不過卻毫無頭緒。
曾經也將葉璃給對號入座,但她卻傳出已婚且有了丈夫兒子,他便將其排除在外了。
如今,親眼見證著易瑾止為了葉家的孩子忙前忙后甚至還不惜用自己的命去換,他一下子,便明白了幾分。
“易先生,那葉小姐……”是否也接進易家?
這種事,自然不是他該插嘴的。
只不過,孩子若離了母親,僅有父愛,那是遠遠不夠的。
“一并接入!”易瑾止的聲音,沒有絲毫的猶豫。
五十一你幼不幼稚
病房內,小小的身子躺在病床上,額頭被纏了一圈紗布,嘴唇緊閉,小臉上是劫后余生的脆弱。
葉璃將女兒小小的手握緊在掌心,親了又親吻了又吻,眼里心里滿是對上蒼的感激。
應醫生的要求,盡量增加空氣流通,葉卓溯打算先送葉澤端回去,讓劉嫂準備容易下口的晚餐以及母女倆的衣服送過來。
見可可雖然臉色蒼白但總算是撿回一條命,葉澤端心有余悸,一走出病房便抓住負責可可病情的護士:“護士,請問是哪個好心人給咱?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82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