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婚期29號,首席一品妻-第43部分

該是膝蓋被玻璃割破失血過多。小孩子跌倒了磕磕碰碰不是大事,現在天冷穿得又多所以連他自己都沒感覺到吧。以后你們大人要多注意一點他的安全,千萬不要讓他傷了,他這種情況一旦失血很危險。”
電話里葉澤端只說睿睿暈倒了,所以她一直不知道具體是怎么回事。
聽得護士如此說,葉璃不禁心有余悸。
突地感慨世間的事情如此巧合。
可可也有出血性疾病,不易止血。所以那一次在高爾夫球場磕破了額頭,血流不止,最終是易瑾止和卓藺垣同時出手才讓她度過難關的。
可可的血型與睿睿的相同。
出生日期也相同。
這一切,仿佛又不單單只是巧合。
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天意,讓她將這個孩子養下,不知不覺做了四年的母女。
“要不給他做個全身檢查吧。”易瑾止驀地開口,聲音沉穩,眼神中滿是關切。
“這個沒有問題,不過得明天了,這一項項算下來,恐怕得檢查個一整天。”
葉璃想著睿睿自小得的先天性白血病,雖然已經治愈了,卻還是擔憂,難免附和道:“做一個全身檢查總歸是好的,那麻煩護士幫我們安排一下了,我們明天做一下檢查。”
“好的,讓孩子今晚好好休息。對了,如果有孩子以前的病歷,相信會更能夠讓醫生判斷的。”護士叮囑完便出去了。
葉璃卻有些猶豫。
想要問卓藺垣睿睿以前的病歷,但礙于睿睿在場,他還太小,有些事情還是不能讓他知道以免他小小的年紀便擔心這個害怕那個。
勉強打起精神來,她笑著道:“睿睿今天輸血時是不是怕了?”
*
可可有些委屈地開口:“他有什么怕的,流血了還有我爹地給他輸血。一天到晚說我爹地的壞話,哼!有本事讓你自己的爹地給你輸血啊?”
完全是還在氣頭上,小家伙護短,對于自己父親被睿睿如此排斥完全無法接受,出口的話也沒有什么好聲氣。
更甚至是在話里頭涇渭分明,將睿睿的爹地和她的爹地區別開來。
童言無忌。
她自然是不知曉睿睿的父親其實和她是同一個父親。
然而在場幾個明了了真相的大人,卻是各有感觸。
突然之間,葉璃覺得瞞著他們是一件殘忍的事情。
可可會為了維護自己的爹地而伸出自己的小爪子。
睿睿,又何嘗不會?
“媽咪,我想出院。”自從知道是易瑾止給自己輸的血,睿睿便一直在別扭著。
不愿意接受壞叔叔也會做好事這個事實。
其實他最初將易瑾止定義為壞叔叔,也不過是因為這個壞叔叔欺負自己的媽咪。
如今,壞叔叔卻幫了他。
讓他竟不知該如何面對他。
再被可可一番指責,睿睿的小臉難得漲紅了,帶著抹后悔。
以免再尷尬下去,他決定立刻出院。
才不要待在這兒被可可妹妹指責被壞叔叔圍觀呢。
“寶貝,你身體還沒好全,醫生叔叔和護士姐姐們都說你得在這兒住一晚。媽咪陪著你好不好?”
倔強起來,睿睿定下的主意也是不容改變的。
眼睛一移,這才發現自己剛剛光顧著尷尬了,居然沒發現自家爹地一直站在門邊。
“爹地,我要出院!
”高聲朝著卓藺垣的方向喊著,睿睿顯得格外激動。
剛剛自己是一點底氣都沒有。
爹地不在,他就那么被可可妹妹指責,甚至連媽咪都沒站在他這邊,外公也是袖手旁觀。
如今,他終于盼到了自家爹地來了,怎不激動?
小孩子有時候,總是易脆弱的。
即使再自認為小大人,在遇到困難時,總是希望有那么一個人會站在他身邊。在遇到分歧時,總是希望有那么一個人會無條件支持他。
*
聽著那聲“爹地”,易瑾止五味雜陳。
明明,他才是他名正言順的爹地,可他那聲爹地,叫的人卻不是他。
那種挫敗感,深深地觸疼了他。
原以為卓藺垣定然是不許睿睿出院的,豈料他卻憑借著手杖一步步艱難地走了過來:“好,我們出院。”
竟然,是同意了。
“醫生都說住院觀察一下了,你怎么還……”葉璃不贊同地出聲。
卓藺垣卻是問道:“有讓護士姐姐給你掛點滴嗎?”
睿睿老老實實地回答:“我只輸了血,醫生叔叔說我恢復得很快,不需要掛點滴了,但要多注意休息,而且還不能吃辣的。”
“嗯。”問完了,卓藺垣卻是直接就伸出手,“那你穿好衣服下床,我們回家。”
狐疑地望著那只伸向自己的手,睿睿簡直難以置信。
他爹地不是一向最聽媽咪的話的嗎?
媽咪都說他不能出院了,可爹地居然跟媽咪唱反調同意他出院?
爹地今天是怎么了?
仔細地瞧了瞧爹地的神色,發現爹地神情緊繃,古怪。
肯定有古怪!
難道說是爹地怕媽咪被這個壞叔叔搶走,所以急急忙忙地想要讓他出院?
小小的腦袋,已經展開各種聯想。
*
卓藺垣已經牽過睿睿的手,并且還叮囑道:“跟外公媽咪說再見。”
“媽咪不跟我們一起回去嗎?”小家伙有點戀戀不舍,明顯便不理解爹地怎么態度突然這樣了,甚至連媽咪都不管了。
葉璃也總算是后知后覺地察覺到了卓藺垣的異樣。
若說他這是吃醋了,她從頭到尾似乎都沒怎么和易瑾止說過話吧?
他這是吃的哪門子醋?
難道說,是因為睿睿?
怕易瑾止搶走睿睿,或者說,怕睿睿知曉自己的親生父親是易瑾止,所以,卓藺垣有了恐慌感?
太過于在意,才怕失去,才會一反常態同意睿睿出院,讓他遠離易瑾止。
這男人,用不用得著這么杞人憂天啊?
甚至連她都特意忽略。
心里頭有股小小的埋怨升騰起來,葉璃瞧著那帶著睿睿離開甚至都吝嗇于跟自己說一句話的男人,突然便有些難受。
他從未對自己如此過。
太多的寵太多的愛,他總是默默付出,他總是做她堅實的后盾。
仿佛,他就那般理所當然地站在那一處位置,永遠都不會離開。
可剛剛,他居然故意對她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罔顧她的意愿……
*
卓藺垣就這樣帶著睿睿去辦出院手續了,葉澤端不禁搖了搖頭,不知道這兩人之間的感情是不是出了什么狀況。
“可可,我們先回去了。”見易瑾止在這兒,對于睿睿的身世,自然是得給他一個交代了。所以葉澤端便叫過可可,打算帶她離開。
可可卻是一臉的不愿意:“我要和爹地在一起。”
拿她沒轍,葉澤端只得放棄:“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先照看著可可,有事的話打我電話或者打你哥電話。”
病房內,只剩下他們三人。
易瑾止抱起可可:“今天可可就和我一起睡了,你也一起吧。”
什么叫你也一起吧?
也一起和我睡?
葉璃不禁睜大了雙眸。
“走吧。”而易瑾止,卻是率先走了出去。唯有那張低沉的俊顏,宣告著他心情的起伏不定。見她遲遲不動,竟是折回身,直接便攬過了她。
一百三十六29號,予她盛世繁華
“爹地,我們干嘛不等媽咪?壞叔叔還在那兒呢。”睿睿的意思是,壞叔叔還對媽咪虎視眈眈,他們這一走,壞叔叔如果對媽咪不利或者搶走媽咪怎么辦?
“她會回來的。”輕輕的一句,竟似呢喃,“老溫,開車吧。”
車后座上的男人靜靜地靠著,整個人神色疲憊,仿佛有太多的重擔壓著他,讓他喘不過氣來旆。
那向來給人頎長優雅感覺的男人,如今獨自靠坐著休憩著,仿佛被一抹孤寂縈繞。
睿睿的小手不免摸上卓藺垣的臉,想要觸碰那層紗布,卻生怕弄疼了他,只是弱弱地開口:“爹地,你是不是眼睛又疼了?”
媽咪在時,爹地總是表現得什么都沒事,地球照樣運轉而他也照樣活得好好的一點都不疼的假象。可是,媽咪晚上回去后,他好幾次偷溜到爹地臥室外,都聽到里頭痛苦的聲音。
爹地的眼睛,經過手術之后,根本就還沒有好全!
可他居然什么都不說。
“乖,不要說話。窠”
竟是將他整個小身子都抱在了懷里頭,抱得那般穩,那般緊。
睿睿不明所以,不過瞧著他如此,這個向來自詡小大人的孩子也難得地放松了下來,乖乖地趴在他胸膛,聽著他有規律的心跳。
嗯,還是爹地的懷里頭暖和。
卓藺垣輕拍著懷里頭的小身子,仿佛這才讓自己安定下來。
剛剛心里頭翻江倒海,雖然什么都看不見,可掙脫他的手直接奔向病床。那里,有睿睿,有易瑾止,也有她。那般一家三口的和諧景象,饒是一遍遍告訴自己未來的日子里他可能會面對更多像這樣的場景,可他還是發現自己根本就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睿睿管別人叫爹地,更接受不了葉璃和易瑾止談論睿睿的病情。
原來說到底,他也不過是一個自私的男人。
自私地不想讓這個自己寵了這么多年的兒子拱手讓人,更是自私地用孩子來綁住葉璃。
那一瞬,他害怕自己心底的那份渴望會讓他說出什么無可挽回的話來,所以當睿睿主動提出出院,他想也沒想便同意了,根本就不愿意顧及葉璃阻攔的意見。
“睿睿,如果不舒服的話告訴爹地。”今天的出血意外讓他明白睿睿的身體異于常人,日常中更得注意他的一些飲食以及生活了。
“嗯。”重重地一點頭,小家伙嘴角勾起。
手機鈴聲響起時,睿睿倒是像自動報告機,飛快地掃了一眼來電顯示報告道:“是太爺爺的電話。”
卓老先生已經回國了。
卓藺垣手術完成,杜九思被遣送出境,而他如果再留下來,很明顯會打擾到葉璃照顧自己的孫子。
雖然對葉璃不認同占多數,但誰讓自己的孫子就非她不娶呢?
所以,他還是回了法國,叮囑葉璃好好照顧卓藺垣和睿睿。
自然,他無形之中也給兩人下了壓力。
趕緊完婚,順便再為他添個曾孫。
見卓藺垣沒有接的打算,睿睿撇了撇唇自己接了起來。
一開口,便是響亮的“太爺爺!”
卓老先生在另一頭連連應了好幾聲,這才說道:“寶貝最近怎么樣?有沒有想太爺爺?”
想到自己今天的受傷,小家伙心有余悸,卻還是乖巧懂事地不想讓老人擔心:“睿睿吃好睡好身體倍兒棒,唯一不好的就是看不到太爺爺好想太爺爺。”
“好好好,”又是一陣爽朗的大笑透過點撥傳了過來。卓老先生明顯是被小家伙的甜言蜜語給說得心花怒放,“那就趕緊讓你爹地將你媽咪拐來。太爺爺已經著手布置婚房了,你讓你爹地媽咪速度點,咱們可以在中國的正月初八舉行婚禮。”
睿睿聽著不住點頭。雖然他不清楚中國的過年正月問題,不過能讓爹地媽咪舉行婚禮,他自然是樂見其成。
“嗯嗯,我會讓爹地再加一把勁的。”
“乖,讓你爹地聽下電話,太爺爺有話跟他講。”
睿睿用手肘推搡了一記卓藺垣,只可惜后者沒有絲毫要接聽的表示。
他只得將手機放到他耳朵旁。
“藺垣?”
卓老先生見長時間沒有聲音,便嘗試著開口。
卓藺垣這才如醍醐灌頂,察覺到自己因著心中所思而選擇故意忽略周圍人,頓覺一陣懊惱:“我在。”
“我這邊已經布置下去了,離中國年也沒剩下多少天了,你這邊也加把勁。既然兩人在一起了還有個孩子,那結婚是遲早的事情。不能因為易瑾止不愿意離你就不想想辦法。”
卓老先生還在另一頭語重心長地說著,從最開始抵觸他和葉璃到一起,到現在的促成,其實他的改變,又豈止是一點半點?
為了卓家開枝散葉,更為了卓藺垣,他做的讓步,又何其之大?甚至于整個萊恩斯家族都有可能因為他
的贊成而發生強烈爭議與內訌。
卓藺垣不由地將語氣放軟:“這個您別擔心,我會的。”
這段時間,葉璃一門心思都撲在了照顧他身上,至于與易瑾止的離婚,不知是她的刻意還是真的懈怠了,終歸還是將它放緩了。
他向來都是以她的意愿為先,她想要緩下來,那他自然全力配合。
在愛的世界里,有時候就是這般。
總是以另一個人為先,總想著讓她好,總想著不讓她為難,總想著她好,那么便什么都好。
“你自己心里頭有數就行,有什么事及時跟我溝通,別總是要讓我來催你。自己的身體自己也要多傷心,眼睛如果不舒服要及時告訴我,過幾天就可以拆紗布了,到時候一有情況要馬上告訴我,現在他們因為你打算娶一個有婚史的女人鬧得厲害,我得留在這兒震著他們順便將該料理的事情都料理了,要不然今年過年你也別想能順利娶妻了……”
對于卓老先生對他的付出,卓藺垣不無感動。
驀地想起什么,卓藺垣急急道:“您找人算過黃道吉日了?”
“是啊,正月初八,按照中國的傳統來,你先在那頭辦個喜宴,然后再將人接到巴黎這邊來。按照我的意思,以后你們就定居在法國這邊了。雖然她有可能會想家,但又不是不能回去。嫁夫從夫,總不能讓你這個男人去附和她一味地為她著想吧?”
卓藺垣卻沒有將接下來的話悉數聽進去,而是倏忽間打斷:“爺爺,能不能將婚期定在下月29號?”
“2月29號?正月初八那日子蠻好的,為什么要改?”
“只是,想要將曾經她被打碎的夢拼湊完整。”
四年一次的閏年,四年一次的2月29號。
四年前她的夢被易瑾止親自打碎。
而四年后的2月29號,他希望他親手為她將那殘缺的夢補上缺口。
親手給予她那份幸福……
*
葉璃最終還是被易瑾止半強迫地逮住拉去了他的公寓。
他的私人領域,她很少涉及。
也盡著一切努力避免和他接觸過多。
晚餐是葉璃準備的,理由自然是因為易瑾止說可可餓了,可可想吃她媽咪親手做的,她媽咪因為睿睿而拋下可可都不疼可可了。
一大堆理由,讓葉璃被他折騰得不得不下廚。
可可高興地大喊一聲,便歡天喜地地去客廳看電視了。
葉璃先淘米下鍋,這個簡單,電飯鍋上一插就搞定了。
只不過,感覺到靠在廚房門上的男人那道犀利而灼/熱的視線,她卻有些不淡定。
“你能不能先出去?”
停下折菜葉的手,葉璃頗有些頭疼地開口。
易瑾止深沉的目光那么毫無避諱地落在她身上,那般灼燙,仿佛要將她刻入心底。不退反進,他幾步走到她面前:“不出去又怎樣?”
她原以為他會立刻針對于睿睿的事情而跟她鬧個明白,可從離開醫院到現在,他居然只字未提睿睿的事情,更甚至連一句質問都沒有。
說到底,易瑾止確實是變了很多。
若是以往的他,怎么可能到現在一點脾氣都沒有?
怎么可能被蒙騙了這么久卻連最基本的質問都沒有?
皺眉,葉璃被他這般一瞬不瞬地看著,當真是有些亞歷山大,尤其是兩人現在的關系,頗為尷尬,這般同處一室,本身便有種不清不楚的味道。
“不出去的話,今天的晚餐就交給你了。”只能對他妥協,葉璃將面前的菜籃子往他手里頭一放,就想當甩手掌柜。
他愿意留在廚房重地那他便留著,她也樂得清閑,可以去陪陪可可。
只不過易瑾止卻再次用他的身子堵在了門口。
然后,將廚房門一拉,就這樣隔絕了和客廳之間的聯系。
相比于普通人家的廚房,易瑾止將其裝修得極有特色,現代典雅,舒心而有家的感覺,且空間范圍一點都不狹小。葉璃卻覺得這兒的逼仄空氣幾乎要讓她無法呼吸了。
有一種人,身上具有那種與生俱來讓人壓抑的力量。
易瑾止,便屬于那種人。
抬眸,她索性不再躲閃他的視線,就這般與他面對面。
“你到底想怎樣?”
手上是剛剛葉璃遞到他手里頭的菜籃子,易瑾止卻并沒有將它放下的打算,而是提著它,保持著那個堵住門的姿勢:“以前的事,我很抱歉。”
這,不是他第一次針對于以前的事向她道歉。
那般驕傲的一個人,幾次三番道歉,葉璃卻也知曉,那早已無濟于事。
“你的歉意我收下了。”
卓然而立,易瑾止一身清華,靜冷無波的眸眼有著繾/綣的溫柔,如波如浪,翻騰不休。他終于不再選擇沉默,
那清冽的嗓音響徹在廚房內。
“當年你胃出血我卻誤認為是你和那幫混混在一起不知自愛,我從來沒想到你是為了我。葉璃,對不起,我不該聽九思的片面之詞就將你徹底定了罪,顛覆了你在我心里的形象。”
當年的他只知道她和那幫混混一起胡天海地地喝酒,若不是九思實在看不過眼而幫她報警,她當年許是被那些人糟蹋,許是直接因胃出血過量而死了……
而調查之后才知,所謂的真相竟是那般殘忍。
她當年會那般不要命地和那幫混混喝酒,完全是為了他。
他當年年少輕狂,對于不平事雖然插手得少,但實在看不過眼的也會管上一管,所以得罪了那伙人。
而那一天,被他們找上門來了。
可笑他當時暈了過去,根本就不知曉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完全無視她對他的付出。
他難以想象那般瘦弱的人為了他將一杯杯烈酒摻雜著喝入腹是什么感受。那混合著淚水與疼痛的酒的滋味,想必在她的心頭是萬般苦澀的吧。
“當年真不該為了你將自己的胃折騰成那樣。”
可笑啊可笑,他初聽得她這一句時,還只當笑話一般聽了。
如今知曉真相,只覺得那時候的自己,當真是錯得離譜。
*
葉璃靜靜地看著他,他那雙眼中,再也不復當年的嘲諷,再也不復當年的冷意。
而她,卻已然沒有了過多的情緒。
當年為了他,她被那伙人逼著喝了十幾杯深水炸彈和伏特加。
到最后,她被警方救出后因胃出血和酒精中毒在醫院養了一個月,而昏迷不醒的他,則在杜九思急急忙忙趕來后被送回了家。
若警方沒趕來,她幾乎是以一命換一命的方式堵上自己來救他,可他醒來后,留給她的,不過是他和杜九思親密恩愛的畫面。
其實,再來追究當年的事情,早就沒有了任何的意義。
她不明白,為什么他突然就那般執著地想要將當年的事情弄清楚呢?
“易瑾止,如果你真的覺得虧欠了我,那么就在離婚協議上簽字吧。”
簽字嗎?
放她徹底跟卓藺垣在一起?
他承認,他很自私,他辦不到。
“我們有兩個孩子,葉璃,為了孩子,我們重新開始。”
是啊,他們有孩子,他們之間的牽扯,怎么可能斷得了呢?
睿睿是他的兒子啊。
葉璃平靜地看著他,終究,他還是提到了睿睿的身世。
“其實有關于睿睿的事情,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所以讓你誤會可可是你的女兒的事,我很抱歉。當年生下睿睿后醫生檢查出來他有先天性白血病,我爸怕我擔心又怕睿睿最終逃不過一個‘死’字,便讓卓藺垣帶走了他接受國外最先進的治療。而可可的母親恰巧在醫院去世,她無父無母無親人,父親便偷偷將她收到了我的名下。這件事我也是被蒙在鼓里的。但我確實是在孩子的身世上欺瞞了你。當然,如果你執意要睿睿的撫養權的話,我也不會退讓。”
一口氣說完,葉璃眼中有著一抹堅定。
易瑾止喉嚨不由有些發澀。
她還是不肯因為孩子而對他妥協重新接受他。
握著菜籃子的手捏得死緊,仿佛唯有這般,才能克制自己心頭的那股煩躁與慌亂。
驀地,他一個傾身,直接吻上她的唇。
葉璃一個掙扎,他卻一手捏緊菜籃子,一手扣住她的后背。
那般香甜的味道,令他流連。
舌在她口中肆意掃過,滾/燙的氣息攫取住她的,隨著唇舌的進/入,他右手的菜籃子落地,改成雙手緊摟住她。
酥/麻的感覺襲身,葉璃只覺得呼吸急促,那掙扎的動作因為缺乏空氣而停了下來。
察覺到她的異樣,易瑾止終于舍得放開她,唇貼在她的耳邊,灼灼的氣息一點點觸入她的耳膜:“當年,我真不應該推開你。”
隨即,像沒事人一般抽身退離,撿起地上的菜籃子放到流理臺上,便走了出去。
那遠去的背影孤寂,仿若失去了世間最珍貴的寶物。
**********************************
有木有人猜中為毛卓藺垣和睿睿鑒定出來居然也是父子關系?之前的病啊手術啊都有伏筆……
歸根究底還是一句話:卓先生你身體為嘛那么差……
一百三十七根本不準備給他半分機會的女人,該如何追?
一百三十七、根本不準備給他半分機會的女人,該如何追?
水南景灣。
睿睿已經發出了不止一百零一次的哀嚎。
“媽咪怎么還不回來啊?媽咪為了可可妹妹肯定拋夫棄子了。媽咪被壞叔叔拐走了……”
下意識說到“壞叔叔”的時候,睿睿心頭還是劃過一抹異樣。
畢竟是壞叔叔給他輸的血,按照外公的說法,如果不是壞叔叔給他輸血,他后果會很不妙窠。
所以,奇異的,對壞叔叔的排斥感竟小了很多。
甚至于,提到這個原本不怎么喜歡的稱呼時,還覺出了幾分親昵的味道。
睿睿不由地自嘆,自己就是太善良太見不得被別人幫助了,哎,欠了人家一份恩啊……
“爹地,壞叔叔這次幫了我,你說我該怎么還他這份恩情?”
餐桌里,沒有了葉璃的夜晚,父子倆無心自己做飯,都是回來的時候讓司機順道去打包回來的飯菜。
卓藺垣聞言,摸索著下筷的手一頓,良久,仿佛才找回自己的動作:“不用還。”
“為什么不用還?我可不想欠著他恩情。”睿睿感覺渾身不舒服,他最不喜歡的就是欠著別人的感覺了。
可如果要還,壞叔叔現在最想要的就是媽咪回到他身邊,難不成他還把媽咪拱手相讓?no/way!但其它的話,送個花籃表示下感激?好幼稚……
終于,卓藺垣選擇將筷子放下,沉著的面容在燈光下閃現著一抹異樣:“睿睿,你不欠他什么,而是他欠你。所以,不用想著怎么去還。”
小小的孩子就已經知道了知恩圖報就已經知道了欠人恩情要還。
突然之間,卓藺垣便有些好奇:“睿睿,如果是你欠了爹地,你會不會也得跟爹地一筆一筆地算過去?”
豈料小家伙卻是嘿嘿一笑:“咱倆誰跟誰啊,爹地你就別跟我見外了,以前給的零花不準收回,我的寶貝金庫也不準再沒收了……”
扒拉幾下飯菜,幾乎是落荒而逃,生恐一個慢速度就慘遭被卓藺垣沒收的代價……
*
感受到那小小的身影逃離了飯桌,卓藺垣對著一桌子飯菜,卻是再也沒有了食欲。
將近四年的相處,他怎么可能會對他沒有感情?
那是疼到了骨子里的愛,無論是誰都比擬不了的。
想到有朝一日睿睿會叫易瑾止爹地,而對他形同陌路,他的心便如同被撕扯,疼得厲害。
一步一步點著手杖挪到臥室,面對著那滿世界的黑暗,他突然好想給葉璃打電話。
好想問問她,究竟在哪,究竟和誰在一起。
手指在快捷鍵的位置循環著挪動,終于按了下去,卻又倏忽間掛斷。
竟是有些害怕那個答案。
今天的他,其實是有史以來最沒有出息的。
面對易瑾止的步步緊逼,面對那個真相的拆穿,竟是落荒而逃。
甚至于,親手將她推給了易瑾止。
留下她,親自面對那一切,有可能,是易瑾止的狂風暴雨般的質問,更有可能……
想到下一個可能,卓藺垣身子一陣緊繃。
其實,他又何嘗不是自以為是。
認準了葉璃顧念著他對她所做的一切而不會離開他,認準了他的眼睛還未復原她便不舍得棄他不顧。
但恩情終歸是恩情,不是她想要的感情。
她說她會嘗試愛他。
可她從未說過他已經愛上他。
越想下去,整個人便愈發覺得心口的位置跳動得厲害,眼角的位置,竟有了澀意。
紗布下的眼,再次毫無預警地疼了起來。
這已經是手術后第幾次疼了呢?
他已然記不清……
剛想奪門而出去找葉璃,手中的手機卻是驀地響了起來。
那熟悉的鈴聲,彷如天籟,他竟有些不敢確定,那般急切地接起,靜靜地等待著另一頭的聲音。
“卓藺垣?”
另一頭的聲音,來自于葉璃,小心翼翼地探問。
“嗯。”輕應著,卓藺垣問道,“什么時候回來?”
其實葉璃基本不會留在這兒過夜,畢竟兩人目前的關系實在是尷尬,尤其葉璃身上還冠著一張證。不過有時候耐不住睿睿的軟磨硬泡,或者有時候為了照顧眼睛受傷行動不便的他,便會在這兒住下。
畢竟每天來來回回往返著來,也實在是一件吃力的事。
而她自從又回到正常的上班作息,更是沒有時間了。
“我先在易瑾止這邊陪可可一會兒,睿睿的事情我已經跟他講清楚了。待會兒我直接回家了,你別擔心。”葉璃說的回家,自然指的是葉家。
安撫的聲音,情緒穩定,似乎之前和易瑾止的談話,并沒
有鬧不愉快,也似乎,她和易瑾止之間,并沒有舊情復燃。
其實,她能主動打過來向他報備,對他而言,就好比被無數的喜悅所砸中,令他再疼,都能夠上揚起嘴角了。
“好,那你跟可可好好聊會兒,小家伙見你總是往我這邊跑顧著睿睿,鐵定是要吃味了,好好哄哄她,可別做一個失職的母親。”
作為一個母親,要想擺平一桿秤,其實有些難。
對于孩子而言,即使她再努力地想要將自己對孩子的愛平分,可在孩子眼中,總覺得她對另一個會比對自己愛得多。
所以,小小的孩子之間,也便有了互相攀比心理,也便有了互相較勁心理,也便有了互相水火不同心理。
尤其像睿睿和可可現在的狀況,便屬于鬧得比較大的。
畢竟葉璃分/身/乏/術,這不是一個普通融合的家庭下的兩個孩子,而是屬于破碎家庭下的兩個孩子。
但按照可可對睿睿的不認同已經對易瑾止的依賴,即使葉璃最終和他結婚,四個人也不可能生活在一道。
那么葉璃作為母親,她的母愛對于可可而言,便絕對會覺得少了。
卓藺垣的聲音低沉有力帶著深深的安撫以及安定人心的力量,葉璃重重地點了一下頭。他總是比她想得深遠,總是能輕而易舉便猜透她的心思。
又反應過來他根本就瞧不見她點頭,立刻重重地應了一聲:“我會努力跟她溝通好的,你早點睡,晚上別想太多。”
這一句,猶如一顆石子,在卓藺垣的心頭留下了層層漣漪,竟是止也止不住地擴散開來。
她讓他別想太多,她主動打電話過來,她跟他交代她的行程,是因為怕他胡思亂想,是怕他鉆了牛角尖。
這說明,她根本就是在意他的想法的?
那喜悅的泡泡,一個個地飄起。
剛剛還抽疼的眼,那份疼痛就這般被她的一句話,奇跡般地安撫住,什么感覺都沒有了。
“好,我不會想太多,你要回去了跟我說一聲,我讓老溫將你送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回去就成。”
“大晚上的,你是想讓我不放心嗎?”
一句話,堵住了葉璃的推辭。
她這才無奈答應。
等到掛斷電話,卓藺垣久久地捏緊手里頭的手機,手心,竟有些發熱。
那緊繃的情緒,逐漸放松下來,唇角依舊保持著上揚的弧度。
“爹地,跟媽咪通完話開心了?”睿睿不知什么時候自動自發地扭動門把手探過了小腦袋。
卓藺垣不說話,算是默認了。
“切,純粹就是小孩子,連我都不如,還得讓媽咪哄。”睿睿小大人似地留下自己的鄙夷,然后就屁顛屁顛地在卓藺垣發飆前飛快跑了。
拖鞋的聲音在地板上回蕩,卓藺垣只是靜靜地聽著。
是啊,他是越活越回去了,連個小孩子都不如。
竟還要讓女人哄呢……
*
自從被遣送回國,短短三個禮拜,杜九思便如同活在人間煉獄。
在菲律賓的經紀公司直接將她雪藏,甚至于要跟她解約。
沒有了強有力的后盾,在這一行且沒有過多的人脈條件下,再做下去,也就只有兩個字——等死。
是,她是逃脫了中國律法的束縛,僥幸避免了坐牢。
但她原以為她在菲律賓境內好歹混了多年,早就積攢了大批量的死忠粉。
即使經紀公司要維護自身利益切斷與她之間的關系,那好歹也應該看到她能為公司創造的整體價值才對。
她沒想到菲律賓的經紀公司做起事來那么有原則性。
但凡一個藝人有了過錯被追究,并不像中國那般先為她辟謠,實在不行先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