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婚期29號,首席一品妻-第40部分

么能夠一路順風順水甚至還能夠遭到卓藺垣那樣的維護,甘心替她擋下那一刀!
憑什么連易瑾止也要為了她而不顧她的死活,甚至連律師都不愿意幫她請一個!
明明當初她和他還好好的,明明當初他也曾承諾不會娶葉璃會娶她。
可她不過就是在美國的時候面對千里迢迢追過來的他故作矜持了一番,可她不過就是打算等干出一番事業之后才名正言順地入主易家,可她不過就是在易瑾止千方百計地打聽她的下落時偷偷跑去了菲律賓,可她不過就是在菲律賓待了幾年然后載譽歸來。
她以為,她身份和地位不同了,更能夠得到他家人的認可。
可她的以為,卻不是他的以為。
他甚至都打算放棄他當年對她的承諾,而要娶葉璃了。
她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怎么可能甘愿?
所以,她在婚禮上才會那般瘋狂,才會那般不能自制。
但如今,她當真是不愿意離開這兒。
不愿意變成國內人人喊打的喪家狗。
雖然說被遣送回菲律賓后,那兒有她的根基有她的事業基地,但她的事情鬧得這么大,菲律賓人又怎么可能不知曉?
而她,也必定會失去大量粉絲。
甚至還會被不少人黑。
****************************************************
機場洗手間。
一遍遍用水沖刷著自己的臉,看著鏡子里頭那個面色蒼白的人,杜九思都快認不出自己了。
明明,僅僅花了幾年便成為無人不知的影視明星,她該是光環籠罩的。
可她頭上,卻再也沒有了那個光環,有的,只是一身的臭名。
也許有人會同情她為愛緣故情有可原,可到底,那一瞬她確實是動了殺心。
呵,只可惜,她動作太慢。
沒毀了葉璃那張臉更沒讓她當場死亡。
“這么折騰自己干什么?這沒有罪一身輕松地被遣送回去,不是皆大歡喜?”
身后驀地傳來一道男聲。
杜九思回頭,便見曾斐鳴走了進來順帶將洗手間的門落鎖。
“你瘋了!這是女廁!”她急急地想要出去,卻被他一把攔住。
“放心,門口我放了在維修的牌子,不會有人進來的。至于里頭嘛,我想,應該就你一人吧。”
四處環顧了一下,曾斐鳴倒是顯得極有自信,仿佛早就對女廁的情形了如指掌。
他摸上她的臉,嫌棄般看著上頭的濕意:“這妝都花了,現在的你居然對這些都不介意了?果真是女為悅己者容,他不在意你了,你就不想打扮自己了?”
“關你什么事!我心情不好不想打扮不成嗎?如果是你,被生養自己的國家就這樣趕出國門,你會好受?”
杜九思是完全沒有好氣。
如果說之前她還得看他的臉色讓他幫忙,那么現在,她實在是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思。
她都不能再回來了,總得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
“你這么急干什么?這也是為了救你不得不走的一條路。要不然,你覺得咱們能斗得過卓家請的那三十多個律師團?人家都說響當當享譽全球的大人物,雖然部分人根本就不怎么熟悉中國的律法,但他們的專業水平在那兒,又是集眾家所長,怎么可能不讓你判個十年十五年的?你能夠按照這個判,完全是咱們那位杜法官放水了。”
是啊,若是真的判下去,即使是有了菲律賓國籍,但也可以在中國境內服完刑再被遣送出境。
而杜偉武,卻省去了她的服刑,而是和所有的陪審團討論得出的結論,是將她直接遣送出境。
她的罪名,說大了就是先服刑后遣送。
說小了就是直接遣送完事。
所以,她的這個父親,確實是在暗中幫著她不假嗎?
上次他那樣幫她,她一直覺得他是出于對她的虧欠。
而這一次,他頂著外界輿/論的壓力,卻還是給她放了水,這中間,他必定也是走了許多關系,拉攏了不少人。
她竟不知,對于那個從小就沒有養過自己一天的父親,是不是該恨了。
“好,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你走吧。”
“你這是過河拆橋,利用完了就讓我走人?”顯然是不滿意她的態度,曾斐鳴的唇直接便咬上她的耳,“總得,好好補償一下我吧?為你做這么多四處奔波勞累得,這段時間還總是吃不上肉,你知道的,男人每天不吃上幾次肉,當真是瘦起來快,一直這么下去,某些方面的能力也會大大衰退了。所以,為了你自己的福利同時也為了我的福利,咱們是不是該……”
欲言又止,卻是恰到好處。
他的手,也毫不客氣地下移,直接探入她的衣物細細地摩挲。
和曾斐鳴每一次做,他的速度倒是持久,只不過他似乎是有這方面的潔癖,從來就沒有真正進/入過她。
而是如同隔靴搔/癢,有時隔著她的內/褲,有時又是故意用手,有時是索性讓她用手。
細數下來,他確實是從未真正和她發生實質性的關系。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不過杜九思倒是很樂意在這件事上打擊一下他。
“連真真正正地碰我一次都沒有,還打算一天吃上好幾次肉?你這話是不是說得也太滿了?你確定你有這個能力做到?”
原本還有心思和杜九思調笑的人聽了這句,立刻便收了剛剛的那副慵懶,神情一下子就變得難看起來。
那只探入她衣內的手驀地狠狠捏住她的一團柔軟:“所以,你不愿意接受我的憐惜,卻更喜歡浪一點?”
不待杜九思反應過來,他卻是驀地開口:“好!那我就滿足你!”
竟是直接便撤下她的打底裙,又撤下她的黑色打底/褲。
然后,動作迅速得解開自己的皮帶。
一切,蓄勢待發,根本不給杜九思說不的機會。
只不過,當磨蹭上她那處,他卻又戛然而止。
所有的動作,都化作他重重地轉身,在洗手臺上砸下一拳。
“呵!我也想不顧一切地真正要了你,只不過,我卻不能害了你。杜九思,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歡你,可你從不回應,甚至濫/用我對你的喜歡。行,那我就再給你抓一條我的把柄。我患上艾/滋了,呵!知道我當年的第一個女人是誰嗎?實話說我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那天和你在酒吧里喝酒,有人說要和我去開/房,心里眼里到處都是你,那不就是你嗎?怎么可能不會是你?葉璃非得說那個人不是你,呵,那明明就是你啊。”
“所以,我付出了應有的代價。呵!這個把柄,你滿意嗎?”
當年若不是迷戀上了杜九思,若不是喝醉酒執迷不悟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借酒消愁明知那人根本就不是她,卻還是想讓自己的痛苦減輕些而犯下了一些永遠都無法挽回的錯。
這個錯,他獨自承受了那么多年。
更甚至于他的身子也在跟著一點點變差起來。
他掩蓋得很好,甚至還收買了醫生篡改了病歷,這才能混到如今的高位不讓人察覺。
但有些事埋在心里太久,他也會累。
尤其是再次碰到她,這個他多年來的魔怔,他還是會選擇毫不猶豫地幫她,卻不愿害了她,真正和她發生關系。
只不過,他的體貼,在她的眼中,卻成為了性/無能的代表。
呵。
事情啊,就是這么可笑。
他這么多年來對她念念不忘,而她呢,對易瑾止念念不忘。
易瑾止許是這么多年也對她念念不忘,最終卻變成對葉璃念念不忘。
果真是,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人生,這人生吶……
冷不丁聽到曾斐鳴提到得了艾/滋,又牽扯到當年兩人在一起醉酒的事情,杜九思便難以置信地倒退兩步。
他的意思,若不是她,他當年根本就不會跟那個不知道是誰的女人上/床,更加不可能會被那個女人感/染上艾/滋。
而罪魁禍首,不是那個女人,而是讓他魔怔了的她。
若不是她對他拒絕,若不是她當年愛慕著易瑾止……
杜九思不敢再想,語調也不由地弱了幾分:“抱歉,我不知道你會發生這種事。”
一個好端端的男人,稔是誰遇到這種事,也不會好過。
這些年來,他獨自承受著這些,那種苦,必定不好受。
倏忽間,杜九思想起了再次和曾斐鳴牽扯到一塊的那件事。
那個黑色的暗巷,她被三個混混盯上,身體被灌了藥,差點就被那三人輪流性/侵。若不是他及時出現,恐怕她那些報導,早就滿天飛了。
事后易瑾止幫她將報導壓下,可那畢竟是事后。
當時真正在現場幫她的,卻是曾斐鳴。
也是他,那么虛虛地進了她,讓她擺脫了藥效。
正是因為那一次,她才和他有了交集,也才知曉這幾年來他混得順風順水,一路爬上了省長秘書的高位。
*
葉家。
易瑾止剛到,便被可可給抱住了,八爪魚一般黏在他身上:“爹地,媽咪跑了!”
小家伙眼里頭還含著淚,顯得楚楚可憐。
“什么跑了?”
一百三十床上她主動他配合
饒是易瑾止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可還是被可可的話給弄得喉頭發澀。
葉璃……
自從明白她才是他藏在心底的那顆朱砂痣后,他反倒有些望而卻步了。
錯得太多,多到他竟不知怎樣出現在她面前,才算是對她真正的彌補。
明明,他是那么地想彌補,那么地想將一切都導向正途,可他卻又是那般無能,本著暗暗幫她的想法做了那么多,到頭來卻還是讓她受到了傷害,甚至被她誤解是他一手導致的案件結局。
那種被人誤解的感覺,真他媽難受窠!
自從知道葉璃因為他而出車禍,易瑾止原本打算徹底放棄用可可來讓她就范,但可可對他的依賴又豈是能因為一點距離而消失的?
身在曹營心在漢,小家伙為了爹地媽咪能在一起,倒是一心做起了小間/諜。
聽著可可的話,易瑾止將她抱起親了親女兒的臉頰:“爹地做了錯事,所以媽咪不打算理爹地了。”而且,還要跟著其他男人雙宿雙飛。
“但是,可可有時候也做錯事,媽咪雖然一開始不打算理可可了,最終反而會來哄可可呢。”
小家伙稚氣的嗓音卻是帶著一抹認真:“媽咪是不是喜歡上卓叔叔了?卓叔叔雖然好,可又不是爹地……”
嘟囔著,小家伙顯然是站在易瑾止的陣營。
不免因著女兒的偏向而唇畔揚起一抹弧度,刮了刮她的鼻頭,易瑾止對著女兒道:“這小嘴甜的,爹地決定獎勵你一天游樂場游玩。”
可可卻顯得興致缺缺:“但媽咪又不去……”
最終,跟葉澤端打過招呼之后,易瑾止帶著可可去了游樂場。
父女倆默契一致,對于只有兩個人的玩鬧,同樣顯得沒什么情緒。
“要不,我給媽咪打個電話讓她過來?”可可舔著冰淇淋,小眼睛一閃一閃的。
易瑾止沒說可以也沒說不可以,卻是故意將手機給掏了出來:“爹地手機上有幾款游戲不錯的,挺適合你的。”
然后,就這么將手機給塞到了可可手上,還體貼地為她解鎖,甚至還劃到了葉璃的手機號上。
可可瞧著那快如閃電的一幕,小臉不由隱忍著笑偷偷覷了一眼明明很希望媽咪過來卻故意裝作無所謂樣子的爹地:“爹地,游戲呢?”
直接拆起了他的臺。
易瑾止見小家伙不給面子了,俊臉上也不見任何尷尬的神色,而是手指一動,居然就撥了出去。
撥號對象,葉璃。
聽筒中歌曲旋律響起,易瑾止揚了揚眉:“噢,爹地好像弄錯了。”
然后,就這么將手機給丟到可可手里頭,自己當起了甩手掌柜。
可可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突然便覺得爹地挺J/詐的。
只不過,她也許可以讓媽咪過來,但爹地這樣總是不跟媽咪說話,不哄哄媽咪怎么成?
女人都是要哄的啊。
電視劇里的爹地都是哄著媽咪的。
電話終于接通,葉璃正在廚房里為睿睿煲湯,電話是睿睿接的。
一看到那個名字,睿睿便知道是誰了。
別看他只有四歲,這字可都是認得差不多了。
電話是壞叔叔打過來的。
壞叔叔找媽咪能有什么好事?
哼!想跟爹地搶媽咪是不是?
所以,睿睿拿過葉璃的手機便瞧瞧走到了陽臺上去接。
一接通,便沒有好氣:“哼!壞叔叔,又想拐走我媽咪是不是?告訴你,你想都別想。媽咪是我爹地的,和你才沒有關系呢,你別故意使壞!有我在,才不會讓你得逞呢!”
這么一鼓作氣說了一大通,睿睿就想得瑟地掛斷電話。
只不過,電話另一頭傳來的聲音明顯便不是易瑾止的。
“你才是壞人!居然搶走我媽咪!媽咪是我爹地的,才不是你爹地的呢!媽咪最疼我,我才不讓她離開爹地呢!”
竟然,是可可。
自從會說話之后,可可的學習能力驚人。
尤其是在發揮小孩子天性時,更是有著小孩子固有的較真與執著。
稔是哪個孩子的母親被別的人搶走,這個孩子都會展現出對母親的占/有欲。
一聽到那來電的人是可可,睿睿有片刻的發懵。
可可妹妹態度真是一點都不友好。
上次就是這樣,不愿意接受他爹地,甚至也不愿意叫他一聲哥哥。
明明當初她住院的時候他可是去陪她玩了好久呢,那會兒他還和她一起玩游戲,她居然這么快就忘記了他們之間的革命友誼!
不過,礙于對象是可可,睿睿倒不好仗著自己比她稍微大那么一丁點就和她吵架。
他可是哥哥,他是有紳士風度的!
“可可妹妹,你不能認賊作父,那個壞叔叔不是你爹地,我爹地才是你爹地。”
這小小年紀,對四字成語倒是極為精通。
這句話,無疑是在火上澆油。
“你才認賊作父,你爹地才不是我爹地!你顛倒黑白你混淆視聽,我不要聽你說話,我要跟媽咪通話!不準你接媽咪的手機!你把手機還給我媽咪!”
原本還想好好跟可可妹妹說說話讓她棄暗投明的,只不過很顯然,話不投機半句多。
可可妹妹當真是冥頑不靈啊。
干嘛非得跟那個壞叔叔牽扯到一塊?
壞叔叔有什么好的,只知道幫著別人來欺負媽咪。
若不是他,媽咪也不至于被那個壞阿姨欺負,爹地也不至于為了救媽咪而傷了眼睛到現在還什么都看不到,而更可惡的是,那個壞叔叔居然還幫那個壞阿姨逃脫法律制裁。
明明那個壞阿姨該坐牢的,要不是這個壞叔叔從中使壞,她早就坐牢了,而不是就這樣放走她去了其它國家。
哼!可可妹妹認賊作父不說,居然還不明事理。
“媽咪有事正在忙,沒時間接聽電話。”雖然身為哥哥該照顧妹妹的情緒,可妹妹太讓他心寒了,他才不要讓媽咪跟她通話呢。
到時候媽咪一心軟就跑去哄她了,那他和爹地怎么辦?
媽咪好不容易才成了爹地的女朋友,他才不要讓任何人破壞爹地和媽咪呢。
兩個孩子在電話兩端各自叫著勁,而另一頭,易瑾止卻是聽著那揚聲器里睿睿的聲音,俊臉一陣發黑。
葉璃,還真是好得很!
居然一天到晚放著女兒不管而去管卓藺垣和他那兒子!
虧得他還將可可還給她。
結果她呢,就是這樣照顧可可的?
就是這樣當一個好母親的?
好!真是好得很!
對別人的孩子這么上心,對自己的孩子卻是這樣置之不理。
這么厚此薄彼,她難道就不怕可可傷心?
孩子的心思最純粹,所以也最容易受到傷害。她難道從來沒考慮過這一點?在她對兩個孩子的天平中發生傾斜時,另一方,注定會受到傷害。
*
“讓葉璃聽電話。”從可可手里拿過手機,易瑾止朝著另一頭的睿睿強制要求道。
“是誰打來的電話?”
而另一頭,葉璃煲好湯卻到處都找不到睿睿,這才發現他竟躲到了陽臺上,甚至手里頭還拿著她的手機,還放在耳朵旁說著話。
很顯然,是在和什么人打電話。
驚慌之下,睿睿慌忙將手機背在身后,所以也便沒有聽到易瑾止的聲音。
腳點著地面,睿睿顯得有些可憐兮兮。
“我……”
葉璃一步步走近:“睿睿,小孩子不能說謊知不知道?”
好吧,再不說實話,他在媽咪眼里就成為了一個說謊話的孩子了。權衡利弊,睿睿忙將身后的手機不甘不愿地摸到了身前,又遞到葉璃手上:“是可可妹妹打來的電話。”
不過,他卻不敢說他在電話里頭和可可妹妹產生了爭執。
若讓媽咪知曉,如果她偏幫可可妹妹,那他的小心臟絕對承受不了。
葉璃哄著他先回去喝湯,自己則站在陽臺上接起了電話。
冬日的午后,暖陽灑耀在身上,籠罩著一層金輝。
葉璃的聲音也發著溫淡的暖意:“可可,剛剛媽咪在忙沒聽到手機響,睿睿哥哥幫忙接了一會兒,不準生哥哥的氣,也不準生媽咪的氣好不好?”
那般暖,仿佛能暖到人的周身,暖到人的心脾,讓人無法抗拒這份柔和。
易瑾止不禁有些妒忌起可可來了。
女兒都能夠享受到她的溫暖,現在的他,得到的卻只有她的冷臉了。
心里頭那股別扭的感覺更甚,易瑾止沒好氣道:“忙得連照顧女兒的時間都沒有?你現在還是有夫之婦,放著自己女兒不管成天往一個帶著兒子的鰥夫家里頭跑像什么樣子?”
聞言,葉璃一怔。
下一瞬,便有些咬牙切齒起來。
誰告訴他卓藺垣是鰥夫來著?
他這嘴,當真是吐不出什么好話來啊。
“易瑾止!”葉璃猛地斥道。
對于他,她竟覺得那般無力。
猶記得那夜他賴在她臥室內將她抵在門上,他那蠱惑人心的嗓音就那般響徹在她的耳畔。
他一點點講述著兩人的錯過。
講述著他對她的動心。
講述著他的執迷不悟。
講述著他的后悔不迭。
講述著他希望和她重頭開始。
而一眨眼,那個說出和她重頭開始的人,卻又開始和她冷言相對了。
杜九思判刑這件事上,她起先雖然也曾懷疑過他。最終卻被杜岑安的話給打消了疑慮。
他如果真的要幫杜九思,確實是不需要費那么多的周折,甚至還這么遮遮掩掩。而且和她解釋時,眼神中透露出來的情感,又是那般不容人忽視。
只不過,她不再懷疑他,卻也并不代表他可以肆意這么批判人。
“卓藺垣是我男朋友,他的未來妻子是我,你一句鰥夫,是將我和他一起詛咒上了。那我是不是該回敬你一下?”
葉璃的聲音平靜而沒有絲毫的溫度。
易瑾止拿著手機的手竟是一陣不穩。
若不是可可的小胳膊飛快地伸了過去接住,估計那手機也就只有倒霉落地的份了。
卓藺垣是我男朋友,他的未來妻子是我。
她的語氣是那般堅定。
態度是那般果決。
心臟的位置,倏忽間絲絲糾疼。密密麻麻的,那股深沉的痛,快要從心房漫開時,他努力調整不暢的呼吸。
可可正給他做口型“不準惹媽咪生氣,要哄媽咪。”
易瑾止看在眼里頭,雙眼竟有些發熱,默默點了點頭。
“可可和我現在在游樂場,她身上的衣服被灑翻的飲料弄臟了,你趕緊過來給她送套衣服過來。”
瞬間,可可朝著易瑾止豎起了大拇指。
這說謊不打草稿的本事,她總算是見識到了。
而易瑾止心緒調整之快,也讓小家伙有些瞠目。
明明剛剛還是一副受了刺激天塌下來的樣子,可一下子卻又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
大人,都是這么強大的嗎?
居然一下子就仿佛變了一個人,然后又重新變回去。
*
“這么匆忙就要走嗎?”卓藺垣有嚴重潔癖,在醫院那么多天,洗澡到底比不上在家里頭自由。而且那里衛生條件有限,他每次也只是簡單地沖洗一番。
一回了家,他便開始重新打理自己。
而每日午后的洗澡一次,是他和常人不一樣之處。
家里打著暖氣,他直接穿著一件居家服就出來了。
對于葉璃這么快就走,他顯然有些不甘不愿的。這連帶著他的步子也有些不穩。
眼睛不能碰水,上頭的紗布卻因洗澡而被水蒸氣給沾濕了些許。黑暗中,他的感官被束縛,唯一能夠讓他一步步感受的那抹光源,卻要離他而去。
情急之下,他早就忘記了家里頭的布局擺設,將好不容易記住了每一個步子每一個尺寸每一處家具擺放角度位置給拋諸腦后,就這樣讓人措手不及地磕到了桌子尖銳的邊緣。
腹部的位置,霎時便是一陣鉆心的疼。
葉璃察覺到異樣,忙幾步跑過來查看。
“怎么這么不小心!不是向我保證說已經將家里頭的位置背得牢牢的了嗎?”忙將他強制性安置在沙發上渾身上下檢查了個遍,額頭緊皺如同一座山。見他確實是沒事,還是不放心,“不行,你等等,我先將這一個個的尖角都包起來。”
然后,不等卓藺垣開口,便開始找出膠帶又找出泡沫,就這樣將不管是茶幾還是桌子還是椅子,但凡容易傷人的東西都用心地裹了起來,防止他再讓自己受傷。
卓藺垣就這樣靜靜地坐在沙發內,感受著她為他的忙碌。
即使看不到,他也知曉,那樣子的她,必定是讓她怦然心動的。
那般的溫婉嫻靜,那般的讓他沉醉其中。
從睿睿的描述中,他知曉她今天穿了一件粉色呢子短款外套,里頭是一件黑色打底裙。
這身打扮,青春洋溢,完全無法讓人相信她已是孩子的母親。
而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凝集著耐心,那般小心翼翼地檢查著周圍的每一件器具,檢查著每一個有可能讓他摔倒的角落。甚至于地面,她都不放心地重新檢查了一遍,摸了摸是否還有水漬。
將一切搞定時,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后的事情了。
睿睿早就將美味的湯喝得差不多了,還不忘貼心地給卓藺垣舀了一碗,順帶又將剛剛和可可吵架的事情告訴了卓藺垣。
在這件事上,他倒是沒有隱瞞。
因為怕自己和可可妹妹關系鬧僵會影響爹地娶回媽咪,所以睿睿完全是無條件配合卓藺垣。
喝了一口湯,卓藺垣沒有說什么,而是捧著碗,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向正在廚房洗手的葉璃。
貼近她,將那碗貼到她唇畔:“我嘗了一口,發現你的手藝真的不錯。你如果真的要走,先喝完了再走。”
“我……”
“可可也是你的孩子,我明白的。”
一句話,就那般將葉璃想要解釋的話給堵在了喉中。
感受到他的體貼,葉璃有些喉頭難受。
永遠都給予她想要的溫暖,永遠都不會質疑她,永遠都站在她身邊。
不會一味索取,而是一味獻出。
那般的他,讓她想要抗拒,卻又那般艱難。
就著他的手葉璃的唇抿上碗的邊沿,一口口喝著自己燉的湯。
那味道,仿佛就這般變了樣。
竟是甜的?
“忘了告訴你,我剛剛也喝了一口,如果我估摸的角度沒錯,剛剛我下唇的地方,應該就是你如今下唇的位置。所以,你懂的……”
你懂的……
你主動吻了我呢……
語氣中,竟隱含了一抹愜意。
舒心至極。
葉璃面色大窘,耳根子一點點發紅:“我……我先走了,睿睿,好好看著你爹地,有什么事立刻打電話給我。”
“爹地又不是孩子了,干嘛還要讓我看著他啊?”小家伙不配合地反駁著葉璃的語無倫次,小臉卻是樂開了花。
嗯,這種感覺真是好。
難得看媽咪臉紅呢。
*
游樂場的長椅上。
可可板著小臉,一板一眼地教育道:“爹地,你不能對媽咪那么嚴肅那么冷淡。現在是媽咪不要你了,所以你得主動,要多哄哄媽咪懂不懂?真是的,不是說男人天生就會哄女人嘛?為什么放到你身上,就不靈驗了呢?果然舅舅是騙我的。”
可可人小鬼大地說著,那樣子,仿佛早就歷經了一切。
易瑾止居然還端端正正地坐著,顯得極為受教。
“真奇怪,你一直都不會哄女人嗎?那你當初是怎么和媽咪滾/床單生下我的呢?”自然,可可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她的思維,也有了局限性。
而易瑾止,卻在可可提到當年那一場意外時,頗有些尷尬。
他一直覺得那一夜該出現的人是杜九思,可葉璃卻不知廉恥地爬上了他的床。
可如今他再想,卻早不敢輕易斷言了。
既然錯信了一次生生錯過了她,那么其余那些他自以為是的真相,他也不敢輕易相信了。
“爹地笨啊,所以以前都是你媽咪哄爹地的,嗯……當然,和爹地滾/床單,也是你媽咪主動的。爹地只要配合就行……”
說得,竟還帶著點炫耀。
是啊,以前的他,享受著葉璃追在他身后的日子。
斬斷和她的聯系徹底和杜九思在一起之后,卻還是被葉璃時不時地關心著。
“爹地你騙人呢,那你和那個壞阿姨是怎么在一起的?難道不是你會哄她嗎?你不會哄媽咪卻會哄壞阿姨,哼!”
壞阿姨,指的是杜九思。
這一點上,可可倒是和睿睿一樣同仇敵愾。
一百三十一沒有資格耽誤他的人生……
哄杜九思?
印象中,易瑾止倒是一次都沒有哄過杜九思。
那種典型的男人哄女人的招數,他確實是不擅長更甚至可以直白地說,他一點都不會。
當初和杜九思在一起,一切仿佛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他以為她就是號碼的主人,那個曾在地震中一直與他相伴的人,所以,接受她,拒絕葉璃,一切都是那般自然。
唯獨在拒絕葉璃這件事上,他沒想到一向抽刀斷水的自己,會留戀那份溫暖窠。
只不過……
他和杜九思在一起之后,從未談過那場地震,也從未談起過那些短信旆。
他有意不讓她知曉他是因為那所謂的報恩情愫才和她在一起。
只不過,卻還是對自己有著鄙夷。明明和她陷在黑暗的災后現場時,他對她萌生出了心動,可為何當兩人真正在一起后,卻少了那份感覺?
難道,當真是因為葉璃的緣故?
一遍遍告訴自己,這樣的行為與腳踏兩條船無異。
所以對于葉璃,他更加冷淡了起來。
如今,當他知曉一切,才發現自己錯得是那般離譜。
當初,杜九思即使沒有主動騙自己說與他發短信的人是她,卻也是刻意用短信的內容誆騙了他誤導了他。
而她,居然能知曉他和葉璃溝通的短信卻加以利用,這樣的心機與手段,他以前從未想過,如今想來,竟有點可怕。
可笑他更該恨的,卻是自己。
蹉跎了年華,錯過了這般多……
*
“爹地,媽咪來了!記得剛剛咱們說好的,要哄媽咪不能兇媽咪知道嗎?”
可可的小嗓音傳來,帶著激動。小家伙用手肘推搡了一下他,然后屁顛顛地跳下長椅,迎著葉璃奔了過去。
午后的陽光照在不遠處那一大一小的身影上,葉璃將可可高高抱起,臉上洋溢著母性的光澤。那種溫柔發自內心的笑,深深地刻入他的腦海。
那般美好的一幕,那般美好的人。
為何,他以前從未為此駐足?
易瑾止幾步走到母女倆身前,體貼地接過葉璃手中裝著衣服的袋子:“先去那邊坐一下吧。”
將人騙過來是打著可可被飲料弄濕了衣服的名義的,所以做戲自然得做全套。
可可配合得很,乖乖地脫下那件粉色短外套。
所幸午后的溫度很高,打在人身上暖意融融,小家伙也不至于感冒。
等到將衣服給她穿上,葉璃便想著帶她離開:“寶貝,咱們不是來玩過好多次了嗎?待會兒太陽公公馬上就要下山了,咱們先回家去給外公做晚餐好不好?今晚上舅舅從法國回來了呢,咱們慶祝他回來做一頓大餐好不好?”
一聽葉卓溯要回來了,可可立刻便露出了笑:“舅舅都去了好久了還不回來,我還以為他不疼可可了呢。”
小家伙嘴角一嘟起,粉嫩嫩的唇就這樣可愛地展現在人眼前,讓葉璃看得心癢、
一旁的易瑾止,也不由地想要緊緊將她攬住。
而他,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而且,還做得更多。
直接將葉璃也給攬了進去。
因著葉璃給可可換外套時是直接讓她躺在直接懷里頭的,而換完后小家伙也一直不愿從她懷里頭出來。
所以易瑾止想要攬可可,還得一并將葉璃給攬進去。
感覺到腰間多出來的那條手臂,葉璃只覺得腰際的位置灼/燙得厲害:“你的手往哪兒放呢?”
相比于她的不自在,易瑾止卻自在多了,理直氣壯:“當然是抱女兒了。沒辦法,你擋著了,所以只能將你也一并抱了,便宜你了。”
這話所出來,竟還有點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感覺。
葉璃當真是要咬牙切齒了,明明是她被占了便宜,被他這般一說,她反倒成了占他便宜的那一個。
可可在一旁聽著,偷偷翹起了嘴角。
*
接下去,因著可可強烈要求,三人留在了游樂
免費TXT小說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08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