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婚期29號,首席一品妻-第3部分

想象。
他甚至都不知道,在婚禮前一個月她便生下了這個孩子。
二十一這與你何干?
音樂聲終于停了下來,旋轉木馬玩得歡脫了,可可在葉璃懷里頭歡快地扭動著小身子,非得自己下地來。
拗不過她,葉璃無奈彎腰,剛打算將她放下地,耳畔卻突然傳來一句不帶溫度的話——
“明天我帶她去醫院做個檢查。”
倏忽間,葉璃僵硬了一下身子。
徐徐將可可放下地,她牽住她的手以防她亂跑,這才不疾不徐地回轉身來:“易先生這是懷疑我家可可不是你的種?”
明明告訴自己要淡然,可出口的聲音,還是免不了染上諷刺意味。
一大一小就這樣手牽手站在他面前,那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母女天性,讓易瑾止微微動容。
“葉璃,你說話就不能文明點嗎?”皺眉,她還真是老樣子,一遇到不爽,嘴里頭要么機關槍似地掃,要么就索性說一些粗鄙之詞,哪像一個千金大小姐的樣?
剛得知他竟有一個女兒時,他是震驚的。
可震驚之外,他竟絲毫不懷疑那孩子是自己的,帶著連他自己都說不清的篤定。
甚至在盤問自己母親前,便已經有了計量。
“易瑾止,你他媽都懷疑到我名聲上來了,你居然還讓我文明?去你妹的文明,這玩意兒我還真沒有。噢,你的杜九思有,你可以從她那里體味體味。”明明自己在人前不是這樣出口成臟的,可在他面前,幾乎是本能,不顧一切,只為扳回一城。
“孩子面前,你說話還真是……”和她說話,最終的結果不外乎是讓自己頭疼。這一點,以往每一次接觸,其實他都有感觸。
這樣的性子,怎么可能是那黑夜中輕聲慢語鼓勵著他安慰著他并在他手心寫下“一切有我”的女子呢?
還好,不是她。
九思,才該是這樣的女子。
扯了扯自己的領帶,這一次,易瑾止沒有顧及可可的畏懼心理,直接便將她抱起,面朝葉璃:“三年來你任由她不會開口卻根本不去想辦法,再這樣拖下去,她如果一輩子都不能說話,你打算怎么辦?”
眼睛逼視著她,清俊淡雅的身姿,內斂淡漠。
唇畔的弧度料峭,帶著一絲咄咄逼人的冷硬。
原以為為了女兒,她會突然安靜下來,甚至反省自己的錯誤。
可葉璃,終究還是那個不按常理出牌的葉璃。
將女兒從他手上奪過,她緊緊地將其護在懷里,眸,冷到了骨子里:“這,與你何干?”頓了一下,又補上那個疏離卻不陌生的稱謂,“易先生。”
*******************************************
寫文六周年紀念下。另,感謝那么熱情祝我生日快樂的親,嘿嘿,激動~
二十二她標準弱女子
可可不會說話,一旦對游樂場的哪一項感興趣,便會睜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望著葉璃,還不忘拉著她的裙擺,一個勁地往那兒拉。
有些過于刺激性的項目,葉璃自然是不敢讓她玩。小家伙不會鬧,但眼角流轉的淚水,卻讓她犯疼。
“寶貝,這摩天輪……就,就算了吧?”一看到這個,葉璃的腿腳就發軟。其實有時候,倒也不怕可可玩,而是她怕……
可可聽得媽咪這樣說,小腦袋一轉,嘴巴撅了起來,眼睛巴巴地就看著一片歡聲笑語的天空,那里,飛輪轉動,歡快的人群一個個都展開雙臂,迎接著一波又一波的震撼。
“出息!究竟是女兒怕還是你怕?”一直全程無聲陪同的易瑾止終究忍不住開口,瞧了一眼連看一眼摩天輪都要吞咽一下口水的葉璃,難得地,剛剛被她諷刺的郁悶一掃而空。
再強勢又怎樣?還不是個女人?連小孩子都會玩的項目也怕的女人而已。
想到此,心情大好,竟蹲下/身,摸了摸可可的腦袋:“寶貝,你媽咪不帶你去,爹地……”想到之前可可極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現,易瑾止又倏忽間改口,“叔叔帶你去玩?”
聞言,可可的眼中閃過一抹光亮。下一秒,那抹光亮消失,又巴巴地瞧著葉璃。
那樣子,仿佛葉璃說一個“不”字,她便得忍痛割愛。
“摩天輪的刺激,需要大聲用聲音喊出來。可可其實可以嘗試一下這種方式。”若是她真的能開口,那坐一百次又何妨?
最終,葉璃點頭,瞧著父女倆一大一小牽著手往前走的畫面,竟有些發酸。
可可其實很好與人溝通,別人待她好,她便不排斥他。
這不,之前還對易瑾止害怕得躲閃的她,已經會主動去牽他的手。
若以后,她親易瑾止,卻疏遠她這個母親……
想到此,葉璃便神色一變。
易瑾止,這就是你的目的?
*
經過摩天輪,可可一下子對易瑾止產生了依賴性。之后想要坐云霄飛車,他不過稍微解釋了一句“等可可滿十周歲才能玩這個”,小家伙竟也不鬧,也不要葉璃這個媽咪了,直接乖乖地跟著他的步子走,臉上幸福的表情,不言而喻。
之后,母女兩人又在易瑾止的陪同下去玩了碰碰車、旋轉秋千、大觀纜車、海盜船。又在一個主題餐廳解決了午餐。
下午的時候,易瑾止先帶她們母女去看了4d動感影院,時間流逝,最后的項目定為穿梭鬼屋。
漆黑泛著熒光的空間,陰風陣陣,不時有青面獠牙的“鬼”飄過。
可可的害怕不能用聲音表現出來,就只是一個勁地拽著葉璃的衣角。終于,小家伙似乎是被嚇得走不動路了,小腳丫不再往前走。
葉璃剛想要將她抱起,易瑾止卻先她一步,將可可抱了個滿懷。
“你的力氣,似乎也就只適合抱幾份辦公室文件吧?”
如果說喬梓欣是標準的女漢子,葉璃就是標準的弱女子。大學里頭打水,提兩個水壺似乎就已經到了她的極限。
大二那會兒,他莫名其妙號召那些個學生會男成員幫女生提水壺到女生樓下,曾一度讓她受益匪淺。
葉璃望了他一眼,這一次竟沒針鋒相對地反駁,而是任由他磁性的嗓音帶著絲因嘲笑她而染上的愉悅,久久回蕩在鬼屋內。
二十三這是把我當司機了?
夕陽西下,游樂場的人逐漸少了起來,臨近出口葉璃便給司機老李打了個電話讓他來接。
掛斷電話,還抱著可可的易瑾止目光深邃地望了眼她,里頭復雜難辨:“你自己不是有車嗎?瑪莎拉蒂不開了?”
瑪莎拉蒂嗎……
自從三年前那場車禍,車子雖然被修好,卻永遠地窩在了她家車庫。
心里對開車已經產生了陰影的人,如何還能再開?
唇角的自嘲滿溢開來,卻又略微上揚:“帶著可可出門,我崇尚安全至上。”
葉璃今天穿了一件高腰連衣裙,上頭是米色的雪紡,下頭的裙擺是清新的綠色,又外罩了一件白色絲滑的開衫。
落日的霞光在她身上隴上一抹金色,眼角眉梢,明明是笑著的,卻似有著無邊的寂寥。
男人的眉毛微蹙,黑眸熠亮,就這樣瞧著她此刻的表情。
因為有女兒在,所以為了保障女兒的安全,她不愿意自己開車?
長身玉立,風吹過,他那細碎柔順的頭發被風吹得有些凌亂。筆挺的身姿,俊朗的五官,深邃的眼神,以及那抱著可可閑適從容的動作。無疑,這是一個優秀的男人。
可他,卻摸不透眼前的女人。
他不過是問了一個簡簡單單的問題,她卻也要針鋒相對。
那抹略帶刺人的笑是什么意思?
崇尚安全就崇尚安全,為什么非得露出這種讓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笑?
想起她自從來易氏上班后,他好幾次都看到她要么打車要么坐公交上下班,他蹙起的眉,愈發使得他的整張臉有些冷沉。
小家伙似乎感受到了自己媽咪和這個叔叔之間涌動的劍拔弩張,小身子在易瑾止懷里扭動起來,伸出兩只小手,朝著葉璃要抱抱。
“你這小東西,剛剛還纏我纏得緊,現在利用完了就把我踢了?”在她的小屁股上作勢打了一記,易瑾止倒是沒阻止,直接將她抱到了葉璃懷里。
*
易瑾止自然是沒讓老李將她們母女接走,將可可交到葉璃懷里之后,長臂一展,完全出于本能般,就這樣攬上她的肩頭帶著她往前。
這般親密的動作,仿佛早已千年,陌生中帶著抹熟悉。
葉璃身子一僵,易瑾止也好不到哪兒去。尷尬地用咳嗽掩飾過去,卻故意拔高了嗓音:“葉璃,我的女兒,我不需要別人為我送,懂?”
原來,是為了女兒……
任由他攬著,半強迫般上了他的車后,葉璃打電話給老李不用來了。而她懷里的小家伙,竟趁著她打電話直接爬到前座去了,稀奇般蹭蹭這兒蹭蹭那兒。
易瑾止的車依舊是那輛低調到極致的輝騰,車上的掛飾,甚至還是她以前從飾品店里為他淘回來的。
可可對空調有些敏感,覺察到這一情況,易瑾止降下車窗,又對后座的葉璃命令道:“這是把我當司機了?坐到前頭來!”
二十四我老婆的東西居然要被你拿去送人情追其她女人?
饒是再不甘不愿,但可可都爬到前座去了,葉璃自然是不放心她那么小一個孩子坐在副駕的位置。
那個位置,一旦發生車禍,喪生率比任何一個位置都更甚。
打開車門,她踩著高跟下車,才剛要打開副駕的車門,一個耳熟的聲音便傳入了耳。
“葉小姐!”
法語的腔調純熟,帶著絲興奮。
停車位的另一頭,巴斯蒂安堪堪將車停好便發現了葉璃,那叫一個激動。
這些日子他是牟足了勁追葉璃,每天往易氏送一束鮮花加浪漫賀卡,上頭用流利的法語書寫了對她的滿腔愛意。
晚上更是在易氏守株待兔,瞅準了機會便要送她回家。
只不過,鮮花沒等來成果。連送她回家的機會,也被她給一次次回絕。
如今好不容易在這兒碰到了,巴斯蒂安自然是不愿意錯過這個難得獻殷勤的機會。
環顧了一下自己的車內,可惜沒有鮮花,眼角一掃,便瞧見了后座那個奶娃子手里頭正捧著的項鏈盒子。
“睿睿,這禮物借叔叔用用。回頭叔叔再買個一模一樣的還給你。”
出口的語句是熟練至極的中文,哪兒還是在尊皇時磕磕絆絆蹩腳至極的單個中文詞匯?顯然,他這趟來中國,是故意隱藏了自己會中文的事實。
小家伙見他要伸手過來,忙警覺地緊緊護住手里的寶貝:“巴斯蒂安叔叔,這是我和爹地送給媽咪的見面禮。你為了對其她女人獻殷勤,居然連我媽咪的東西都要搶,我鄙視你!”
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巴斯蒂安剛要再接再厲,豈料,原本坐在他后座的男人明明緊閉著雙眼,如今卻幽幽睜開了眸。
男人身姿堅毅,雙腿交疊,慵懶地雙臂環胸。身上是一件深灰色襯衫,顯然之前是小憩著的,還披著一件西裝外套。
無聲地將西裝外套優雅地重新套在自己身上,男人這才將深邃的眸落在巴斯蒂安的臉上:“我老婆的東西,居然要被你拿去送人情追其她女人?”
聲音清冽,泛著一絲能讓人輕易折服的壓迫感。
巴斯蒂安猶如被什么給戳中,竟是不敢說半句反駁的話,忙裝傻充愣地笑了笑,逃也似地下了車:“我下去和人打個招呼。”
男人摸了摸旁邊兒子的腦袋:“爹地都特意從法國飛來陪你在游樂場玩了一天了,還生氣?”
睿睿別扭地扭過自己的小腦袋:“誰讓你將我先送回國,自己卻還留在巴黎的?都不帶我去見媽咪。”
“爹地總得先將工作處理好,這樣以后才能一直留在國內和你還有你媽咪在一起,你說是不是?”
這般溫柔的男人,仿佛之前給人壓迫感的那個人,根本就不是他。
“卓藺垣,這是你自己說的,不準再騙我!”小家伙終于轉過了腦袋,小大人似地對身旁的那人直呼其名。
男人失笑,捏了捏睿睿的臉蛋,目光落在車窗外正走向另一輛車的巴斯蒂安。
當瞧見那個背對著他的女人時,卓藺垣唇畔的弧度一點點加深:“睿睿,咱們很快,就能見到你媽咪了。”
*******************
終于將卓藺垣放粗來了,不要大意地喜歡他吧。
二十五你怎么可以變胖呢?
回葉家的路上,輝騰明明保持著勻速行駛,每個紅燈,也是穩步停車,一路該讓道的讓道該超車的超車,可從易瑾止掌控著方向盤的手以及那毫無表情的臉上,葉璃稔是瞧出了他的不對勁。
“有關于巴斯蒂安的這個case全權交給lisa。自己的客戶就該自己搞定,居然還要拖著上級領導給她收拾殘局。易氏沒有這種規定。”
易瑾止冷不丁的開口,讓葉璃一怔。
敢情,他的不對勁,是因為這件事?
“易先生放心,那個case由于巴斯蒂安先生只會法語,我當時不過是搭了把手。現在既然外派出國的一名法語翻譯回來了,這事我已經轉手了。”早在尊皇包廂被巴斯蒂安那般調/戲時,她便決定不再跟進了。這段時間巴斯蒂安又對她窮追猛打,她更是煩不勝煩。
剛剛從游樂場出來居然還那么巧碰到他并被他纏著扯東扯西,所幸搬出了易瑾止這個上司,聲稱自己還有公事,這才將人給打發走。
可可在葉璃懷里扭動了一下,小嘴張了張,卻是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只得用手拽著葉璃的裙子,另一只小手指著車后座。
葉璃瞬間便有些尷尬起來,抓住她的小手不讓她亂動:“寶貝,這是叔叔的車,所以沒有的哦。”
聞言,可可撇了撇小嘴,乖乖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瞧著母女倆旁若無人的互動,易瑾止俊臉有些沉,告訴自己不要去管,卻還是忍不住想要知道她們談論的是什么。
十字路口,紅燈交替,他的車穩穩停了下來,狀似隨意地用指節敲擊著方向盤,他徐徐開口:“可可想吃零食?”自然不可能是零食,不過總得有一個幌子讓他托出這個話題。
葉璃默契地和可可對視一眼:“她覺得你的車很大很喜歡。”
“你的瑪莎拉蒂,似乎不遑多讓吧?”明知她是敷衍故意不讓他知道,易瑾止便愈發想要刨根究底,“葉璃,我有權了解自己的女兒。”
“女兒”兩字,那般自然而熟練,仿佛早已演練過多遍,讓葉璃終究還是妥協了。
“可可說你車后座沒有兒童座椅。”為了可可的安全,家里的車子都是配備了兒童座椅的。所以,可可才會好奇易瑾止的車后座居然沒有。
聽此,易瑾止沒有再說什么。
只是微微瞇了瞇眼。
似乎,他該好好改裝一下自己的車了……
*
玩了一天,吃完晚飯給可可洗澡。
將小家伙用浴巾包裹住抱回房間,葉璃取過床頭柜的手機,不期然發現一條未讀短信。
【媽咪,爹地說你變胖了。你怎么可以變胖呢?你肯定是沒想我想得茶飯不思!哼!我決定明天就去找你算賬!】
拽拽的語氣,帶著抹孩子的嬌嗔。
看來,是發錯了。
*
最近大部分都是用手機碼字的,好糾結→_→晚點還有更新哈。
二十六自作主張她的愛情是零
易氏財團。
“葉經理,這邊有您一份快遞。”
周一一早去公司,前臺小姐便喊住了正要去坐電梯的葉璃。
淺淡的妝容,七公分高跟在光潔的大理石地面踏出清脆的聲響。
“沒留名?”瞧了一遞面單上空白的一片,葉璃皺眉。
“是的,剛剛才送到的。不過也真是奇了,這年頭送快遞的小哥都西裝革履了。”喃喃了幾句,前臺小姐兀自收拾著自己桌上的東西。
*
二十五樓。
國貿部。
“葉經理,又有人給你獻殷勤了?”judy從格子間探出了腦袋,一見葉璃手上的東西便笑開了臉,好奇地八卦。
這些日子巴斯蒂安對葉璃窮追猛打不是送這個就是送那個,國貿部的人早已見怪不怪了,葉璃不要,所有的東西幾乎都落入了他們部門人的手。
“你喜歡就拿去吧。”隨意地將快遞盒子拋到judy桌上,葉璃徑直去了自己辦公室。
過不多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開,judy神色古怪地走了進來。
“葉經理,這個……我實在是沒膽收。”將背在身后一個包裝精美的飾品盒遞了過去,連帶著一封筆法稚嫩的書信,“這是你家寶貝兒子送來的……”
她原以為是某個如同巴斯蒂安的追求者,所以也樂得從葉璃這里收些她不要的禮物。豈料今天這一收,竟讓她收出來一個驚天秘密。
這位國貿部空降來的經理,原以為她和上頭有什么不可見人的關系,沒想到人家早就結婚了,連小孩都快過了打醬油的年齡了。
不動聲色地接過那封所謂的書信,葉璃讓她先出去。
【媽咪,這是我親自為你選的禮物,不準說不喜歡,要不然小心我翻臉。ps:晚點我和爹地來接你下班。】
歪歪扭扭的字,署名的位置,是“兒子睿睿”。
詫異在眸中流轉,聯想到昨晚收到的那條短信,葉璃不禁一嘆。
這年頭的小孩子還真是早熟,有些那么小就讓家里給他買手機了,有些這個年紀居然就懂得發快遞了。
*
周一注定是個繁忙的日子,各部門大小會議不斷,還得參加易瑾止召開的高級主管會議。
葉璃自然不可能將快遞的事情放在心上。不過那飾品盒里的項鏈,因為快遞面單上沒有發件人地址,她根本就無法退回。
“葉經理,你們國貿部上個月的業績慘淡,這個月還打算讓我看相同的數據?”
偌大的環形會議桌,易瑾止坐在首位,環視一周,直接沖著一直在走神的葉璃開火。
一大早來公司便聽到她已婚并且有個體貼老公和孝順孩子的消息。
雖說他是打算認下可可,但并不表示他打算公開他和她之間的關系。
她以為昨天他陪著她們母女一整天便覺得該母憑女貴了?居然自作主張到如此地步!
二十七談話教育別沾花惹草
會議室內,一個個都是高管,由于易氏分公司跨國,好些公司股東被調到了不同國家坐鎮。其余一些上了年紀的雖然還在國內,但已經極少主事,除非股東大會才會出席。
原本易瑾止一進來,他們便發現了低氣壓纏/繞,如今見他突然將炮火開向了葉璃,一個個不禁為自己松了口氣。
葉璃翻動著手中的資料。這份資料,和今天早上剛交到總裁辦的一模一樣。另一份,此刻正躺在易瑾止面前的桌上。
“上個月確實是我們部門業績不利,但這月我們手頭跟進的大客戶不在少數,月底預計能下單的人數也很可觀。當然,這只是針對國內市場,至于國外市場那塊,市場部正在做國際推廣策略,再由各地分公司配合,目前為止得到的數據是上月兩倍不止。”
聲音清冷,葉璃投在易瑾止臉上的視線含了幾分譏誚。
如此數據,他居然說和上月一模一樣?
擺明了便是有意刁難她。
葉璃的聲音一點點砸在空氣中,沉穩中帶著女子固有的執著與堅持。易瑾止忽視她嘴角的那抹譏誚,俊臉微沉:“葉經理,上司最喜歡的便是員工用數據說話。但這個數據,不是你所謂的預期數據,而是實際數據,懂?”
懂?
她怎么可能不懂?
他心情好了便讓各部門簡要談談情況,他有意刁難時就錙銖必較,一個細微的誤差都能被他故意放大幾百倍。
一切,還不都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沒有向易先生提交一份滿意的數據是我國貿部這個經理的失職,我回去之后會努力反省。”
見她明明是對他咬牙切齒卻還是忍了下來,易瑾止又繼續實施身為總裁的提醒:“公司不是年輕人的游樂場,情情愛愛這種東西要杜絕帶進來。自己的私事別和公事摻雜在一起,一些不切實際的謠言就要扼殺在搖籃里。”
這番話,字字句句都別有深意。其他人不免感慨易瑾止耳目靈通。這位葉經理今天早上才剛傳出有了老公兒子,總裁居然這么神速地得到了消息并且借這次會議當面批了她一頓。
右手緊握簽字筆,葉璃努力讓自己接受這份欲加之罪。
*
會議結束時已經快到下班時間,坐電梯回到二十五樓,葉璃還未踏進自己的辦公室,另一部電梯門突然打開。里頭鉆出一個小小的人兒,瞧見她時,小臉上盈滿了笑意。腳下如同踩了風火輪,猛地扎進葉璃的懷里。
“媽咪!”清脆的聲響,讓國貿部的職員一個個從格子間探出了腦袋,也讓葉璃僵立當場。
坐總裁專屬電梯下來的易瑾止原本是來找葉璃進一步談話教育的,堪堪聽到這一句,太陽岤不期然突突地跳動。
二十八統統滾蛋
由于葉璃穿著高跟,小家伙才只到她大腿的位置。
小男孩仰起臉,眼角眉梢都染著無盡的笑意,細碎的發絲在他額前服帖著,他又猛然將腦袋壓在葉璃大腿上壓呀壓,將其弄亂。
“媽咪,你昨天都不回我短信。”平時小大人似的,可初見到自己的母親,又變成了一副撒嬌的乖乖牌,帶著被大人不理會的委屈。
葉璃是完全呆愣原地了。
好端端的,一個陌生小男孩冒了出來并且抱住她大腿就叫她媽咪,她自然不可能反應過來。
她倒是希望被人叫媽咪,只可惜她的可可到現在都還不會開口,她甚至都不知道那聲遙遙無期的媽咪在以后能否有機會聽到。
“寶貝,你是?”將小男孩推了推,可惜后者一副怕她跑了非得黏住她的架勢,死抱著她的大腿不放。
“葉經理,這是你兒子?”有膽大的下屬直接從格子間探出,笑著討好,“小家伙這么小就這么帥,基因就是好啊。”
睿睿驕傲地一挺胸:“那是我爹地和媽咪共同的功勞。”
隨即小手扯了扯葉璃的裙擺:“媽咪,我送給你的項鏈你收到了嗎?爹地說初次見媽咪一定要給媽咪送見面禮,可是睿睿的零花被爹地扣了,為了買那項鏈,睿睿被爹地剝削背了整整一個月的中國古詩詞……”
小家伙興奮又略帶抱怨地喋喋不休,葉璃則從他的碎碎念中隱約明白了些什么。
昨天晚上那條短信,是他發的。
而那個寄項鏈的孩子,居然也是他。
他叫,睿睿?
抱著她一個勁叫她“媽咪”的睿睿?
*
“好一個母子情深的感人畫面。葉經理,沒想到你兒子都這么大了,是不是得向我好好解釋下你應聘易氏時填寫個人資料那欄的未婚是怎么回事?”
聽著睿睿抱著葉璃大腿一口一個爹地一口一個媽咪,易瑾止終于忍不住出聲。電梯門闔上,特助江宿之跟在他身后。
皮鞋踩踏在地面,發出沉重的聲響,帶著一絲逼人的意味。
這女人還真是會招蜂引蝶,一個巴斯蒂安不止,如今居然還冒出來一個兒子。
她這樣,對得起可可嗎?對得起他們的女兒嗎?對得起他……不,對得起他這個栽培她的上司嗎?
易瑾止的俊臉冷淡,讓原本瞧熱鬧的國貿部眾人立刻縮回了格子間。
誰都知道易氏最注重的是員工的忠誠度與可靠度。入職時填寫的資料一旦作假,即使這人再優秀,那也只有被掃地出門的份。易氏甚至還會徹底封殺此人,讓他(她)在t市根本就待不下去。
居然有人敢對自己母親大小聲,睿睿立刻小大人般攔在了葉璃前頭,小臉一板,不客氣地警告:“不準你欺負我媽咪,要不然我讓我爹地收購了這家公司讓你們統統滾蛋!”
伴隨著他的童言稚語落地,“叮——”的一聲,電梯門緩緩打開,縫隙處,是男人的一道修長身影。
****************
親們中秋快樂!!
二十九理所當然男人的氣場
“爹地,你停個車怎么這么久?”睿睿不滿的聲音有著埋怨,“媽咪被人欺負了。”
修長有力的腿邁出電梯,一身煙灰色襯衫,簡單隨意。卓藺垣抬眸掃了一眼,不動聲色地將眼前的一幕收入眸中。
白色的燈光在他身上染上一抹柔和,他的唇畔習慣性上揚起一抹弧度,仿佛心情極好。唯有熟知他的人,才會知曉他不笑則已,一笑,便必定是謀定而后動中。
卓藺垣幾步越過易瑾止,站定在葉璃面前。
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溫潤矜貴,眸中暈蕩起墨染的光澤,灼灼其華。
長臂一伸,他直接將正纏著葉璃的睿睿勒住了后衣領提了起來:“你倒是長本事了,不聲不響就跳下車直接坐電梯上來了。”小嘴倒是甜,居然被他問出了葉璃的樓層號。
腳尖離地,睿睿的小臉蛋漲紅:“誰讓你總是這個忙那個忙,媽咪都快要下班了才送我過來,我當然急著上來找媽咪了。”
卓藺垣依舊不緊不慢地提著他的后衣領,眸光微抬,對上葉璃:“昨晚這小子拿我的手機給你發短信,沒打擾你吧?”
“沒、沒……”不過是一條短信,她怎么可能介懷?
“今天的禮物收到了?”
“收、收到了。”總覺得,面前的這個男人有著讓人無法輕易反駁的氣場,明明那般溫潤無害,葉璃卻下意識被他帶動著思路走。
“項鏈是這小子挑選的,作為給你的見面禮。東西不貴,主要是這小子的一份心意。”
“哦。”
“如果不喜歡你就偷偷扔了,別做出寄回來這種事情,讓他傷心。”
簡簡單單一句話,居然就斷了葉璃的退路,讓她糾結了一整天的事情不得不放下。
扔?人家的一份心意,她若扔了豈不是糟蹋?
只不過,若收了,這非親非故的……
“快下班了?”
“啊?嗯,快了。”
“那我和睿睿就在這兒等你,晚上一起吃個飯。”
卓藺垣的嗓音醇厚沉穩,不疾不徐,卻帶著理所當然。
葉璃完全是莫名所以,不過是短短幾句交談,她甚至連他是誰都不知道,人家居然就這樣理所當然地邀約吃飯了?
甚至還帶著一個纏著她喊媽咪的孩子?
*
易瑾止全程瞧著旁若無人互動著的兩人,俊臉暗沉,在葉璃即將開口前倏忽間替她回答:“葉經理身居要職,晚上還得留下來加班加點,恐怕是沒這個時間了。”回轉身,朝著身后跟著的江宿之正色道,“江特助,美國那邊的工程項目和葉經理溝通過了嗎?”
察言觀色一向便是江宿之的強項,聞言,立即翻找手頭正拿著的那份資料:“美國和這邊有時差,詹姆斯先生又要求今天務必和相關負責人進行視頻會晤,所以葉經理今晚恐怕會有些忙……”
睿睿聽到這里,小嘴立刻扁了下來:“這么說媽咪今晚沒時間陪我和爹地了……”
卓藺垣終于舍得將他的后衣領放了下來,摸了摸他的腦袋,正視易瑾止:“忘記自我介紹了,鄙姓卓,卓藺垣,是法國萊恩斯家族的最大股東,不巧是易氏目前正合作的這家美國公司的投資方。相信詹姆斯先生之前已經讓人打電話給貴公司知會過我會來華全權處理合作事宜的事情了。今晚相關的視頻會晤就可以省掉了,易先生口中的葉經理可以與我邊用餐邊詳談。”
三十不傲嬌一下會缺肉?
旋轉餐廳。
高樓之巔,燈火璀璨,霓虹旖旎。
暖色的燈光下,兩大一小的身影坐落在餐桌旁,竟是格外和諧。
睿睿小大人似地自己用刀叉將餐盤里的牛排切成整齊均勻的小塊,然后紳士般將自己面前的餐盤和葉璃面前的餐盤調換,求表揚地揚起大大的笑容:“媽咪你嘗嘗這個,睿睿喜歡吃牛排。可我吃這個容易鬧肚子,爹地每次都不許我多吃。”
當了媽的女人最容易母性泛/濫。
小家伙如此貼心的舉動,配合著那水嫩嫩的眼睛巴巴地望著她,葉璃自然不會拂了他的這點小渴/望。這種時候,當然也不會去計較他為何總是逮住她就喊媽咪。
用叉子叉起一塊,先往他嘴里頭送:“牛排吃多了確實對身體不好,你爹地也是為了你好。”
瞬間,睿睿臉上的笑蔓延開來,仿佛都裂到了耳根,卻又染上一抹小男孩的嬌羞氣:“媽咪,我已經是小大人了!我可以自己吃的啦。”
明明是聲明自己已經長大,卻又矯情且傲嬌地張開小嘴,將送到嘴邊的小塊牛排咬下,細細地咀嚼,小臉上樂開了花,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幸福。
透過薄薄的鏡片,卓藺垣沉默地看著這一幕,俊雅的臉上似是有流光浮動。薄唇微啟,卻是輕斥自己兒子:“卓一睿,你不傲嬌一下會缺塊肉嗎?”
豈料,小家伙卻是底氣十足地回應:“我愛傲嬌我樂意,有媽咪撐腰,我干嘛不傲嬌?”說完,迅速瞧了一眼卓藺垣的神色,發現他唇角并未綻放太過讓他驚悚的笑之后,便放心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心有余悸地繼續享受著嘴里由葉璃親自喂過來的美食。
他爹地,若是淺笑還好,一旦笑得愈發濃,便鐵定是心中有了什么計較,每每讓他小心肝亂顫。
就好比上一次,家里的兩個伯伯暗地里做了手腳企圖讓爹地的公司股價大跌,爹地就是勾起一抹讓他看了渾身不自在的笑,然后沒幾天就不動聲色地將原本擁有公司股權的兩個伯伯踢出了董事局,且成了巴黎街頭的喪家之犬。
卓藺垣對睿睿的舉動不以為忤,優雅地執起面前的高腳杯,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46
2013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