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婚期29號,首席一品妻-第2部分

,魚貫而入,一個個都穿著襯衫,脖子上的領帶卻歪歪扭扭著,甚至那衣領上都還有鮮艷的口紅,顯然是從其它包廂過來的。
在他們之后,易瑾止一身淺藍襯衫,雙手插在褲袋中,面無表情地步入。視線掃到沙發上居然任由人壓在身上的葉璃,眉頭瞬間緊蹙,眸中劃過不悅。
十一不領情嗎?呵
易瑾止、牧景謙、杜岑安、孔司衍,自從易瑾止出國,孔司衍婚變,這四位公子已經很久都沒在t市同時出現過了。
“易、易先生……巴斯蒂安先生他,他想……”還是lisa最先反應過來,雖然對那三位t市首屈一指的公子口中的“嫂子”有些疑惑,但易瑾止作為四公子之首,向來是最有分寸的一位,如今突然出現在這兒,怎么能不成為救星?
“lisa,貴客不過是讓我陪/唱一首歌,這種小小的要求我們身為合作方難道都不能滿足?趕緊切歌。”
早在四人進來后,巴斯蒂安便明顯一愣。
葉璃趁著他發愣的功夫已經推開他,站起身,面色如常地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亂的衣擺,高跟鞋踩在光線朦朧的地上,噠噠有聲,柔軟的腰肢蹲下,纖細的手臂探出,白嫩的手指徐徐一伸,直接撿起被扔在地上的話筒。
仿佛剛剛被強迫的狼狽不復存在,一切都游刃有余。
“巴斯蒂安先生,請。”流利的法語發出,似乎之前的劍拔弩張根本就不復存在。將話筒遞到還未回過神來的巴斯蒂安手中,自己則取過了桌上的另一個。
見此,三公子面面相覷。
幾人原本便在另一頭的包廂玩樂,杜岑安一趟洗手間,便瞧見了應酬客戶的葉璃。
對于葉璃,幾人倒是不陌生。當初企圖母憑子貴結果卻反倒令新郎逃婚。
這消息雖然被封鎖,但他們幾個是誰?怎么可能不清楚?
更何況當初按照易瑾止的性子,似乎對葉璃是曾動心過的。
于是一番鬧騰,他們便打發走了幾位小姐,直接推搡著過來了。
包廂那扇金光閃閃的大門中間是玻璃材質,剛到外頭,他們便瞧見了里頭的畫面,自然也瞧清了葉璃被人壓在沙發上的一幕。
瞧著易瑾止那張鐵青的臉,牧景謙率先推門走了進去。
如今,身為當事人的葉璃居然對他們的解圍不領情,甚至還要繼續作陪。
*
順著她的動作,易瑾止沉默地瞧著她的一舉一動,眼神愈發深邃,良久,他突然諷刺一笑:“光陪/唱不陪酒,葉小姐這待客之道做得不周啊。”
不領情嗎?呵。
修長的腿邁出,人便已經三兩步走到了沙發前坐下,雙腿交疊,后靠在沙發背上,長臂自然地從茶幾上取過一瓶啤酒,示意葉璃接過。
音響發出巨大的聲響,狹小的空間,光影斑駁,似有火花在涌動。
葉璃遲遲不動,一張美麗的臉面無表情地瞧著易瑾止手上的啤酒瓶。
***********************************************
十二為你胃出血
“易少,這啤酒都還沒開蓋,就這樣遞過去給女士多不紳士啊。”孔司衍唯恐天下不亂,直接便接了過去毫無形象可言地用牙齒一咬將其撬開。
原本幾人還為了給易瑾止一個面子喊葉璃嫂子,如今見當事人根本就不在意,自然也樂得少了拘束,起哄道:“來,給這位大客戶一個面子,一口氣干了!”
若還是三年前,以葉璃的性子,別人若是敢激她,她必定會奉陪到底。何況她的酒量不差,對于易瑾止,她向來是窮追不舍。別說只是一瓶啤酒,當年為了他,她甚至被那伙人逼著喝了十幾杯深水炸彈和伏特加。
到最后,她被警方救出后因胃出血和酒精中毒在醫院養了一個月,而昏迷不醒的他,則在杜九思急急忙忙趕來后被送回了家。
若警方沒趕來,她幾乎是以一命換一命的方式堵上自己來救他,可他醒來后,留給她的,不過是他和杜九思親密恩愛的畫面。
“當年真不該為了你將自己的胃折騰成那樣。”幽幽一嘆,這些年來一向保持平淡如水的她難得泛起一抹自嘲與凄涼,“我已經戒酒了,恕我不能完成易先生交代的任務了。”
將手中的話筒放下,她對巴斯蒂安道:“咱們易先生對貴國語言一直都很有天賦,您不妨留下來和他好好探討下。”
隨即,挺直著脊背,高跟鞋踩在五色斑斕的地面,走出炫光一片的包廂。
“哎葉經理,等等我。”lisa瞧了瞧兀自坐在沙發上聞風不動的易瑾止,又瞧了瞧明顯怔愣的三公子,只覺得這兒氣氛太過于詭異,硬著頭皮打了聲招呼之后便追了出去。
瞬間,密閉的包廂光影繚亂,只剩下還沒回過神來的巴斯蒂安站立著。
“嘿,易少,跟兄弟們好好說說,你當年怎么折騰咱們葉大小姐的胃了?看來咱們葉大小姐是糊涂了,明明咱們易少欺負的是她肚子,她居然扯到胃上去了。”杜岑安饒有興致地追問。
易瑾止卻是沉默著不發一言,后靠在沙發背上的身子有些僵硬。
右側的手指,幾不可見地敲擊在沙發上。
她為了他折騰了自己的胃?
呵,她怎么不說自己當年不潔身自愛和一些小混混摻合在一起甚至將自己喝成胃出血酒精中毒?若不是九思實在看不過眼而幫她報警,她當年許是被那些人糟蹋,許是直接因胃出血過量而死了……
****************************************************************************************************************
十三我正需要這樣的妻子
巴斯蒂安跟易瑾止沒有接觸過,不認識他也屬正常。
見他們四人一進來,葉璃和lisa卻走了,他是后知后覺地沒弄明白。臉上有著不悅,他剛要提步追出去,卻被孔司衍攔了下來。
“嘿,guy,別走啊,留下來陪哥幾個喝一杯。”
“孔少爺,人家聽不懂你嘰里咕嚕的中文,你這不是一片好意就這樣對牛彈琴了嗎?”杜岑安笑著接口。
“怪我怪我。”孔司衍故作肅然,清了清嗓子,再次開口,竟是流利的法語,“bastien是吧?想不想知道剛剛那位身材火/辣勾得你想要立刻上了她的女士一些個情況啊?你多拍幾張100人民幣或者500法郎出來,哥幾個有獎搶答,答案保證讓你滿意,成功泡得美人歸。”
正要發怒走人的巴斯蒂安聞言,竟停下了腳步。西方人英俊的臉掩映在光影中,涌上了一抹認真。
他不是沒接觸過女人,只不過,唯有這位美麗知性的東方女人,對他的口味。
豪氣地從錢夾里掏出一張人民幣,他操著有些過于蹩腳的中文:“愛、愛好,她的,愛好。”這些人民幣有部分是在他來中國前便去銀行兌換的,還有部分則是由葉璃陪同介紹去的中國的銀行兌換的。
“原來你還會說些簡單的中文詞匯啊,不錯不錯。”不客氣地將那張毛爺爺收入囊中,孔司衍率先回答,“女人嘛,不外乎愛錢,箱包服飾首飾。當然,沒事看看電影吃個飯賞個花。”
答案滿意了,巴斯蒂安又掏出兩張人民幣:“家人?”
“這個我知道我知道。”杜岑安毫不客氣地搶過兩張毛爺爺,“她是單親家庭,家里頭就她父親和她哥。”
可惜,巴斯蒂安卻只是愣愣地瞧著他。
“次奧!爺不會說法語!”懊惱地一拍腦袋,杜岑安看著正笑著朝他伸出手的孔司衍,不甘不愿地將入手的兩張毛爺爺重新貢獻出去。
收了錢,孔司衍直接用法語翻譯了杜岑安的話。
只不過,他手里頭的錢還沒捂熱乎,便被一只手橫空給奪了去。
“她已婚了,所以,估計巴斯蒂安先生你是沒機會了。”法語音質圓潤柔滑,又配上易瑾止獨一無二的磁性嗓音,聽起來竟格外讓人印象深刻。
孔司衍不免小聲和杜岑安嘀咕:“咱們易少這是吃醋的節奏嗎?”
后者點頭:“我看是。”
一直保持看好戲狀態的牧景謙也難得附和:“在理。”
豈料,聽了易瑾止的話,巴斯蒂安非但沒有退縮,反倒笑了:“女人結了婚可以離嘛,何況這么美麗動人的女人,值得去等待。我決定,從今天起,我要努力對她展開攻勢,讓她趕緊下定離婚的決心投入我的懷抱。”
其他幾個不會法語的聽得一頭霧水,孔司衍負責解釋,末了還不忘補充道:“瞧見易少的臉了沒?原想著說結婚了可以讓人知難而退,如今反倒讓人家越戰越勇,估計易少要憋屈死了。”
易瑾止也確實如孔司衍所言,正憋著一股氣:“她自私自利為達目的不折手段,喜歡跟人作對話里話外總是刺。不服管束野蠻潑辣,有野心有手腕……”幾乎是將他能想到的詞都描述了進去。
只不過,巴斯蒂安聽此,兩眼立即放光:“我的家族勾心斗角,派系斗爭太激烈了,我正需要這樣能干的妻子!”
原本的閑適悉數不見,易瑾止只覺得自己的太陽岤突突地跳得急促。
十四與她人緋聞對她卻百般折騰
兩天后,當一張俊男靚女姿勢親密地進/入某五星級酒店的照片刊登上娛樂雜志的封面時,葉璃知道,那天“尊皇”對易瑾止怒發沖冠的報復,來臨了。
她,又得身兼公關部職員,去處理令人著惱的問題了。
*
周日的午后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
咖啡廳內,喬梓欣一身高腰短裙,踩著高跟風風火火走入,帶動一片清脆的風鈴聲。
直接將手中的雜志甩到了桌子上,她毫不淑女地坐了下來:“易瑾止又和其她女人牽扯不清了。這次更加離譜,居然還大半夜的被狗仔拍到和女人去開/房,你就不會管管?”
姿態慵懶地用勺子攪動著面前熱氣四溢的咖啡杯,葉璃望了一眼封面上的男人。
“角度選的不錯,兩人挺般配的。”
“你還有心情——”見侍者過來,喬梓欣收聲,隨口報了一杯拿鐵。
“我為什么沒有心情?無論是他三年前追著杜九思出國還是三年后歸來對我百般折騰,這都已經無法影響我分毫了,不是嗎?”
喬梓欣試探著問道:“你和他明明都領過證了,你真的不打算趁著這個機會進/入易家,然后讓可可認祖歸宗嗎?”
等了三年,三年后,易瑾止終于舍得從美國回來了。
而葉璃,也成功應聘易氏,并空降為國貿部經理。
若她不是放不下易瑾止,若不是為了可可的將來,她怎么可能會去易氏,還負責處理易瑾止留下來的一系列爛桃花?
“梓欣,我進易氏是他母親的意思,跟他無關。”明白喬梓欣是誤會了,葉璃不禁解釋道。將杯中咖啡幾乎是牛飲般一飲而盡,她抬眸,眼神中帶著堅定,“可可的情況你也清楚,她不適合面對外界任何的壓力。”
想到明明三歲了卻還不會說話的女兒,葉璃便有些揪心。
趙子蘭承諾若她去易氏,便答應以奶奶的身份來看望可可。
醫生說,可可這種情況最好的治療方式便是親情治療法。
即使是虛假別有所圖的親情,她也愿意病急亂投醫,為了這份希望去接受。
“易瑾止的母親?她為什么讓你進易氏?難道是為了撮合你們?”轉念一想到趙子蘭那跋扈囂張的性子,喬梓欣立刻便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我不介意她的目的,我只在意我想要達到的結果。”
可可能夠像正常的孩子那樣開口說話,便是她最想要的結果。
*
得早點回去準備晚餐,葉璃和喬梓欣逛了下超市買了菜便分道揚鑣。
下雨天道路堵得厲害,才剛提著大包小包坐上公交,手機卻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葉小姐,想必今天的雜志應該看到了吧?馬上去處理,我不希望在周一上班時還傳出任何對易氏不利的言論。”
是,易瑾止。
十五我的肚子與他人無關
她不是公關部經理,她也沒有任何可以遏制事態擴散影響力的人脈。
她只不過是一個剛剛碩士畢業空降到易氏當國貿部經理的女人罷了。
這段時間被他趕鴨子上架不得不利用強勢的手段以及雷厲風行的速度解決掉送上門的女人,但并不代表她就有手段解決掉這次的緋/聞影響力。
明知自己的緋/聞時刻牽動著易氏的發展,卻還是有意讓狗仔拍到,她知道,他對她刁難的方式,再次升級了。
“易先生,你這么大費周章地造成轟動效應,如果被你女友瞧見了,就不怕她心傷?”既然那么愛杜九思,又何必回國?甚至都不為她守身如玉?
她以為他不會回答,豈料手機另一頭的人猛地沉下了聲音:“葉璃,收起你的那一套,我倒是希望她看到了傷心然后跑來對我興師問罪,可你和你的肚子,卻將她生生逼走了!”
這是什么意思?
她將杜九思逼走,他不是漂洋過海追過去甚至陪著她在美國恩恩愛愛了嗎?
居然鬧得好像他這幾年根本就沒和杜九思在一起甚至連杜九思在哪里都不知道的樣子。
“易先生,無論是我還是我的肚子,都與他人無關。我不可能決定他人意志。”
在易瑾止嗆聲前,葉璃率先掛斷電話。
一談到杜九思,他便會輕易敗北。
明明自從在機場相見,他一直對她故作不識,如今卻因為杜九思這個話題,再也偽裝不下去了。
果然,他心底的那個角落,永遠都只有那么一個人。
他不稀罕她肚子里的那塊肉。
而她的可可,也不稀罕這樣的父愛。
*
與葉璃分別后,喬梓欣直接發了條短信。
【我在益民路的華潤萬家,現在正打算去你那邊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男人的短信回得很快不帶半點猶豫:【爺沒空。】
【看這架勢,你女朋友黎馨在?】
【爺的事你少操心。】
【好吧,爺您和女朋友恩恩愛愛,我這個恩人的女兒車禍正血流不止急需你救援就不勞您大駕了。】
發送成功后,她直接關機。
二十分鐘后,當一輛馬蚤/包的蘭博基尼急剎車停靠在她幾厘米處,她毫不客氣地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爺您這說話跟放/屁似的,你家人造嗎?”直接便纏上來人方向盤上的手臂。
“少說廢話!爺這是可憐你,沒事編這種謊話也虧得你這只烏鴉嘴從來沒靈過。”杜岑安煩躁地斜睨了她一眼,直接撇開她的手。
“下次你最好編一個和野/男人鬼/混的段子,也省得爺到處為你物色對象了。”
“還真是謝謝您這么盡心盡力地為恩人女兒謀終身性/福。”
十六離婚協議
當夜,易氏財團會議室。
“張總,這報導還要麻煩你幫忙向報社施壓了。”
“至于網上流傳開來的帖子視頻照片以及一些不當的言論,李總,請技術部那邊迅速做出刪除處理。”
“溫經理,麻煩你這邊為咱們易先生約見一個訪談欄目,他會公開澄清此事。畢竟一些小報的污水潑到了他身上,不能這么白白被潑,你說是吧?”
簡簡單單的一番話,便將事情做出了最妥善的安排。
雖然沒有人脈,卻擁有最簡潔利落的決策力。
其他的,便需要各部門的執行力了。
“葉小姐放心,一定一定。明天天亮前,咱們絕對為易先生正身。”
看著明明資歷比自己老了不知多少的幾位老總對她一副恭敬的模樣,這一刻的葉璃不禁松了口氣。
這段時間她隨意進出總裁辦為易瑾止驅趕桃花的事情傳出了不少風言風語,也惹來了不少人對她這個空降人士的非議。
大抵都是非議她和易瑾止的關系的,更甚至有人還翻出了她大學里頭曾拼命追逐在他身后卻遭嫌棄的事。
也幸虧這一點,這些個老前輩們才這么配合她。
她以易瑾止的名義讓他們連夜趕來公司開會便真的來了。
她以易瑾止的名義發號施令,他們便一力應承下來了。
希望明天天亮前,一切都能搞定。
*
出動了公司上上下下部門重要人員,經過**的努力,有關于易瑾止的緋/聞終于平息下來了。
周一早上高級主管會議時,他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之后,便兀自投入工作中。
看樣子,是他知道她用他的名義對各部門發號施令了。
“葉小姐,擅自越權的行為,我不希望再看到。”
“是。”
*
臨出會議室時他不悅的聲音還纏繞在她耳畔,一回到自己的辦公室,葉璃便瞧見了等候她多時的人。
“別這么看著我,我也是受伯父所托不得不來。”
修長的雙腿隨意交疊,煙灰色的襯衣襯托出他優雅的身姿。唇畔是一抹從容的笑意,傅淮離從沙發上站起,直接便將黑色公文包里的文件給取了出來放到她桌上。
葉璃瞧著那上頭《離婚協議書》的字樣,只覺得頭隱隱作痛。
“學長……”
“伯父希望你簽了它。我知道你對于財產方面肯定沒什么興趣,不過你還帶著可可,作為父親易瑾止起碼該盡到撫養的責任,所以在合理范圍內我寫了幾個條款,你可以看看。當然,你放心,若易瑾止對這些條款有任何不滿,你們分居三年,一旦打這場官司,贏面絕對是站在你這方的。”
“我們夫妻間的問題,還真是有勞傅大律師這么盡興盡力了。”一聲冷嘲驀地從門口的方向傳來,帶著絲冷冽。
十七那孩子你不是打掉了嗎
葉璃還未反應過來,易瑾止便已經大步走了進來。
深邃的眸掃了她一眼,唇畔似乎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隨即,手一伸,桌上的離婚協議便落入了他的手中。
視線在上頭掃了一眼,他薄唇微動:“既然開始這場婚姻的主動權在你,結束它的權力,似乎是歸我了吧?”
瑟琳娜在他步入辦公室時壓低了聲音喃喃了一句“璃子臉色這么蒼白,該不會是浴血奮戰連夜進行危機公關處理的緣故吧?”
算算這幾日是她的生理期,想到她經期來臨時每次都疼得不成樣,突然便有些懊惱故意這般惡整她了。
只不過,坐電梯到二十五樓,才剛打開她的辦公室,還未來得及開口,聽到的便是傅淮離離婚的話題。
分居三年?打官司?
離婚?
她似乎忘記了,這一次,主動權掌握在他手中。
喪失了一次結婚的主動權,被動,一次足矣。
離婚?他都打算先好好折騰她一番再離,她竟然打算先他一步提出離婚?
他,又怎么可能讓她如愿?
“三年分居,與其她女人搞曖/昧,更甚至對自己的女兒沒盡到半分父親的責任。易先生,法律是站在公正的角度的,并不是你一句話便可以改變。”
傅淮離見葉璃沒有任何的動靜,便知她尚未下定決心,心中一嘆,出口的話嚴謹而有條理,直接便以她委托律師的身份自居。
“女兒?”皺眉,易瑾止的俊臉有些難看,“葉璃,你說清楚,什么女兒?”
他這話一出,葉璃臉色也明顯有些不對勁。
“易瑾止,雖說我那肚子上下來的肉不是受你歡迎的,可畢竟是你女兒,畢竟已經生下來了不再是一團血肉,你這種話,若她聽到,你知道傷害值有多大嗎?”
可可生來便不會哭泣不會咿呀,心思單純,卻因為這一點,對于周圍的人極為敏感。
誰真心待她好,她便會依賴誰。
可若誰因為她的不會說話而嫌棄她,她便會悶悶不樂飯也不吃,一刻不停地在她的小畫本上畫著,仿佛是被全世界遺棄的孤兒。
所以,她才小心翼翼,不讓她受到一丁點傷害。
趙子蘭在可可面前表現得是個和藹可親的好奶奶,對小家伙千依百順。她是真心不希望可可受到傷害,才會答應趙子蘭來易氏上班。
“那孩子你不是打掉了嗎?”易瑾止神色凝重,雙眼一瞬不瞬地緊鎖住她。
*******************************************************************************************
十八故作堅強只為不受你傷害
“那孩子你不是打掉了嗎?”易瑾止神色凝重,雙眼一瞬不瞬地緊鎖住她。
聽到這一句,葉璃突然便嗤笑出來。
“三年了,別告訴我你一直以為那孩子早就被打掉了,你母親還每周固定帶她出去玩,你別告訴我你居然一直都不知道?”杜九思也正是因為她生下了可可而出國,他連夜便飛去找她,讓那場婚禮成為她和女兒兩個人一生的絕望。
如今,他卻表現出來,他甚至都不知道這世上有可可的存在?
聽此,易瑾止緊揪著那份《離婚協議書》,幾乎要將它撕碎:“當年,你生下她了?”
“我干嘛不生下可可?你大少爺一句話讓我打掉我就打掉?你想著沒了那孩子就能和杜九思雙宿雙飛嗎?抱歉,我還偏就不如你的意了。”那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啊,那段時間她嚴重營養**,可可作為早產兒完全是被她拖累了,她怎么可能舍得不要自己的孩子?
瞧著葉璃毫不退讓的強勢架勢,這一刻,易瑾止竟覺得,她是那般無助。
她似乎,在用那偽裝的堅強外殼努力保護自己不受傷害。
眼前浮現在機場時那粗粗一眼的小女孩,那個,竟是他的女兒?
那個,他曾經千方百計想讓她打掉的孩子?
*
易家。
自從三年前易老爺子去世,以前樹立的每周一次家庭聚餐的規矩,也便不復存在了。
易老夫人在老伴去世后精神便一直恍恍惚惚,對于小輩們的事情,是完全沒有精力去管了。
三個兒子不是從政就是從軍,對于權術運用自如。反倒是自己的大孫子易瑾止,繼承了易老爺子的衣缽,接手了自從老爺子去世后便在各個子公司領導人政策下發展得不溫不火的公司,并憑借著他的商業頭腦與手腕,在短短時間內便將其發展到世界各地。至于其他兩個孫子就只知道揮霍父輩打下的江山一味擺闊,差點沒連累整個易家遭受中央調查。
自從易瑾止從美國回來,便一直住在自己名下的公寓,基本半月才可能回一趟老宅。
今天突然見到兒子回來,趙子蘭忙激動地吩咐廚房多做幾道菜,又不放心地打算自己親自下廚。
“媽,我們談談。”
一句話,直接阻斷趙子蘭的動作。
“這是怎么了?公司里頭有不順心的事?”
直接便將手中的西裝外套往沙發上一丟,易瑾止語氣犀利:“我不管你為什么越過我直接在人事部那邊打過招呼讓葉璃空降進易氏,但三年前那個孩子的事情,你為什么要瞞著我?”
“瑾止,你……”
“我不希望聽到任何敷衍的話。”
猶豫了片刻,一向在他人面前囂張跋扈的趙子蘭,在自己兒子面前,還是輕易妥協了。
“當時也怪我和你爸有私心,想要給你剛失了老伴的奶奶一個慰藉,所以就想等葉璃的孩子生下來再說。不過誰曾想生的居然是個女娃,而且還是個連哭都不會的啞巴……”
“連哭都不會的啞巴”幾字,讓易瑾止的心驀地一縮。想到葉璃那張淡漠卻固執的臉,疏忽間,竟覺得沒有以往那般生厭了。
十九撲朔迷離缺乏安全感的懷抱
每周一次的慣例,為了彌補女兒,葉璃總會在周末抽出一天時間陪她出去。不一定局限于玩,也是讓她對周圍的人和事的一種適應,期待她能早日開口說話。
“淮離說那份離婚協議你還沒簽字?”葉澤端在她將可可交給司機老李時猛地開口。
示意老李先將小家伙抱到車上去,葉璃這才緩緩開口:“為什么要離婚?他耗了我那么多年,又讓可可承受那么多,如今我和他離婚,這是便宜了他和杜九思?抱歉,你女兒還做不到那么大度地成丨人之美。”
“你說說你,不愿離婚又不愿住到他們易家去,當真要帶著個孩子自己一個人過一輩子嗎?”葉澤端有些恨鐵不成鋼地將面前喝了一半的茶杯一放,“你不為自己考慮,難道想等到可可長大后被人叫做沒有爹的野孩子?”
*
去游樂場的路上,葉璃便在反復琢磨著父親的話。
離婚?起碼對于目前的她而言,最喜聞樂見的,便是看到被這段婚姻拖累不能和杜九思名正言順在一起的易瑾止。
在公司,他以折騰她為樂,那她,又豈會主動離婚成全他?
老李從后視鏡里瞧了一眼后座的母女倆,不由勸道:“小姐,其實老爺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和小小姐好。夫人去得早,他一個人將你拉扯長大不容易,當然不希望你過得不好。三年前那場婚禮,他其實……”
“李叔,我明白的。”新郎都沒有的婚禮,父親的出席,只是平白讓她增添難堪罷了。所以當年,父親并沒有來。
*
待到了游樂場,葉璃便讓老李先回去了。
可可在車上便睡了過去,還不忘一手抓著她,一手抓著畫本。
不似其他小孩子睡著時會流口水,可可睡覺時老實乖巧得讓人心疼。小臉蛋緊緊地揪著,小巧的鼻子縮著,就連呼吸的頻率,都放慢了。
這是她對周圍下意識抵觸的表現。
三年來,葉璃早已習慣。越是如此,便越是想要給小家伙更好的,想要她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樣除了將開心與不開心表現在臉上,還能通過言語表現出來。
三歲的孩子已經有些重量,葉璃買了票進去,隨著熱鬧的人/流走著,便有些吃不消了。
小家伙遲遲不醒,她輕輕喚了幾聲。
“可可,你再不醒來今天就玩不成了,下周媽咪就沒時間陪你來這兒玩了哦。”
小家伙沒什么反應,反倒在她的懷里頭找了個更舒服的位置窩著。
當葉璃以為她打算就這樣睡過去之后,小家伙突地睜開迷蒙的雙眼。水汪汪的眼睛就這樣看著她,露出一個歉意的笑,然后便打算自己下地。
明明什么都不懂,可她卻知道自己是個小大人了有些重了,媽咪一直抱著自己會累的。
“寶貝,終于舍得醒了?”抽出一只手在她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葉璃剛想放她下地,豈料下一瞬懷里頭便一空。
一只手臂橫空而來,竟直接將她懷里的可可給撈了過去。
“這兒這么多人,你讓她自己走路之前就不會先考慮下她走丟的可能性嗎?”
二十她非他所愿
“這兒這么多人,你讓她自己走路之前就不會先考慮下她走丟的可能性嗎?”
熟悉的嗓音磁性帶著一抹不認同。
葉璃蹙眉,轉首,便瞧見莫名出現在這兒的易瑾止。
白色襯衫黑色西褲,他長身玉立,逆光而站。光影恰到好處地將他襯托得撲朔迷離,令他臉上的表情看不真切。
見葉璃沒有反應,易瑾止剛想繼續開口訓人,豈料懷里頭的小家伙卻倏忽間不安起來,一個勁地往外竄。那睜著的雙眼中展現的,是遇到陌生人時的害怕與緊張,沒有絲毫的安全感。
敏銳地覺察到女兒的不安,葉璃無心計較他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這兒,趕忙伸出手:“你快把孩子給我。”
“憑什么你抱得,我就抱不得?”易瑾止有心不給,但懷里頭的小家伙扭動得愈發厲害了,他終究還是不忍,沒好氣地將孩子遞出去。
“故意將她教成這樣,對我這個親生父親視而不見不說還疏遠我?”
直接將耳畔那略帶著不滿的聲音當成耳旁風,葉璃邊走邊輕哄著懷里的女兒:“叔叔是因為見咱們家可可太可愛了所以才想要抱你的啊,可可不能沒禮貌哦,下次不能這樣了知道嗎?叔叔會傷心的。”
不僅小的對他排斥,就連這大的,也一個勁故意咬重了“叔叔”的發音。
易瑾止那張英俊的臉剎那染上黑意,卻只是沉默著跟了上去,沒有出聲反駁。
終于,可可眼中的抗拒不再那么明顯,甚至還轉動著那雙骨碌碌的小眼睛,透過葉璃的臂彎往后頭瞧著他。
見此,原本不情不愿跟著的易瑾止立刻便快走幾步與葉璃比肩:“寶貝,你叫可可?”那張臉上,甚至還掛上了一抹自認為和煦溫柔的淺笑。
只可惜,可可并不買他的賬,眼睛看了他一眼之后,又將腦袋縮回了葉璃的懷里頭。
“可可,咱們去坐你最喜歡的旋轉木馬。”
拍著她的背,葉璃不動聲色地安撫著,帶著女兒逐漸走遠。
音樂聲陣陣,伴隨著孩童的笑聲與歡呼聲,這兒,向來便是孩子們的樂園。
看著那一大一小逐漸遠離,易瑾止沒有再繼續跟上去,只是站在原地,任由周圍的人海將他淹沒。
那個荒唐的夜晚,他從未想過會留下這么一個孩子。
后來,老爺子病重,竟打算將易家和他們葉家聯成姻親。
不知是不是病重了糊涂了,老爺子對葉璃是越看越順眼,嘴里頭十句話里有一半都是在夸她。
葉家雖然富裕,但完全稱不上上流社會的一份子。葉澤端致富,憑借的完全是運氣,**暴富,便是那種典型的暴發戶。
向來對門第觀念十分注重的老爺子,居然就這樣被她虛假的性子給誆騙了,對這門婚事萬般熱衷,甚至還總在他耳邊叨念著她的好。
一個能挖空心思討好一個垂危老人并利用他達到自己目的的女人,這樣深沉的心機,他怎么可能欣賞得起來?
甚至在后來,她瞞著他有了孩子。
那**,既然她能使用那樣的手段爬上他的床,這個孩子,她便該想到他絕對不會要。
可事情,卻超出了他的想象。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ofdllb.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484
2013七乐彩走势图